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农业网五年(2013-2018):纵览是非成败

2018-07-03 | 作者: 孙滔 | 标签: 基因农业网

提要:五年来转基因科普取得了相当成效,扭转了之前舆论一边倒的局势;但技术产业化的原地踏步,却让这些“成效”化为乌有。


自2013年7月15日开通至今,基因农业网马上五周岁了。这五年,是转基因舆论波澜起伏的五年,也是转基因科普界努力奋进的五年;是世界范围内转基因产业稳步推进的五年,也是中国转基因产业化原地踏步的五年。

回看五年前,自2009年三张安全证书发放后,由于随之而来的“转基因导致山西老鼠灭迹母猪流产”(2010年,《国际先驱导报》)等一系列不实报道,以及2012年衡阳“黄金大米事件”的负面影响,政府在舆论压力下放缓了转基因产业化步伐。中国农业生物技术领域的科学家坐不住了,他们迫切需要打开转基因舆论的突破口,构建科学家、媒体和政府三者之间的沟通渠道。

这就是农业生物技术科学传播平台成立的背景。基因农业网正是该平台的前台展示。

五年来,我们经历了绿色和平组织的搅局和崔永元的折腾,也看到了国内转基因科普力量的壮大以及社会对转基因误解的消退,中国政府也喊出了“十三五期间推进转基因玉米和转基因大豆产业化”的口号。

为此,在基因农业网开通五周年之际,我们从反转力量的变化、产业化步伐推进情况和科普成果梳理三个角度推出综述专题,以此概述五年来的得失,为转基因产业化助力。

反转五年:树已倒,猢狲未散

近十几年来,“转基因”一直是中国社会的舆论热词,之前多是绿色和平组织挑事,最近这五年,反对转基因的舆论焦点则集中于崔永元一身。崔永元打着中国良心的招牌,以“振聋发聩”的呼声感染了千万粉丝。有评论略显夸张地说,崔永元可能让中国农业落后十年。

仅仅在基因农业网上就有88篇针对崔永元言行的文章,我们还专门制作了批驳崔永元的所谓“赴美调查纪录片”的视频。

崔永元“折腾”转基因,始于基因农业网的一次活动。2013年9月,基因农业网组织科学家和媒体人参观转基因玉米试验田,并在现场品尝了煮熟的转基因玉米。之后媒体在报道科普作家方舟子的一句话时略微产生了一点偏差,“应创造条件让中国人可以天天吃到转基因食品”刺激到了崔永元,持续数年的“方崔大战”由此拉开序幕。

微博上争论还不过瘾,崔永元还要自费去海外调查“究竟美国吃不吃转基因”以及“转基因究竟安全不安全”,这还不算,他还数次在政协会议上提案反对转基因。之后,他不满足仅挑战方舟子,他还要挑战中国农业大学校长以及单挑中国农业大学,更要挑战整个科学共同体。

善于幻想的崔永元,面对专业问题屡屡拿无知当正义。他幻想氯化钠跟转基因一样有毒有害,却不知氯化钠就是食盐;他幻想转基因大豆中有不明病原体,幻想小鸟能识别、拒绝转基因玉米,却不清楚科学研究需要依靠证据;他幻想自己是转基因圣斗士,天价非转生意却暴露了其利益索求。

人们终于明白,崔永元既不是骑士,更不是英雄,相反却有奸商的嫌疑。天价非转生意失败后,社会舆论出现了“论崔永元的倒掉”的声音。是的,崔永元至少在转基因舆论中扛的大旗是真的倒掉了。

而反转阵营的前一杆大旗、跨国利益集团绿色和平组织,则在崔大旗倒下之前就已经日薄西山。绿色和平组织曾经去菲律宾野蛮破坏黄金大米试验田,他们还将衡阳的黄金大米营养验证试验污蔑为“拿中国孩子做小白鼠”进行安全性试验,甚至偷偷摸摸去海南盗取转基因水稻种子。结果,这个所谓的“非政府组织”遭到131位诺奖得主的联名声讨,指责其反科学、反人类行为。与此同时,马克.林纳斯与摩尔等“内部人”也认清了绿色和平的反人类本质,并对其反戈一击。至此,绿色和平在转基因问题上已经丧失话语权。

