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舟子、司马南作客腾讯聊转基因

2013-09-13 | 作者: | 标签: 方舟子 司马南 腾讯


马文举:
方老师,司马老师你们好,关于最近转基因食品是否能吃引起很多人注意,但跟崔永元因为这个掐起来我觉得不太好吧?不知道你们二位怎么看待转基因食品和崔老师“掐架”这两件事情呢?谢谢!
司马南: 我觉得这架掐得好。首先是双方都是在网络上有很大号召力的大V。其次,他们所掐架的内容是公众普遍关心的问题。第三,他们掐架让公众得以从其中任何一个角度窥见所掐内容之复杂性。第四,两个人在掐架的过程当中,虽然暗中发力出手刁钻,但始终以礼相待,不出恶言,堪为网络上掐架争论之楷模。

诺:方老师,有人建议你每天发自己吃转基因食品的照片,说这样也许能更容易地科普,你会考虑采纳这个建议吗?
方舟子: 目前国内市场上能够买来吃给大家看的转基因食品只有转基因木瓜一种,你要我天天吃木瓜?其他像转基因大米、转基因玉米都只有试验田里的那点产量,只能偶尔吃个新鲜。谁想看我天天吃转基因食品的,就要大力促成转基因作物的商业化种植,才能天天吃。

秋野: 你们亲自品尝转基因食品,精神可嘉,但这并不能完全打消人们的顾虑,希望能用最简洁的语言,最形象的比喻,来说明它的安全性和可靠性。不知能否满足这小小的要求。
司马南: 转基因玉米的试吃活动,并不能打消公众在转基因玉米问题上的疑虑和焦灼。但是这样一个引发公众广泛争议的事件本身,即推动了科学界、媒体界、公众和政府四个方面深入探讨这个问题。这是一个必须正视的重大问题。不能再任由谣言满天飞了。政府必须严肃地而不是高高在上地敷衍回答公众的提问。

独行:人吃了转基因的农产品,会有什么坏处?请回答 谢谢!
方舟子: 美国人普遍吃了十几年转基因农产品,没有发现有哪一个人吃出问题来的,会有什么坏处?好处倒是不少:环保,便宜,更安全。

卧龙丶且听风吟:似乎没有严谨的数据表明,以长期论,比如说连续三代,转基因的产量一定高于常规农作物吧?
司马南: 9月7号参加的这个活动让我长了一点见识。转基因并非只是为了增加产量,北方的玉米秸秆儿倒伏,玉米螟虫非常猖獗。在北方大量种植的玉米的基础之上,改变其中一个基因片段,让玉米螟虫不吃这种玉米秸秆儿。鸟不来吃虫子了,我们看到的,没有转基因的玉米桔杆都是虫子的眼儿,而转基因的玉米则完好无损。

琉璃兔:有专家称“转基因粮食使大老鼠绝迹,母猪怀胎死水,其它牲畜早死。转基因食品蔬菜毒害人体肾脏肝脏,人不孕不育,抵抗力明显下降。俄、奥科学家称转基因将使人类面临灭种的灾难。”请教二位老师此说法是否危言耸听?
方舟子: 这个纯粹是谣言,已经澄清过无数次了。如果转基因食品有这么可怕的危害,没有哪个国家的食品安全部门会让它上市的。而实际上美国等国的食品安全部门都认定转基因食品与同类非转基因食品一样安全,批准上市。

清雅:方老师,司马老师晚上好!对于“转基因违反自然,因而是有害的”这种说法,请问你们有什么看法?谢谢。
司马南: 作为一个消费者,我也担心转基因对健康,乃至对久远之后的身体健康,特别对下一代有不好的影响。但是讨论科学问题,不能限于杞人忧天似的担心。目前科学界的主流观点是,没有证据证明转基因食品能够带来这样的危害。公众对这个回答还不满意,但不至于引起恐慌。恐慌是谣言所造成的。

