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中国推进转基因产业化,谁获益最多?

2018-04-26 | 作者: 洪广玉 | 标签: 转基因产业化

在转基因的争议中,经常会看到一种观点,大意是转基因有个利益集团,如果转基因产业化,研发转基因的科学家和种子公司获益最大。这种说法对不对呢?

从经济的角度来说,研发人员和种子公司想要获利无可非议,本不是什么问题。至于谁是其中的“利益集团”,空口无凭,北京大学中国农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农业经济学家黄季焜就做了这方面的研究,相关结果一定出乎你的意料。

转基因抗虫棉:为农民每公顷地增收1857元

4月19日,在北京举行了《食物进化》的观影活动——这是一部探讨转基因话题的纪录片,活动由食品营养与科学传播联盟主办,国际大豆种植者联盟(ISGA)提供了重要的支持,观影活动主要面向媒体记者和业内人士。

观影活动后,北京大学中国农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农业经济学家黄季焜教授分享了他们团队的研究。

中国从1997开始种植转基因抗虫棉,目前中国种植的棉花有95%以上都是转基因抗虫棉。下面是研究结果:




1997-2003年,因种植转基因抗虫棉累计增加收入128.6亿元;
1997-2003年,因种植转基因抗虫棉累计减少了农药施用量31.7万吨,农民施农药中毒概率从22%降低到4.5%。

黄季焜对此的评价是:我几十年来从事对农业技术的评估工作,除此外还没有发现一项技术能够提高农民收入超过一千块钱。

转基因玉米产业化:预计消费者每年获益386亿元


黄季焜还做了转基因玉米的经济效益推算。目前,中国还没有批准转基因玉米的产业化,但国家的十三五计划已经将其列入。
其研究结果如下:




根据这一数据的研究还显示,以虫害一般年份为例,预计2025年能拉动GDP增加534亿元,增加幅度约为0.05%。

北京理工大学胡瑞法教授的研究结果也与此相似,他认为,转基因棉花和水稻商业化会给中国带来巨额的经济福利,农民和消费者将获得97%以上的经济福利。

另有人问,如果转基因产业化,中国的种子主导权会不会掌握在别人手中?这个问题也可以简要回答下,中国转基因水稻技术全球领先(美国很少吃大米,当然不是研究重点),转基因玉米技术水平与美国相当,而且专利权主要是中国自己的(少数可以和国外交叉授权),所以不用担心。再不济,还不能退回来种常规种子吗?

此外,由于中国的转基因研发主要集中“国有”的科研院所手中,所以科学家获得经济收益并不多,种子公司拿的也是小头。

因此,如果转基因产业化,消费者和农民会是最大的受益者,他们理应是最大的利益集团!

转基因技术应用降低了全球粮食价格

国际上也对转基因的社会经济影响做了大量研究。英国农业经济学家Graham Brookes认为,转基因技术的应用降低了全球粮食价格。

Brookes统计了转基因作物对全球作物产量的影响:



Qaim和Traxler在2002年估计,截至2001年抗除草剂转基因大豆技术采用后,全球大豆价格降低了1.9%左右。这种收益通过食品消费链传递,从而以低价惠及消费者。

Brookes等人(2010年)量化了玉米、大豆、油菜籽的生物技术对市场价格的影响。假设“世界农业不再使用生物技术手段”成立,那么较当前水平,玉米、大豆和油菜籽的世界价格分别约上涨5.8%、9.6%和3.8%,大豆主要衍生品(饲料粗粉和油)的价格也会有5%(油)和9%(饲料粗粉)上涨。

有些人还是不放心,你就说说种子公司获益多少吧?这也有数据,根据Brookes的研究:自1996到2014年,得益于转基因技术的全球农业收入已累计达到1503亿美元,其中来自发展中国家、资源短缺的小农户获得了全部收益的51%;

以2014年为例,在所有转基因技术带来的收益中,发展中国家的农民获得了46%的农场收益,其金额是81.597亿美元,而农民获取这些收益的技术成本是23.826亿美元,这些技术成本就是整个种子供应链(包括研发、种业、制种场和分销商等)的收益,由此可以计算出,整个种子供应链的收益大概是29.1%,可见多数收益还是被农民拿去了,种子公司只是小头。

此外,转基因技术更有利于环保,这部分收益是没有折算为现金的。根据Brookes的研究,1996年-2015年,通过减少除草剂和杀虫剂的使用,对环境影响降低了19% ;2015年减少了267亿公斤CO2的排放,相当于一年在公路上减少1200万辆车。

巴西大豆生产者协会副主席费尔南多•卡多雷提到,中国和巴西一样,有很多地方属于热带或亚热带气候,都会面临农作物病虫害的问题,而巴西的经验是,转基因技术在农业中的应用可以大大减少因为病虫害而不得不使用农药的情况,这是转基因技术的独特优势所在。

最后,肯定有些人还会较真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问题再附一个陈君石院士对美国毒理学会的转基因声明的解读。

美国毒理学会:无证据表明转基因有害健康


2017年11月,美国毒理学会发表了一项关于转基因食品和饲料安全性的立场声明,该声明表示,在 20 年中,没有任何可证实的证据表明转基因作物有可能对健康产生不利影响。

陈君石说,这个声明非常重要,因为它是整个董事会讨论以后达到的一致意见,也就是代表了这帮科学家的共同观点。该声明的主要观点包括:

转基因作物中表达的蛋白质经过系统的安全性评价程序,新作物和母体作物在营养和非营养成分方面没有明显差异;
其它如基因组/转录组和代谢物表达、动物致敏性试验等方面也未见异常,因此可以说转基因食品与传统食品同样安全和具有营养;
转基因食品的标识与其安全性无关,而是出于消费者知情权的需要。

陈君石说:对于人的消化系统来说,它不区别是不是转基因食品,所有蛋白质进入人体都一样进行消化吸收,至于它是什么基因,并不会影响人的基因,不必因此为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担忧。

当然,不只是美国毒理学会,包括世界卫生组织、粮农组织,美国FDA等权威机构都对转基因的安全性有过明确结论。总结起来就是:每一种当前在市场上出售的转基因产品经过30年的测试,以及基于将近2000项实验结果,“严格依据科学标准,所有针对转基因的批评,大部分都能驳回”。

注:可登录www.pgeconomics.co.uk下载Brookes的报告。同时,同行评审期刊www.landesbioscience.com/journal/gmcrops上分别涉及经济和环境影响的两篇论文(开放存取)也提供了这些内容,并见于《转基因作物和食品》2013年1月-3月刊第四卷第一期第1-10页(经济影响论文)和2013年4月-6月刊第四卷第二期第1-11页(环境影响论文)。


 

【基因农业网转载,如有不妥,请原发平台联系agrogene@caas.cn,我们将进行删除处理。】

来源:理性乐观派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