如今,发表“山西老鼠灭迹”报道的金微已经销声匿迹,更早时候炮制“转基因玉米致广西大学生精液异常”谣言的张宏良也再无新发明;就连法国的塞拉利尼,他关于转基因玉米致癌的“名作”也被撤稿。也许有人会想到还有顾秀林。然而,凭借她远离专业的、肆无忌惮的胡诌,很难在严肃媒体上兴风作浪。

佟屏亚倒是顶着“专业”的帽子,持续多年发布惊人论调。这位农科院退休研究员一直研究的是农业政策,却不断抛出“转基因增产是虚假宣传”“你们能不能搞一个增产基因出来”这类令人啼笑皆非的外行话。要知道,转基因作物减少虫害,当然就意味着增产。而“增产基因”是一个不存在的伪术语,作物增产是综合的农作结果,而非单一基因能实现。

崔永元美国调查的顾问加翻译 、“水变油”推手陈一文,则更喜欢“折腾”草甘膦。在反转舆论中,草甘膦是一个重要借力点。本来草甘膦只是一种低毒除草剂,无论在转基因作物或者是非转基因作物中均大量使用。然而,因为抗草甘膦转基因作物的存在,反转力量就盯上了草甘膦。

2015年,世界卫生组织旗下的国际癌症研究机构抛出草甘膦可能致癌的结论,这让反转势力如获至宝。然而,这个结论抵不住包括美国环保署、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欧盟食品安全局等诸多权威机构的反驳。

还有一件事不能不提。王志安操办的《追查转基因大米》节目得出“武汉市场上随机买5袋米3袋含转基因”结论,引发了社会关注,也引起了科学界的极大反弹。在其调查过程中,王志安以支持转基因的名义骗取了张启发等科学家的信任。节目播出后,基因农业网受科学家委托向其索取检测报告,却未得到回应。要知道,检测报告才是其报道中最核心的信息,然而王对此刻意进行了模糊化处理。

对于其结论,时任农业部科教司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与知识产权处处长寇建平回应说:如果转基因种子占到3/5的话,那需要多大的种子量?未通过审定就不能制种,且种子市场要进行抽检,这么多的假种子不可能漏网,也就是说不可能存在。其结论不仅是站不住脚的问题,很多迹象表明其报道有弄虚作假嫌疑。

无疑,某些反转力量还是会继续坚定立场,还会高喊着拯救中国农业的口号来拉中国农业的后腿。但无论这些人如何哗众取宠、投机取巧,我们可以确定,那个任由他们咋呼的时代终究过去了。

在这场针锋相对的斗争中,我们必须明确如下结论:

转基因食品足够安全。严谨的说法是,经过安全评估、合法上市的转基因食品是安全的。美国人种了很多转基因作物,也吃了无数的转基因食品。地球人吃了20年转基因食品,还没有发现一起有据可查的不安全事件。

支持研究、推广转基因的一方并没有什么阴谋。如果转基因是美国人危害其他民族的生物武器,那么美国的孟山都怎么会卖给德国的拜耳?孟山都也没有能力收买全球那么多科学家、科普作家、国家政府及科研机构吧,一个市值600多亿美元的公司能收买几个科学家和权威科学机构?

