王大元:草甘膦致癌评估的背后

2017-11-23 | 作者: 王大元 | 标签: 草甘膦

提要:一旦草甘膦被禁用,意味美国已经发展种植的抗草甘膦的作物全部报废,所以废止草甘膦的最终打击抗草甘膦的转基因作物。

自2015年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根据文献分析得出“草甘膦有可能在人致癌”结论,欧洲和美国掀起了反对草甘膦的风浪。然而近期,世界最著名的癌症研究机构美国国立癌症研究所(NCI)发表了草甘膦与癌症发生无关的研究报告后,事态发展发生了重大变化。

本人对草甘膦是否致癌不持立场,本文仅仅是根据我阅读各方意见后如实反映对立双方的科学根据和事实,各位看官自行判断作出自己的结论和推断。

一种化学物质是否致癌,这在法律上是不允许用人体来做的,所以主要是靠下面两种研究:

1. 首先是在动物中做实验看看是否致癌(或疑有致癌)。目前有两个主要的动物研究,一篇说有可能在小鼠中诱发癌症,另一篇说在小鼠中不能引发癌症。这2篇相反的研究报道,IARC的初稿中都有,但最后IARC发表致癌论文时,有意把不会在小鼠中引发癌症的研究论文删去了,从而给人留下的印象是没有报道说草甘膦不致癌。最近被知情人士拿出IARC的初稿,揭露是IARC有意删除草甘膦不致癌的研究报告,被著名杂志福布斯(Fobes)称之为IARC的草甘膦丑闻。

2. 然后做流行病发生的研究:这需要有大量群体做实验的条件,也是得出结论最可靠的研究方法。美国政府为了保护老百姓的身体健康,30年前在NIH下面成立了一个监管各种农药对环境和人体健康的监管机构,称之为美国人健康服务处(AHS),草甘膦在24年前就列入了AHS的观察名录做调查,把各种农药是否致癌的调查结果定期发表。

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NCI)管理这个项目,用了4年时间,对接触草甘膦的农民和家属做了长达4年调查研究的结果。主持这项研究的NCI科学家叫Aaron Blair,此人3年前是IARC评估草甘膦的致癌性会议的主持人。他已经知道草甘膦与癌症没有关系的研究结论,但在主持该会议时没有告诉IARC的科学家评估团。获知此事后,美国国会给NCI的主管单位NIH院长发了一个措辞严厉的责问信函,NIH的院长知道事情的严重性,立即给美国国会回答,要调查此事,这是NCI最近草甘膦流行病研究报告发表的一个背景。而现在IARC的反响是,彼时你们的研究结果当时没有发表,所以我们没有纳入考虑采纳(我的注解:现在发表了,IARC是否要修改原来的结论呢?)。

IARC是个什么机构呢:在国内的各种反转宣传舆论中,被称为世界卫生组织(WHO)的下属国际癌症研究机构,是非常权威的癌症研究科研组织。但在美国国会和欧洲的最大新闻媒体路透社中说IARC是WHO的一个半自治的机构(a semi-autonomous part of 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为了弄清楚为什么美国国会和路透社称IRAC是WHO的一个半自治的机构,我查询了IARC的经费预算,发现其年度经费不是由世界卫生组织直接拨款的,而是各个国家(2016年度有24个国家)把经费拨给IARC的。

NCI与IARC的经费比较:下面数据和图表来自2个机构的网页。

NCI:政府财政年度拨款53.89亿美元+3亿美元治疗拨款=56.89亿美元
IARC:2016年的经费是0.5117亿美元,相当于NCI的1%



上图中提供经费的24个国家中,美国和日本分别提供了191万美元(各国提供经费的详细数字表格略去),是提供经费最大的2个国家。中国没有提供经费。自1992年以来美国已经给IARC提供了总金额为4000万美元的经费。

所以美国国会和路透社说IARC是WHO的一个半自治的机构的根据可能来源于此。因为各国的资助经费没有了,世界卫生组织也没有钱给IARC了。
IARC宣布草甘膦可能对人类致癌,这是国际研究机构中唯一这种分类的机构。

下面是几个国际机构的结论


1. WHO和联合国FAO和关于草甘膦的联合会议:这相当于IARC的爸爸和叔叔做出的结论:



欧洲食品安全局规定允许欧洲人每日摄入的草甘膦剂量0.3毫克/公斤体重/日,假定欧洲人平均体重为60公斤,即每日摄入18毫克草甘膦是安全的。 而IARC的致癌剂量是100000毫克,是安全剂量的5555倍。

2. 欧洲食品安全局(EFSA)的结论



3. 美国环保局对草甘膦不致癌的评估报告




4. 世界卫生组织下属的其它3个机构评估草甘膦不致癌



还有很多权威机构(BfR, ECHA等)评论草甘膦不会人体致癌的评估报告,兹不一一列举。IARC是国际研究机构中唯一说草甘膦是可能对人类致癌的的机构。

IARC评估了将近1000个可能致癌的因子,其结论是只有一种“己内酰胺”(caprolactam)被认为是不致癌的,其它如红肉,烟熏鱼,咖啡等等都被列为致癌因子。

禁掉草甘膦,最终会打击抗草甘膦的转基因作物(大豆、棉花、玉米等)。仅仅是转基因大豆美国的出口总金额大约为360亿美元以上(2015年美国出口到中国的转基因大豆金额是139亿美元),为美国24万人提供了工作机会。一旦草甘膦被禁用,意味美国已经发展种植的抗草甘膦的作物(大豆、棉花、油菜、玉米等)全部报废,所以废止草甘膦的最终打击抗草甘膦的转基因作物。 

【基因农业网独家稿件,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版权。】

来源:基因农业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