海阔天空:为什么质疑转基因的总是些主持人之类的,没有一个权威的科学家出来呢,这些个主持人能真正明白这些生物技术吗?
司马南: 无论是主持人、嘉宾,还是普通的人,每一个社会成员都有权利发声,也有权利提出严肃质疑。科学团体、政府部门应当认真地回答这样的疑问。现在,政府和科学团体回答的声音不够响亮,而互联网所带来的便利,让一些质疑的大小声音演变成了自欺欺人的或别有用心的猖獗谣言。

游龙戏风2010 :为什么国家要求凡转基因食品需要标识?比如油类?难道就是你说的让大家都选择转基因品种?既然更安全为什么不取消标识?
司马南: 这的确是一个问题。要求对转基因的食品进行标注,目的是为了让公众有知情权和选择权,但是这样的标注却带来了一部分社会成员的恐慌,而谣言正是借着这种恐慌,造成了更大的社会恐慌。美国的转基因食品是不加标注的。究竞标注好还是不标注好?这件事情可以再商量。

火山:要解决粮食问题,非转基因不可吗?那么很久以后人们就会饥不择食,管它转不转基因?
方舟子: 转基因技术不仅仅有助于解决粮食问题,更重要的是,还有助于解决环境问题,少撒了很多农药,少挖了很多土地,保护了环境。研发中的转基因技术,还能解决其他问题,比如增加维生素含量的转基因食品有助于解决健康问题。

秋野:袁隆平研制的杂交水稻是否属于转基因食品?
司马南: 我专门问了转基因方面的专家,他回答的大意: 袁隆平水稻杂交技术不是现代转基因技术的结果,但是,袁隆平的水稻杂交本质上也是一种土笨方法的转基因技术。所以有一位老大姐反对转基因,但是不反袁隆平的杂交,在逻辑上是说不通的。据说她现在也开始反对袁隆平杂交水稻了。这很荒谬,但逻辑上通了。

鹿哥来了:如果转基因没问题,而且对中国粮食问题有那么至关重要的影响,你作为一个科普作家,为什么不更早点站出来普及转基因,是不是以前时机尚不成熟?
方舟子: 十年前有关转基因的谣言刚刚开始在中国出现的时候,我就已经站出来写了多篇文章驳斥过了。十年来我出了两本科普转基因的书,写了几十篇科普和论战文章,尽到了一个研究现代生物学出身的科普作家的责任,并不是现在才站出来。

明月照我行:请两位从各自理解分别谈谈为什么很多人反对转基因?
方舟子: 大部分人是因为缺乏相关的生物学知识,不了解转基因技术,被谣言、谎言误导、煽动起来的,少部分人是出于政治目的(以此和政府叫板或反美)、经济利益(例如为了推销有机食品、非转基因食品)或信仰(迷信“天然”的东西)。
司马南: 我也建议与崔永元参加今天晚上的微访谈。崔永元到网上来跟大家这样交流,对于我们了解崔永元反转基因的证据心理观点、担心的究竟是什么很有帮助。崔永元是大家喜欢的节目主持人,拥有很高的知名度和信誉度。崔永元对于转基因问题的认识变化,会带动一大批公众对转基因的认识变化。

公益传播者-杨义:美国人是美国人,中国人是中国人,他们国家人人可以拿枪,在中国行吗?转基因食品到别的国家行,他们检验合格,中国的食品安全,您能保证吗?
方舟子: 中国人、美国人都是人,中国人不是特殊物种,何况美国人中包括很多华人。如果由于中国食品容易出安全问题就不接受转基因食品,非转基因食品你更不该接受(因为转基因食品比同类非转基因食品更安全),那就只能等着饿死。

更新:对某些反转的极端宗教组织和伪环保组织,科普有用吗?
司马南: 有一些所谓NGO组织,也有一些声称崇尚自然的所谓宗教和准宗教团体成员反对转基因。根据宗教信仰自由的原则,他们有这样表达的权利,但是一个社会不应该由这些人左右公众对于转基因问题的认识。中国的大政策是科教兴国,在这个问题上还是要听科学共同体的意见,尊重主流科学家的意见。

