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玄昌:转基因产业化应与科普工作同步推进

2017-12-29 | 作者: 方玄昌 | 标签: 产业化



提要:先彻底“逆转”转基因社会接受度、然后顺利推进产业化,这只能是决策者的一厢情愿。唯有产业化本身,才是改变转基因“民意”的强有力武器。


2017年下半年,笔者受中国农学会委托而在云南、海南、江苏等地做了7场转基因科普讲座,其中,听众为小学生、中学生、大学生的各一场,针对基层农业科研工作者(省级农业科学院、地方农业科研院所等)的有两场,另有一场则是针对植物园的工作人员(主要是植物科学知识的宣讲者)。

针对中小学生,我的讲座秉承一个原则:尽量只讲科学知识,而不涉及转基因在社会上引发广泛争议的原因及解释;针对大学生及植物园工作人员,主要讲科学知识及思考问题的方法,同时简要解释转基因引起争议的原因;而针对科研工作者,讲座内容则聚焦于转基因的社会问题(争议及其原因)、受众的思维方式及科学传播的方法和技巧。这是因为在农业部的计划中,科研院所中与转基因技术相关的科研人员应该是未来转基因科普的生力军,对他们的讲座,很重要的一个目的是培养其科普能力。

讲座结束后,我对部分场次的听众做了简单回访,对最后两场讲座则做了问卷调查。简单回访的结果是:中小学生对于与粮食生产、食品安全及转基因相关的科学知识,比我想象的更能理解与接受;但基层科研工作者中,对于与转基因相关的科学知识及其在社会上的争议有清醒认识的,比例并不那么高。



问卷调查之一来自针对扬州大学农学院的学生,收回的有效问卷共108份,其中大多数(93份)在听讲之前对于转基因持“中立”或“不了解/半信半疑”态度,这部分人在听讲后转变为“支持”者占到三分之一强(34份);听讲之前持“反对”态度的仅有2份,听讲后依然保持立场不变;另有13份听讲前后均持“支持”态度。

这个结果,与我们之前的预期是一致的:年轻人中,真正受谣言误导而持坚决反对态度的比例并不高(其他专业的学生或许会稍微高一些);而假如他们已经带有了偏见,则以常规的科普方式就很难改变他们;持明确支持态度、对于转基因技术有清晰认识的比例也不会太高;对于中间群体,常规的科普方式收效不可预期过高(面对面的讲座、接受提问,属于较为高效的一种科普形式)。

另一个调查群体是江苏省农科院的科研工作者(包括部分硕士生和博士生),收回的有效问卷25份,其中有9份表示对转基因“很了解”,1份对转基因“不了解”,其余15份对转基因“部分了解”;在科普工作方面回答“做得较多”的一个都没有,回答“做得很少”和“从未做过”的各占一半。这个群体对于讲座内容的认同度较高。在对讲座内容的欢迎/需求倾向方面,期望讲座增加“转基因科学知识”、“科学思维”及“传播方法”三方面的比例大致相当。

结合之前跟科学家打交道的经验,加上两次针对农学领域科研人员的讲座及问卷调查,我们可以看明白一个事实:有时间又有能力去做转基因科普的科学家实在是凤毛麟角;培养一支有作战实力的科普队伍绝非一日之功。

自从反转运动肆虐中国以来,政府就一直企图将转基因技术的产业化推进建立在科普工作基础上,即先改变转基因的舆论环境、提高老百姓的接受度,然后再推进技术的产业化。不能否认,这种“愿望”有其合理性;然而过去十年,这套方案显然未能奏效——尽管中国致力于转基因科普的科学家和媒体人越来越多、我们所做的转基因科普工作远远多于其他任何一个国家或地区(对此笔者将另文论述)、最近三四年大众媒体对于转基因的报道与之前相比也有了质的变化,但公众对于转基因的认识水平还远远未到令人满意的程度,转基因的社会接受度还远不到“逆转”的态势:社交媒体上关于转基因的各种谣言依然比科普文章有市场;甚至有调查反映出转基因的社会接受度比十年前还下降了。

国务院出台的十三五规划中给出了转基因新品种产业化的概括性时间表(即十三五期间将推出转基因新品种上市),但政府“先科普后产业化”的思路并未见有明显变化,只是把科普的重要性提到了新的高度(这是一种进步)。假如政府期望在未来一两年内通过加强科普力度而实现转基因社会接受度的彻底逆转,然后再推进产业化步骤,那么我将不得不说,这纯粹是一厢情愿。

我这样说的直接依据是“先科普后产业化”的思路在执行上存在问题。如前面两份问卷所显示,短期培养大批科普工作者并不现实;在转基因这个问题上,常规科普的效率远没有许多科学家所想象的那么高,对那些已经形成成见的反对者,你很难通过说理的方式去改变他们的立场。由此,短时间内“逆转”民意的可能性不存在。十三五还剩下3年,按照正常程序,新品种的推出需要经过一系列步骤,即便是那些已经进入大田试验的成熟品种,要走向市场也还需要两三年时间;如果继续观望、期待更好的科普成果,那么“十三五期间推出新品种上市”将不可能实现。

另外,我在之前的文章中论述过,转基因技术产业化的迟滞行为,本身就会加重老百姓对这项技术的担心,伤害科普成效;而新品种的上市会让百姓切身体会到转基因的好处,并平息谣言,这才是最好的科普。

纵观世界技术发展史,我们很难找到一种先让全民了解、接受、然后再做推广的技术,所有技术,都是在推广使用的过程中让老百姓自然而然地接受。可能会有人说,转基因与其他技术不同,它先已经被妖魔化了。但其他技术被妖魔化的也不鲜见,远的不说,目前就有疫苗、水电等。转基因在美国、巴西等国同样被妖魔化,人家并不顾及反对声,照推不误,消费者一样接受。

毫无疑问,科普非常重要,把科学普及提高到与科学创新一样的位置并不为过;但笔者认为,科普的首要目的,在于普及科学精神、纠正人们错误的思维方式、消除人们对新事物无谓的恐慌、进而推进社会文明的进步。至于改变公众对新技术的立场、扩大新产品的市场,为“推广”铺平道路,则应该是副产品。

【基因农业网独家稿件,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版权。】

来源:基因农业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