中国政府一直支持转基因产业化。如果中国政府反对转基因产业化,那么就不会投入几百亿到转基因重大专项中去,也不会批准中国化工集团化巨资收购先正达。

崔永元倒了,反转阵营的下一面大旗、下一个精神寄托、下一个“正义”口号、下一批谣言,不知又将来自何处。

转基因产业化:继续原地踏步

所有的反转均指向一个词:产业化。从阻挡自主转基因技术产业化这个角度看,我们必须承认,崔永元们的反转行动是成功的。因为自2009年8月17日发放抗虫水稻和植酸酶玉米等三张安全证书以来,中国的产业化再无一步实质上的前进。

在高科技产业的赛道上,不进则退。作为全球最早种植转基因棉花的国家之一,中国到现在仍然只是以转基因棉花和转基因木瓜种植为主,种植面积已经沦落为全球第八,同时其他国家转基因作物的种植已延展到大豆、玉米、油菜、甜菜、马铃薯、南瓜等。

在美国还有抗旱玉米、快速生长的转基因三文鱼、抗褐变苹果、抗褐变马铃薯等更多科技含量的新成果上市。在基因编辑领域,美国更是批准了抗褐变的蘑菇等多个成果。

九年来我们做了什么呢?我们花了九年时间,想出了极具中国特色的招数,那就是“先非食用再食用,先饲用再直接食用”的产业化步骤。

我们且不去讨论这一思路的科学性和合理性,按照这一思路,政府在2016年8月8日在“十三五”国家科技创新规划中宣称,“十三五”期间要推进新型抗虫棉、抗虫玉米、抗除草剂大豆等产品产业化。但现在,“十三五”(2016-2020)已经过半,这个口号还在路上。

在中国的种业界,奥瑞金、大北农、中种等均投入巨资到生物技术育种中去,产业推进的迟缓让企业界忧心不已。

大北农想出了新招:把转基因玉米和转基因大豆种到巴西、阿根廷去。

早在2015年,大北农就着手与阿根廷接触谋求进入拉美国家的机会。他们的思路是,由拉美企业提供当地种子资源,大北农提供自主研发的种子技术,培育出符合当地种植的种子,研发成功后将结合当地农场及渠道资源在拉美进行种植推广。

目前大北农的转基因大豆和转基因玉米都进入第四代技术研发过程中,大豆今年在阿根廷申请种植许可,玉米生物技术也已具备可商业化条件。这就意味着,我们将很可能吃到由中国企业研发的转基因玉米和转基因大豆产品,而这些产品不是产自中国,而是种在了拉美的土地上。

条条曲线可救国。华中农业大学的抗虫水稻选择了另外一条路子。2018年1月,美国FDA表示华中农业大学的转基因水稻品种“华恢一号”通过其自愿咨询程序,同时该品种所转入的基因蛋白获得美国环保署(EPA)的残留限量豁免。也就是说,中国研发的抗虫水稻制品可以出口美国了。

我们尴尬地发现,墙内开花墙外香,在中国“先非食用再食用,先饲用再直接食用”处于最后一环的抗虫水稻要让美国人先吃了。

为何中国自主研发的转基因成果产业化这么难?难在哪里?

高层对此是有深刻认识的。早在2013年12月23日,习近平在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谈了他对转基因问题的看法:

转基因是一项新技术,也是一个新产业,具有广阔发展前景。作为一个新生事物,社会对转基因技术有争议、有疑虑,这是正常的。对这个问题,我强调两点:一是确保安全,二是要自主创新。也就是说,在研究上要大胆,在推广上要慎重。转基因农作物产业化、商业化推广,要严格按照国家制定的技术规程规范进行,稳打稳扎,确保不出闪失,涉及安全的因素都要考虑到。要大胆创新研究,占领转基因技术制高点,不能把转基因农产品市场都让外国大公司占领了。

习近平也提到了多年来社会反转声音过大的因素。只是我们必须承认,近五年,随着科学普及的加强,严肃媒体对于转基因食品的安全问题已经有了较深的认识。尽管我们不能保证反转舆论不会反弹,但那些老掉牙的谣言再次兴风作浪的可能性已经降到很低。

对于产业化迟缓的原因,我们也听到过诸如“中国研发实力不足与国外竞争”的声音。然而,大北农阿根廷试水以及抗虫水稻美国获批有力地反驳了此观点。

不仅如此,中国化工集团收购先正达也让上述理由无法立足。先正达是全球第三大种子农化高科技公司,种子业务占全球市场份额的8%,更为重要的是,先正达拥有13000多项专利,覆盖了植物选育、植物种植、酶工程、生物工程等方方面面。也就是说,买了先正达,我们的转基因种子话语权至少进入了世界三强。

我们还在等什么呢?