宋妍妍:你能保证中国人吃转基因食品几代以后都不会出任何问题吗?你有做过人吃转基因食品几代的实验吗?你能在这个问题上有什么科学实验结果吗?
方舟子: 转基因食品经过人类使用的最严格的食品安全检测才会被批准上市,受到严格监督,是安全性最有保障的食品。如果你不相信这样的食品安全检测体系,那么就不该相信任何食品的安全性,你也应该对杂交育种食品、诱变育种食品、太空育种食品等等所谓常规食品都问同样的问题。

陆金虎:把崔永元说服了,有什么样的意义?
司马南: 昨天晚上方舟子和崔永元的辩论,其意义不在谁说服谁。而在于通过他们两个人文理交叉的火力对攻,让公众得以窥见他们所讨论问题的深入程度。借以让更多的人对转基因技术有了解。不管怎么说,大家可能会承认,转基因技术是现代农业发展的一个重要的方向,中国不能落后,更不能受制于人。

杨过:转基因技术会不会被某个人或组织用来当作战争一种手段,象核技术一样,可以为发电,也可为炸弹?
司马南: 我相信这位叫杨过的网友,他的担心,也可能是小龙女所担心的。基因能够不能够作为一种武器来使用?这是一种理论上的判断。美国人是不是已经把基因作为一种武器在中国使用?这是一个事实上的判断。两种判断都很重要,但绝不能够混淆。更不能够在这种混淆当中兑制口水制造谣言扰乱社会。

数码公会伊廷友:对于小崔的质疑你想说什么,是打算用科学击败他吗?
方舟子: 他有权利、但没有资格来质疑一个他不懂的科学技术问题。他可以反对、不接受转基因食品,但是不应该传播妖魔化转基因食品的谣言、谎言误导公众,这会对中国农业发展、国民特别是儿童的身体健康造成恶劣影响。比如他对有望造福贫困儿童的金大米的抨击,影响就很坏。

陈明:欧洲国家和美国对于转基因的政策是不一样的。这些不同的原因是什么?
司马南: 欧洲教会力量比较大,有些自然食品的组织力量也比较大,另有极端环保组织在这里面扮演了活跃的角色。对于转基因技术的阻遏,就像当年阻止对干细胞的研究一样,最后影响的是国家科技进步的步伐。中国没有这样保守教会的力量,但是近年来极端环保组织走在了前台。有些环保组织很可疑。

李维斯:转基因农作物进入中国会不会把我国搞农作物育种方面的研究推向边缘化,生物技术是农业未来的发展方向,是不是说育种技术在科学技术领域将被淘汰掉?
方舟子: 转基因技术是育种技术的一种,但也要与传统育种技术相结合,例如转基因水稻是在杂交水稻的基础上做的。由于包括转基因技术在内的生物技术的发展,传统育种技术会逐渐边缘化,但不会被淘汰。

自愚自乐:旅美学者曹明华在人民网发文说方博士在“科普”转基因食物时谎话连篇,链接在此http://url.cn/49jAix ,对此方博士怎么看?
司马南: 方舟子在哪一个问题上扯了什么谎,请他指出来。如果方舟子有一篇文章全部都是谎话即谎话连篇,我特别希望他把这篇文章找出来让大家开开眼。打倒方舟子其实很简单,他树敌那么多,哪里有什么谎话连篇的证据,只要找到一处致命硬伤,重重一击,方舟子一米八十多的大个子没有办法不倒下去。

