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科技史上黑暗一天:基因编辑纳入GMO监管

2018-07-26 | 作者: 孙滔 | 标签: 欧洲

7月25日将是欧洲生物技术历史上黑暗的一天。当天,位于卢森堡的欧洲法院(ECJ)决定,基因编辑作物及其食品将纳入GMO监管框架。

这对包括科学家在内的基因编辑支持者是一个巨大打击,他们本来希望如CRISPR–Cas9这样的基因编辑技术能够绕过严苛的欧洲GMO监管框架。

17年间,欧洲GMO监管框架为其农业生物技术领域制造了巨大的障碍,如今,它仍然要对革命性的新技术颐气指使。

裁决意味着,爱丁堡大学罗斯林研究所基因编辑抗病猪、英国研发的基因编辑亚麻荠等研究均要收缩。反转组织GM Freeze已经在向英国环境大臣呼吁,冻结洛桑研究所的基因编辑研究。

荷兰瓦赫宁根大学的法律学者Kai Purnhagen专门研究欧洲和国际法,《自然》杂志引述他的看法称,这是一个僵硬死板的裁决,这个裁决意味着像CRISPR–Cas9产生的食品需要经过漫长的审批程序才能上市。同时,该裁决会让欧洲的基因编辑研发出走他乡。

英国洛桑研究所的作物遗传学家Nigel Halford称,尽管科学家会继续研究基因编辑作物,但因为没有应用前景,欧洲的商业公司大概将不再投资到这个领域。

然而,这是那些环保人士的胜利。环保组织“地球之友”对此拍手称快,它还呼吁对所有的基因编辑产品进行监管,评估其健康和环境影响,同时加以标记。

科学再次遇阻

基因编辑是指在不引入外源基因的前提下,对物种基因组作替换、删除等操作,以获得目标性状的产品。

本来的欧洲2001监管框架针对的是插入了整个基因或长链DNA的物种,然而该框架并不包括辐射诱变育种,理由是诱变育种不涉及外来基因。

2016年,法国要求欧洲法院针对基因编辑技术对2001框架作出解释。有法国农业组织提起诉讼,称这种新的非常规体外诱变技术可能带来健康风险。而基因编辑科学家认为,CRISPR-Cas9这样的基因编辑技术跟诱变技术本质上是一样的,都没有外源基因插入,只是涉及自身DNA的变化,而且基因编辑技术更加精确可控。但反对人士认为,基因编辑属于刻意的人为改变基因,因此需要监管。

虽然近期《自然—生物技术》在线发表的一篇论文指出,CRISPR—Cas9在靶点附近引起的DNA删除和重排比此前预期的要严重,但有观点认为,这种变化并不令人惊讶,基因编辑的结果本来就跟自然突变很接近,这是植物培育和进化的一部分,是细胞突变的本来面目。

欧洲法院的裁决与辩护律师的意见相悖。今年1月,一名辩护律师Michal Bobek发表了一份15000字的意见,称基因编辑作物仍然属于GMO范畴,但该技术并未包含外来DNA,因此可以豁免监管。但欧洲的裁决认为,对于诱变育种作物,只有长期使用历史并保持安全记录的作物才能豁免监管,而基因编辑作物不属于此范畴。

Nigel Halford教授认为,裁决忽略了科学建议和多个生物技术组织的请求,而只是迎合了环保组织的诉求。

希望渺茫的欧洲生物技术未来

代表拜耳、巴斯夫和默克公司等公司声音的德国化学工业协会VCI表示,这个裁决意味着欧洲开倒车以及对先进力量的敌意。

欧洲生物技术协会EuropaBio表示,在监管中,公众信任和科学为基础的决策才是其中最为重要的。欧洲的纳税人和工业界已经投入了数十亿欧元到基因编辑中去,现在看来,这些钱都要打了水漂。

瑞典于默奥大学植物生物学家Stefan Jansson认为,看到十几年以来欧洲转基因的结局就会知道,寒蝉效应深深刻在了基因编辑领域。如果该技术不能为社会造福,谁会来投资呢?

Stefan Jansson的困惑在于,他已经在自家菜地种了一种CRISPR白菜,并且已经在吃了。然而“昨天它还是非转基因作物,今天成了转基因作物,我该怎么办呢?要全部铲除了吗?”

Kai Purnhagen说,尽管裁决给基因编辑留了一个门缝,即如果能证明基因编辑作物跟诱变育种产品一样安全,就可以得到豁免。然而,这门缝透过来的光亮过于微弱,Kai Purnhagen认为难以寄希望在此,那些研发力量仍然会出走欧洲。

巴斯夫已经在多年前就把作物研发搬出欧洲,其他公司是不是马上要效仿了?德国之声发表评论认为,欧洲社会的反现代化、反工业化思潮过于泛滥,然而欧洲正在通过这种自杀式裁决毁掉本来该更美好、更健康的食品来源,农民本来可以种植更抗旱的作物也就失去了机会。

对比美国,今年3月28日,美国农业部(USDA)部长Sonny Perdue宣称,USDA不会、也无计划监管本来可以通过传统育种得到的基因编辑产品,除非它们是植物有害生物或是开发过程中利用了植物有害生物。此外,加拿大、阿根廷和巴西等国已经暗示,只要不含有外源DNA,基因编辑作物就可以不受GMO框架监管。

BBC引述Nigel Halford教授观点认为,此后欧洲将失去农业生物技术的下一个20年,而欧洲已经本来已经落后一代了。更为糟糕的是,本来对农业生物技术感兴趣的年轻人也不再进来,而转行他去。


参考:
《自然》杂志,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18-05814-6

欧洲法院,
https://curia.europa.eu/jcms/upload/docs/application/pdf/2018-07/cp180111en.pdf

路透社,
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eu-court-gmo/top-eu-court-gmo-rules-cover-plant-gene-editing-technique-idUSKBN1KF15L

卫报,
https://www.theguardian.com/environment/2018/jul/25/gene-editing-is-gm-europes-highest-court-rules

德国之声,
https://www.dw.com/en/opinion-eu-risks-being-left-behind-after-gmo-ruling/a-44825520

BBC,
https://www.bbc.com/news/science-environment-44953100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https://www.technologyreview.com/the-download/611716/in-blow-to-new-tech-europe-court-decides-crispr-plants-are-gmos/

【基因农业网独家稿件,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版权。】

来源:基因农业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