科普五年的得与失

反转的最终目标是阻挡产业化。我们科普的目标,首先当然是提高民众的科学素养,从这一点看,近十几年来的转基因科普还是比较成功的,因为有相当一部分公众从中学到了知识和思考问题的方法。转基因科普的另一个目标则是推动转基因作物产业化,这方面则显然没有达到预期。

产业化才是最有力的科普

我们用尽了招数。仅仅是写科普文章是不够的,我们还需要把文章转换为更通俗易懂的漫画和动画片;这还不够,还要把新的转基因产品展示给媒体和公众,还要开放试验田让大家来参观。

光看怎么够。我们还组织了上百次转基因食品的品尝活动,地域范围遍及全国各个地区,品尝范围包括:抗虫大米、黄金大米、转基因玉米、转基因鲤鱼。当然转基因大豆油是必须要有的。

对于一项高科技产品,最好是让人们能看到实物,触摸到实物。如果是食品,最好是能品尝到。注意,这不是试吃,因为这些食品的安全性都是经过了科学安全评价的,无须再试吃。

我们也注意到,对于这项争议性话题,在新闻焦点中进行科普效果会更好。所以,崔永元们的大力反转也正是我们纠偏的科普良机。也正是由于崔永元们不断掀起舆论高潮,更多民众在科学与谣言的攻守拒战中看清了是非对错与客观事实。

但真正要让大家接受转基因,只有产业化一条大路可走。这也正是方舟子所呼吁的,要创造条件让想吃转基因食品的人每天都能吃上。到了那一天,大众接受转基因就是水到渠成的事。与之相反,政府迟迟不推动产业化,则会加重百姓对于这项技术的担心,大大抵消我们努力科普的效果。

科普bug

如果说产业化迟滞是对科普成效的绝杀,那么《食品安全法》对转基因标识的规定则是政府有关部门制造的一个bug。

食品安全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陈君石一再强调,转基因无关食品安全。

这里有一个逻辑问题:如果《食品安全法》规定转基因食品标识,那么就暗示着转基因食品存在食品安全问题。公众就会默认为,转基因食品应该跟地沟油一样,是一个需要提防的事物。

按照陈君石的逻辑,合法上市的转基因食品是经过了严格科学评估的,既然科学共同体认定该食品无安全问题,那么《食品安全法》又有什么资格去管理呢?

有人说,《食品安全法》只是规定其强制标识,并非指其不安全。这不能服众。在不少人还传播转基因谣言的环境下,强制标识毫无疑问会暗示其不安全。

这里有必要对比一下美国的做法。美国农业部刚刚出台了转基因食品信息公开征求意见稿,其中规定,除了文字标识外,还可以通过让消费者打电话、扫描二维码来获得转基因食品信息。美国建议转基因标识图案采取“笑脸”标识,这也是尽量避免公众对转基因食品有不安全的误读。美国政府在努力遵守科学原则。

bug不只这一个,另一些bug则出自某些地方政府。2013年,甘肃某地政府宣称,“出于食品安全考虑,要严禁任何企业和个人落地从事繁育、销售和使用转基因种子的经营活动”。这种论调不只是违背了科学,而且与中央政策相悖。

中共中央2010年一号文件明确提出:“在科学评估、依法管理基础上,推进转基因新品种产业化。”上述政府行为意味着,他们在搞地方独立。

这些bug的存在,很大程度上削弱了我们的科普效果。转基因产业化迟迟无动静,在很大意义上助推了人们“转基因不安全”“转基因不该推广”的错误认识。

我们的政府也做了很多科普工作,农业农村部今年也计划了多个科普项目。这些工作当然有其价值,但我们必须再三强调:最直接、最有效的科普方式只有一个,那就是技术产业化。

【基因农业网独家稿件,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版权。】

来源:基因农业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