苏坤:请问转基因食品和天然食品有什么区别?长期食用转基因食品对人体健康会有什么影响?
方舟子: 转基因食品只是在所谓天然食品的基础上转入了一两个我们需要的基因,例如抗虫基因、制造胡萝卜素的基因。其他方面不会有什么区别。只要是经过安全性试验批准上市的转基因食品,就与同类非转基因食品一样安全或更加安全,不会增加新的健康风险。

ly :我认为小崔是个善良的人,反转只是因为无知。这也是为什么 方舟子(@fangzhouzi) 对他始终没说太重的话的原因。
司马南: 崔永元对于转基因问题的担心,其实就是公众对于转基因问题的担心。崔永元在这类问题的认识上,跟大家的想法,包括情绪记忆,都是差不多的。我也有很多类似于崔永元所表达的对于转基因产品的担心。我选择的是了解和倾听,而不是辩论。自己根本不懂的东西没有办法辩论。

满则溢盈则亏: “安全”这个是能维持多久的安全无风险?安全无风险的概率能达到多少?有100%安全的事物吗?
方舟子: 世界上没有绝对安全的食品,传统食品同样存在风险,有的风险还不低。各国食品安全部门在批准转基因食品上市时,遵循“实质性等同”原则,只要能证明转基因食品和同类食品实质上等同,不会带来新的风险,即可。所以我们只能说,转基因食品与同类非转基因食品同样安全或更安全,而不是绝对安全。

陈明:司马老师,你说你对转基因技术不懂。那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支持转基因,是什么说服了你支持的。
司马南: 对转基因问题的特别关注已经好几年了。我有两拨朋友,一拨是方舟子这样的,对于生物科学有专门研究的科学界人士,另外一拨是对社会充满了深沉的忧患意识的人文学者。两拨人原来还可以对话交流在一个饭桌上吃饭。后来变得势不两立。我意识到应当把他们拉到一起来对话交流沟通。

陈明:司马老师,你说你对转基因技术不懂。那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支持转基因,是什么说服了你支持的。
司马南: 现在关于转基因的说法太多了,越说越玄。玄到了耸人听闻的程度,但事实根据却很难见到。我理解,很多传播各种耸人听闻信息的人是为了国家安全和子孙万代的健康,他们的动机和出发点是好的。但是在重大科学问题上,仅有一个良好的出发点而缺少科学常识是不够的。这种好心有的时候会帮倒忙。

iCoLd :我走访过日本、澳大利亚、新西兰,居住过很长时间,发现当地的人,都不喜欢吃转基因,都喜欢吃有机食品,所以当地有机食品非常多,难道发达地区的老百姓水平比我们还要差??
方舟子: 别的国家我不知道,美国有机食品只是小众食品,所占的市场份额只有大约5%。没有哪个国家能靠昂贵、低效的有机食品来养活。有机食品也并不比非有机食品更安全,反而存在很多问题。例如,有机食品容易被虫咬,咬了容易长霉菌,霉菌分泌的毒素对健康有很大危害。所以我从不特地去吃有机食品。

陈明:司马老师,你说你对转基因技术不懂。那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支持转基因,是什么说服了你支持的。
司马南: 到目前为止,我对转基因的基本态度,还是希望能够由国家出面来正式回答和解决公众对这个问题的焦虑。我更希望对这个问题存在重大争议的双方,能够像昨天晚上的崔永元和方舟子一样坐下来辩论个子丑寅卯。不要小看这种辩论,当大家按照一定的议事规则来辩论的时侯,会说的不如会听的。

游龙戏风2010 :为什么国家要求凡转基因食品需要标识?比如油类?难道就是你说的让大家都选择转基因品种?既然更安全为什么不取消标识?
方舟子: 美国的转基因食品是不要求标识的,因为FDA认为转基因食品安全性有保障,所以不需要标识。去年加州公投、今年参议院表决的结果也都否定了给转基因食品做标识的议案。中国和欧洲要求标识是出于所谓知情权、选择权的考虑,因为民间反对转基因食品的舆论而做的让步。

