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评新报告:ISAAA难掩失望

2018-06-28 | 作者: 孙滔 | 标签: ISAAA

提要:反转人士可以无视贫穷人口的困顿而瞎蹦跶,但政府难道也可以如此不负责任?

新的ISAAA报告发布了,纵览全文,一股失望之情跃然纸上。

不是对科学家失望,不是对研究进展失望,也不是对那些积极推进转基因作物的国家失望,这股失望来自一些国家在产业化方面裹足不前,来自反转势力仍然在影响政府决策。

这就让ISAAA今年的报告怨气颇多。这种怨气是随着行文逐步加重的。

在谈到亚太地区时,“转基因作物在亚太地区的扩大取决于每个种植国的诸多因素,印度、巴基斯坦、中国和缅甸具有各种处于产品线中的转基因棉花新品种以及各种作物和性状等待各自监管部门的批准”,这里还只是委婉地用了“等待”这么一个中性词。

说到欧洲就直白多了。2017年捷克共和国和斯洛伐克停止了转基因玉米的种植,那么欧洲就只剩下西班牙和葡萄牙在支撑。于是报告直言“未来欧盟国家应用转基因作物的前途暗淡”,不过还是不甘心,想留下一点余地,“但是农民、消费者、研究人员和监管部门的动向表明不久的将来对转基因作物的接受和认识可能会发生改变”,然而“可能”一词又暴露了这个乐观是多么地谨慎。

重点在文末,就像领导讲话一样,但凡说“我再补充两句”,那么这两句一定才是重点所在。

来看“转基因作物的机会成本”一栏。在坦承对转基因作物的非科学指控(反转言行)影响了各国的法规和审批之后,报告语气陡然加重,“转基因生物批评者确实为那些最贫穷国家的发展设置了足够的障碍,而农业正是这些国家的主要生存之本。这就是道德灾难”,这是借信息技术与创新基金会(ITIF)之口狠狠反击了反转势力。

语气之重,前所未有。然而细想,报告抨击的是反转人士,实质批评的是那些借反转舆论拖延和不作为的政府。试想,反转人士能无视身处困境的饥饿人口,难道政府可以一样无视吗?

报告的语气并非突兀之笔,我们来梳理此前几年的说法就知晓了。

2013年发布的报告对黄金大米很是乐观,预计菲律宾在当年就会放行黄金大米。对于限制因素只是提了一句,“缺乏适宜的、以科学为基础的、低成本高效率的监管制度是采用转基因作物的主要限制因素,小而贫穷的发展中国家迫切需要建立可靠、严谨又不繁琐的监管制度。”够客气,够克制。

2014年,由于孟加拉国开始种植抗虫茄子,这是一个小而贫穷的国家放行转基因作物的典范,加之2013年世界粮食奖颁给了基因工程改良作物的三位奠基者,所以尽管菲律宾的黄金大米未能如期种植,2014年发布的报告还是有所乐观,只是在前述克制的批评语句后加了一句“而它们现在则完全受困于高的开发成本和审批成本”。

美国在2014年批准了降低烧烤中产生的丙烯酰胺含量的转基因土豆,还表示将对基因编辑作物按照传统作物对待,在中国也开展了大规模的官方背景的转基因科普运动。只是抗虫茄子在印度仍然成为悬案,而黄金大米仍然在菲律宾的试验田里测试再测试。

2015年,美国FDA批准了生长更快的转基因三文鱼与防褐化的北极苹果。同时,2016年发布的报告认为,中国将很快推广转基因玉米,因为中国化工收购先正达给了人们很多积极的联想。

但2016年发布的报告已经耐心有限,直言“对转基因作物繁复的监管使许多国家失去了应用转基因作物解决粮食、饲料和纤维安全问题的机会”,非科学的反转言行让发展中国家的贫穷农民和欧洲无法使用这些技术,且给全球带来每年多达200亿美元的负担。

每年都有积极的方面,然而消极因素与年俱增。到了2017年发布的报告中,100多位诺奖得主力挺转基因成为报告的底气所在,加上美国国家科学、工程和医学院发布的转基因评估报告为转基因作物背书,报告花了一个章节来谈论“阻碍生物技术益处的监管障碍”,特别指出:国际社会如果不能对粮食生产进行及时、适度的监管,就会产生可怕的结果,一方面,全球会因为粮食供应不足而遭受痛苦;另一方面,因为在意识形态领域占统治地位的反对者反对新生物技术,为全人类生产安全、充足、供应有保证的粮食的科技力量遭到否定。

到了2018年,报告对一些国家的政府行为已经很是不满。报告指出,在印度,黄金大米不获批造成每年1.99亿美元的感知成本(维生素A缺乏造成的可感知的相关成本),因为抗虫茄子僵局,大约140万名印度农民错失每年超过5亿美元的收益。在巴西,转基因菜豆金色花叶病毒抗性豆早在2011年获得了批准,但至今尚未种植。

话外音就是:反转人士可以无视贫穷人口的困顿而瞎蹦跶,但你们,政府部门的责任呢?

【基因农业网独家稿件,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版权。】

来源:基因农业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