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建兵:品尝活动是最好的科普

2014-12-20 | 作者: 严建兵 | 标签: 严建兵 品尝活动

“首届转基因大米湖北品尝会”于2013年6月30日华中农业大学成功举行,共51人参与。图@山再那里

这次《就“财经郎眼”和“解码财商”造谣转基因事件致国家广电总局的公开信》的签名中,许多生物学家没有参与签名,但不应该批评谁。其实参与的程度已经超出我们的预期。

每个人关注的事情不一样。就像一些人不关注城管问题、拆迁问题等社会热点,他不认为这是其生活中非常重要的事情。各种人有不同的选择,生物系教授也一样。另外支持转基因的生物学家可能不一定支持公开信签名的方式。至于学生,因为是暑假,不会有太多人关注这个事情。

真正关注转基因的学者只有非常少的一部分。另外,现在不太可能有很多的科学家站出来谈论转基因,很多学者也没有、也不擅长与公众、媒体打交道。大部分学者,不管拿不拿转基因项目的研究经费,更愿意等着,观望。科学家在其专业领域发表言论,本来是应该受到尊重的。我曾写的《“黄金大米”——一个世纪以来最伟大的发明之一》,当天晚上收到一千条骂我的信息。这个领域有大量水军在搅局。

科学家群体对公众问题不够活跃还跟我们的评价体系有关系,所有的人都是跟着单位的评价体系走。教授考评没有科普评价指标,现在没有一个单位说:你科普做的好,就是一个好教授。我们申请的经费,只需要说明论文发表就可以了,没有要求让公众理解其研究。

与我们鲜明对比的是,美国自然科学基金的每个研究项目都有科普的要求。所以说,最重要的原因是我们国家的指挥棒没有得到改变。假如自然科学基金等其它科技项目加上科普这个内容,情况就会不一样。

至于有生命科学领域的学者不理解、甚至不支持转基因也没有出乎我的意料,不是所有生物系师生都理解转基因。生命科学领域范围非常大,有很多学科,没有一个人能够熟知所有生命科学领域。每个教授大都只了解自己研究的非常小的一个领域。我做数量遗传研究,对植物遗传有一点了解,但其它比较远的生物领域,比如神经生物学,可能跟数学系学生的认识差不多,跟其他普通人的判断差不多。

所以很多生物系师生不了解Bt蛋白为何对昆虫有害而对人体无毒,这不奇怪。他们可能没有时间、精力或者机会去了解那么多细节,除非刻意主动去了解。

一般生物系师生对作物育种、食品安全评价都不够了解,甚至相对一部分农学院学生对育种细节都了解不多。比如“为何有了杂交育种,还要发展转基因育种?”这个问题本来是可以作为相关专业研究生的考试题目,现在却成了普通公众讨论的话题。

我们很少讨论“高铁速度应该多少”“为何300公里每小时安全,350公里每小时就不安全”,甚至与我们生活更密切的手机辐射问题、汽车交通事故问题,微波炉辐射问题都仅仅引发小范围的讨论,只有转基因话题讨论、争论涉及如此大范围、历时多年而不衰。这些其实早就超出了生物技术科普的本身。

转基因的社会舆论环境不容乐观。现在要命的问题在于,对于基础研究而言需要有驱动力。若是这个研究遥遥无期看不到前景,投入研发的钱会越来越少。而孟山都正是因为能不停赚钱,才有动力开发新产品。

既然如此,为什么我还要作科普?我们要不断努力提高普通公众的接受程度,不断进行舆论环境的改善,影响一个人算一个人。因为任何时候质的突破都需要量的积累。

要让民众更好理解、支持转基因,就需要整个社会科学素质的提高,而反过来,要提高整个社会科学素质,转基因问题则是最好的切入点。在我看来,转基因大米品尝会作为参与性科普,将成为大众科普的经典案例,非常值得深思、反思。

高铁毫无疑问是我们国家重要的技术和应用突破,当初反对高铁的声音可能不比转基因的科学家反对声音要小,为何高铁成功呢?除了上层领导因素,高铁的确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了方便,从武汉到北京最快4个多小时,高铁就到了,和飞机没有区别,而且更方便。但是这种方便只有我们用了才知道,普通公众也是慢慢接受的。

转基因科普也一样。我们需要考虑怎么样让民众喜闻乐见,认识到它的好处,让民众理解转基因给人们的生活带来美好。所以,我们的品尝会需要深入拓展,打造成一个独一无二的科普载体。(作者严建兵为华中农业大学生命科学技术学院教授)

来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