九一年的贱三爷:司马南你确定转基因能吃?
司马南: 现在不是由司马南确定什么,而是在全世界范围之内,主流科学家和最重要的科学机构给出的意见是,转基因食品是安全的。我像你一样,对这样的结论心里边也画过问号。所以才积极参与这样的讨论。我希望听到更多反对转基因的有建设性的、有事实依据的批评意见。

醉里挑灯看剑:如果大规模种植转基因作物会不会引发生态灾难种环境问题?
司马南: 主流科学家认为无此之虞。但是科学界确实有不同的意见,而分贝最高的反对者则多半与科学研究生涯无关,这其中还参杂着一些利益团体在里边的卖力夸张的的动作。解决这样的疑问必须要有政府出面。中国政府在这个问题上的态度是明确的。微妙的是个别干部为了面子形象,采取暧昧态度。

西园新竹:历史上不乏一开始被推崇后来发现有危害的东西,比如DDT农药,塑料等等,请问,转基因在这方面的工作真正做到位了吗?
方舟子: 历史上曾经发生过杂交土豆损害人体健康的事故,是不是要因此禁止杂交育种?何况转基因技术是更精确、可靠的育种技术,而且受到的安全性检验、监控要比传统作物严格的多,还没发生过任何事故。

常常逛逛:阴谋论基因武器,在理论上有没有可能攻击特定种群?
司马南: 这个问题,几年前我就不断地求教各种各样的专家学者。基本的回答有两种。一种说理论上不排除可能性,但在实践当中完全保密,实施针对中国人种的阴谋,则没有这种可能。另外一种回答,理论上的所谓可能性不具有现实意义。中国大力开展基因技术研究,没有人能够动得了这样的心思。不要自己吓唬自己。

雨中赏雨:你用什么说明美国人吃了十几年的转基因农产品?不是说欧盟禁止进口转基因作物吗?这怎么解释
方舟子: 美国人吃了十几年转基因农产品,你可以到美国科学院、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美国农业部等网站找相关资料。说欧盟禁止进口转基因作物乃是谣言。欧盟批准了48种转基因作物品种,还有6个欧盟国家(西班牙、葡萄牙、波兰、捷克、斯洛伐克、罗马尼亚)自己种植转基因作物。

肖遥:方舟子为什么一味的列举美国转基因怎么怎么的,你以美国为标准并不代表大家都认同你的美国标准吧?
司马南: 我有一个基本的看法愿意和您交流。在科学的问题上我是”普世价值派”,准确地说,我是”科学规律派”。因为科学的规律放之四海而皆准。但在政治的问题上,我是”特色派”。中国实行什么样根本的政治制度,必须与中国的历史文化社会发展阶段、资源的多寡,以及现阶段的任务相联系。
在科学的问题上,具体说在转基因技术的问题上,美国科学家的标准、德国科学家的标准、日本科学家的标准、中国科学家的标准是统一的。这里边不能有例外。如果有例外,那就不叫科学标准了。在科学标准的问题上,存有一念,担心别人害自己,不是不可以理解。但是,不能籍此生出搞“二标准”的念头来。

江南十四书生:您认为,国家领导人、科学家带头吃转基因,对转基因的发展会如何?
方舟子: 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是靠科学实验来证明的,不靠品尝会。但在转基因食品已被科学实验证明安全而公众仍有疑虑的情况下,品尝会有其科普作用。已有几个农业、食品领域的院士参加了转基因食品品尝会。我认为,在科学领域,院士的公信力要比高官大。

周金成:两位:恩道尔表示少数人正围绕粮食进行一场不为多数人所察觉的阴谋,他们以转基因工程研究为手段,实现对大豆、水稻等大规模农作物和鸡、奶牛等重要家禽家畜产品的控制 。请问两位怎么看?
司马南: 安道尔的说法很引人入胜,我们也应该在这方面提高警惕。但这是国家安全部门、国家反间谍部门的任务。作为一般公众,我们对于国家已经决定的、中国科学家共同体给出结论的种植安全、食用安全的产品,放心才对。杞人忧天如果严重了,可能会导致相应的精神障碍心理障碍,那就得不偿失了。
方舟子: 恩道尔的最高学位是比较经济学硕士,他在很多方面都有很多莫名其妙的观点(例如他认为石油不是源自古生物)。为什么公众要把一个外行的胡言乱语当回事?

