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化工投资数字技术 整合卫星和无人机的AgriEdge成先正达增长最快业务

2018-07-10 | 作者: 财富中文网 | 标签: 数字农业 中国化工

一年前,总部位于北京的巨头中国化工斥资430亿美元收购了瑞士作物保护和种子生产商先正达,为中国公司最大一笔海外收购。很快中国化工就定下目标,首先要利用先正达的数字技术实现农业转型,推动投资和增长。“中国化工目光长远,一直在大幅增加研发投入,投入增幅最大的是突破性数字技术领域。”先正达首席执行官方华德告诉《财富》杂志。 

先正达主要向农民提供两种数字服务,打包在AgriEdge产品中,产品里还包括一套种子和作物保护产品。第一项服务是FarmShots,是使用卫星和无人机精确定位病虫害的软件。第二项是农场管理系统,农民可以创建损益表(P&L),追踪在玉米或大豆等领域收入支出的详细流水。卫星每天向农民发送照片,拍摄各块田地;平均一张照片可拍到数百英亩。而且照片在电脑,iPad或智能手机上可显示为“热力图”,用不同颜色标注生病和健康的作物。

卫星软件可过滤纯土壤区域,只显示作物。根据植物反射不同亮度的光,农民的屏幕上会以不同颜色体现。“健康的植物可以反射更多阳光产生鲜艳的绿色图像,具体因过滤器而异。”先正达数字农业部门主管丹·伯德特表示。相比之下,红色信号代表危险,伯德特指着一片马铃薯田表示,红色说明缺乏灌溉或肥料。黄色说明作物发育不良,例如过度施用氮肥导致玉米作物根部烧毁。

卫星图像的优势在于可在Gator 4×4上突出显示问题区域,而之前农民需要一周或更长时间才能发现。日常拍摄的照片只能显示大片区域的颜色,无法实现叶片或茎的近距离拍摄,农民也难以识别植物染上的特定疾病。为了实现图像放大,先正达将卫星与无人机技术结合。一旦热力图在农民GPS上显示问题区域,就可派遣无人机前往拍摄,发回高分辨率的树叶或秸秆图像。农民根据经验可迅速发现灰叶病等常见疾病,灰叶病是一种影响玉米生长的真菌感染,确认后农民前往现场用对应的杀真菌剂喷洒患病作物。

但有一些农害即使是经验丰富的农民也很难确认。为此,先正达率先推动无人机技术的巨大进步:可精确识别锈病、病毒或传染病的软件,并提供治疗手段的详细说明。先正达已组建七位退休植物病理学家的团队,编制囊括大多数植物病害的庞大图像库。无人机软件通过机器学习技术,将目录里的照片与无人机拍摄的树叶或茎照片匹配。预计先正达将于2019年推出首款无人机诊断病虫害的产品。对于使用无人机和卫星图像有难度的小农户,先正达将提供智能手机应用程序。农民拍摄患病作物后,应用程序发回完整的诊断和治疗计划。

FarmShots应与农场管理系统结合使用,该系统是金融工具,可以精确显示何处出现亏损以及具体原因。农场管理系统有两个主要部分。第一个是新款拖拉机软件,可跟踪农场各部门使用的种子、肥料、水、除草剂和杀虫剂的数量。先正达与拖拉机制造商约翰·迪尔、Case和纽荷兰品牌的制造商CNH Global都签有数据协议。厂商提供的拖拉机都配备类似iPad的电脑,可监测拖拉机或喷洒机使用的种子、化肥和除草剂使用情况。过去,农民仅能监控几种作物,覆盖10,000多英亩土地。“现在每块地都能当成单独的工厂。”伯德特表示。用上GPS后,拖拉机可准确显示机器种植、收获或播种的位置。机器上的传感器记录农场各区域的用料,并将数据发送至农民手上装有先正达FMS软件的损益表中。

数据详细列出哪些地块和作物产生的投资回报较高。先正达向《财富》杂志提供伊利诺伊州两处农地的损益表,解释相关工具如何应用。一个损益表中包括117英亩的大豆,只是规模更大的农场一部分。去年的种植季里,从5月播种到10月收获,该产区产量为7,000蒲式耳(1蒲式耳约为35.24升——译注),每蒲式耳售价10.24美元,总收入为71,708美元。拖拉机软件记录了三块投入,即种子、肥料和作物保护产品的使用情况。材料加上劳动力成本为29,591美元。成本大头是租金,为41,120美元。通过在损益表上列出所有数据,农民发现这块117英亩的土地只赚了998美元,基本上没赚钱。

显然,种植大豆的农民需要重大调整。毕竟市场价格没法控制。使用不同的种子或肥料提高产量没准行得通。先正达软件将该地区的每英亩大豆产量与同一农场的其他地区,以及该地区其他匿名地块比较,显示产量最高的农场使用的产品。软件还可显示类似土地的租金。

农民为每块地选择利润最高的作物至关重要。附近农场的数据显示,如果农民放弃大豆改种玉米会更好。259英亩种植玉米的土地利润数字好得多。

所以,仅看去年221,147美元收入显得规模大得多,但部分原因是农场规模超过两倍。还是看每英亩收入更有意义。尽管玉米价格为每蒲式耳3.60美元,仅为大豆价格的三分之一,玉米农户却能弥补丰欠收成差异。玉米农户每英亩销售额854美元,比大豆农户高出39.5%。每英亩收入的材料和人工成本与大豆农场基本相同。除了每英亩产量更高从而收入更多,最主要的因素是租金。两名农民每英亩租金均为350美元。但是玉米农户负担得起,种大豆的邻居却无力承受:该租金仅占玉米农户每英亩收入的41%,却占大豆农户收入的57%。玉米农户扣除所有开支后每英亩可获153美元收入,而大豆农户基本剩不下什么钱。

明细中还列出大豆农户的选择,可以向土地主声明种大豆无法支撑每英亩350美元地租,争取降低租金。也可以研究是不是因为竞争对手使用不同种子或肥料所以产量更高,从而实现盈利。或者更简单,放弃大豆改种玉米。

农民们现在越发理解套利来源来自各种利润中心的道理。“我告诉农民,要真正管好农场就要深入了解每块地的数字。”伯德特说。现在AgriEdge是先正达增长最快的业务,在121亿美元总销售额里占5亿美元。该产品现在服务于1900万英亩土地,超过美国农田总数的2%,而AgriEdge占有的市场每年增长超过25%。说起寻找处女地赚钱,大数据当属第一。 

【基因农业网转载,如有不妥,请原发平台联系agrogene@caas.cn,我们将进行删除处理。】

来源:财富中文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