更新:个别大碗级的专家,如Y某某,虽然对分子生物学不甚了解,也在公开场合质疑转基因。二位对此有何评论?
方舟子: 你是指那位搞地质出身的院士?我只能说,院士这么多,出一两个滥用院士威望、到他根本不懂的领域大放厥词的院士,还在正常误差范围内。

雪景寒林:请问方老师崔永元没资格谈转基因,司马南为什么有资格谈?声明:我支持转基因食品。
司马南: 我的所谓“资格”与您大体差不多,我不是谈我懂转基因,我是谈“我不懂”,我向包括方舟子在内的人请教,我谈的是我对转基因食品经历的认识过程。请您允许我发表一些不懂转基因技术的老百姓对于转基因问题的认识,好吗?您能改变一下观念,不要把在微博上发声的人都视同为专家吗?

辛亮:为了方博士的声誉和转基因的声誉应该起诉,崔永元等造谣分子。
司马南: 他的所谓造谣,无非是重复了一些公众在网上反复表达过的一种心理恐慌而已。通过昨天晚上与方舟子短兵相接的对话,崔永元对于自己在科学问题上的短板有了切实的了解。如果不是因为读过李约瑟中国科技史,连最起码的对话都很困难。争取崔对转基因技术的理解,对于争取公众有着异乎寻常的意义。

卧水藏锋:弃置和隔绝那些无用而贫穷的垃圾人口,不让他们参与地球文明生活的主流。仅由20%精英将一些消费残渣供给他们苟延残喘。
司马南: 这种说法非常混蛋,能够激起全中国人民无边的愤怒。但这究竟是一种已经具有可行性的基因战略,还是一小撮狂人的梦呓,还是故意扰乱中国社会的谣言之策。在没有弄清楚事实之前,贸然把这种狂言所描述的现实当作已经到来的危险,进而抵制转基因技术,合适不合适,请大家考虑!

gl :转基因食品种植时间长了,你们可以确保不会出现因转基因植物引起的其他动植物的基因改变,比如杂草、害虫。这个后果可能就是毁灭性的,可以确保吗?
方舟子: 如果害虫、杂草出现了抗性,那也只是抗某个特定的基因,研发新的转基因作物就可避免,不是什么毁灭性的。最惨的结果无非是抗虫、抗除草剂的转基因全都失效,大家再回到只有传统作物的过去。病菌对很多抗生素都产生了抗性,你认为这是毁灭性的,所以一开始就不能用抗生素吗?

沙棘:世博会期间,中国为啥向世界保证不提供转基因食品?是因为大家怕自己成为像方舟子那样的祸国殃民之徒。别忘了鸦片的前身叫【福寿膏】。中国有方舟子是中国之悲哀。
司马南: 把转基因产品比作福寿膏并不恰当。开世博会的时候,世界各国的朋友都来了。欧洲有些国家对于转基因有本能的抵制,这里面有复杂的原因。打个不恰当的比方,好比某国家的人不吃猪肉。我们就不提供猪肉给他,但这并不妨碍我们中国人吃红烧肉、四喜丸子、扒猪脸儿、卤煮大肠。
(《基因农业网》编者注:“世博会、奥运会禁止转基因食品”属于谣言。实际上,上海世博会和北京奥运会都指定用转基因食用油)

陈明:权威机构不权威,专家已经失去了民众的信任。这种情况下,靠几个人的呼吁,作用能有多大呢?
方舟子: 两年前我们举办首次转基因大米品尝会时,请去的记者没有一个敢吃转基因大米。几天前举办首次转基因玉米品尝会,请去的记者都吃了转基因玉米,有的还带了老婆、孩子一起去吃。这就是作用,虽然不算大。

iCoLd :这样换个角度,你认为转基因就肯定没有虫侵害?是常规的虫不侵害,还是绝对没有任何虫吃??这答案希望你能确定清楚,这不是吃一条玉米,看个玉米场就能知道的哦~方先生,司马先生请解答
司马南: 对中国北方大田里的玉米来说,主要的虫害就一种玉米螟虫,转基因玉米对玉米螟虫,具完备的抵御能力。这种玉米上根本不生玉米螟虫,所以抗虫害的效果可以说是百分之百的成功。不生虫子鸟儿就不来吃虫子。不生虫子庄稼的秸秆儿就不会倒伏,从而有利于东北大规模的机械化作业。

弯弓射大雕:我认为在转基因的推广方面政府的作用大于专家。国家批准进口或种植几个品种,谣言马上就会减少。
司马南: 您说的很对,我同意。此外我还非常同意有一些反转专家所谈的“让国家领导人带头吃转基因产品”的建议。每年中央一号文件都讲要大力推广转基因技术。但社会上一有反对声,有些人过分爱惜自己的羽毛就不吭气了。这不是一种对人民负责的好态度,也不是一种实事求是的好作风。

勤快的包菜:请问黄金大米安全吗?
方舟子: 金大米是能够制造胡萝卜素的大米,它不仅和普通大米一样安全,而且更加健康,吃它能够预防维生素A缺乏症,这对以大米为主食的发展中国家意义重大,能挽救无数贫困儿童的生命。那些妖魔化金大米的人,是没有良心的。

尘埃:基因都转了,人吃久了,基因难道不会变吗?几百年以后人恐怕都奇形怪状了吧?
司马南: 阁下很有想象力。可以去做科幻节目的编剧。

望海观心:会不会:中国人吵吵闹闹,等到大家吵明白了,觉得转基因食品安全了,回过头一看,专利技术都掌握在其他国家手中?这才是误国殃民啊。
司马南: 美国人1994年开始利用玉米转基因技术,中国在1996年就掌握了这项技术,两国水平相差无几。但是,这些年来由于美国对转基因玉米技术大力投入,而中国总是遇到各种各样的反对声,政府有犹豫,投入力量不足,致使中国转基因玉米的研究,我们比世界先进水平差距越来越大,现在落后一大截。

红楼小侠:最后说一句:十几亿中国人和几百万平方公里土地上的生灵的命运,绝不能由一个未被完全得到验证的所谓科学给毁掉,这个责任重于泰山!!!请方先生、司马先生自重!!掂一掂自己的份量!!!
司马南: 是啊,是一个很大的疑问。针对您和像您一样的可怕的担心,政府和科学家团体,必须给出一个可信的完备的回答。在这方面没有人能够替代政府的权威,没有任何机构和个人的说服力能够让您和您的朋友们相信。

脸谱:好象有一个说法是美国用转基因来控制世界;如果我们推广了、等将来发现转基因不行时已经太迟了/不用转基因我国的水稻还不是走在世界前列?
司马南: 即使美国人有利用基因技术独霸世界的念头,他也做不到。因为科学共同体是开放的,因为中国人并不傻,因为知识是全人共通的,中国人完全能够掌握先进的基因技术,来为中国人民服务。

元芳: 方舟子司马南每人手举转基因的玉米,边摇边喊:快来买!快来买啊!我的玉米虫子都不吃!请问,方舟子你是生物学专家,请问生物是否会进化?逆天自然你学生物都不懂?
司马南: 虫子不吃,不等于人不能吃,这个道理很简单,人不是虫子,虫子不是人。你的爱犬不能吃巧克力,但是你在恋爱的时候,巧克力吃得甜甜蜜蜜,这就是差别。任何类比都是有局限性的,请不要用这样简单的类比来论证科学问题,好吗?

来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