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大豆成本收益比较研究及其启示

2018-09-06 | 作者: 陈菲菲 李舒妍 徐雪高 | 标签: 中美大豆

摘要: 大豆作为我国重要的粮食作物,近年来国内需求量不断增加,但产量却徘徊不前,导致进口量连年增长,对外依存度越来越高,与美国相比劣势显著。本文在整合生产成本指标的基础上,对中美大豆生产成本、成本结构的变化和差异进行了分析。研究显示,我国大豆较之美国存在明显的单产和生产成本劣势,成本结构差异显著,且各生产要素成本均有所增长,其中推动我国大豆生产成本上涨的主要因素是人工和土地成本。基于此,本文提出引导规模化经营、加快新品种研发、增强基础设施建设等提升我国大豆国际竞争力的政策建议。

大豆作为粮食的一种,在食物体系中占据重要地位,不仅能提供优质的直接食用和饲料蛋白,而且是目前最主要的油料来源。随着我国人口的不断增长,城乡居民收入水平的不断提高,国内植物食用油脂的消费需求也在不断增加。2000年以来国内大豆消费快速上升,2014/2015年度消费量为8181万吨,约是2000/2001年度的2.87倍。大豆压榨量逐年大幅上升,从2000/2001年度的2015万吨增加到2012/2013年度的5950万吨,11年间增长了1.95倍,年均增长10.34%。

但我国大豆消费却主要来自进口。自2001年加入WTO承诺放开大豆市场后,我国大豆遭遇国际市场低价冲击,进口量不断增加,对外依存度越来越高。2015年大豆进口高达8169万吨,约占国内大豆消费的90%左右。从进口来源国来看,从美国、巴西、阿根廷进口的大豆占90%以上,其中美国约占40%左右,是第一进口来源国。农业生产成本构成和变化是农业比较优势的重要影响因素。因此,比较分析中美大豆成本变化趋势、成本差异和成本结构差别,对了解我国大豆的贸易压力,振兴我国大豆产业具有深远意义。

中美大豆收益对比分析

中美大豆亩均净利润和亩均现金收益的变化趋势基本一致,中国大豆亩均现金收益一直高于美国,但亩均净收益已逐步失去优势。近10年,中国大豆的亩均现金收益一直高于美国同期的水平,亩均现金收益优势从2005年的75.77元/亩上升到2014年的153.03元/亩。但比较中美大豆亩均净利润变化趋势可以发现,2010年以前,中国大豆亩均净利润均大于美国,2011年发生逆转低于美国,且差距不断扩大。2014年,中国大豆的亩均净利润为-25.73元/亩,美国大豆亩均净利润为22.43元/亩,相差48.16元/亩。产生该种现象的原因可能是中国大豆的单位生产成本高于美国,使得中国大豆逐渐丧失比较优势,农户种植的积极性不高,产量不断下降。

中国大豆平均亩均现金收益和亩均净利润均高于美国,主要依靠市场价格优势。亩均主产品产值直接影响亩均现金收益,2005~2014年,中国大豆的平均亩均主产品产值为524.88元/亩,同期美国大豆的平均亩均主产品产值为484.36元/亩,比中国低约40元/亩(表1)。这主要依赖于价格优势,虽然中国大豆单产水平较低,平均仅为美国大豆单产的67.7%,但中国大豆价格在国家政策支持下一直保持高位,大豆平均出售价格约为美国的1.58倍,因而中国大豆亩均主产品产值仍高于美国。

中美大豆成本对比分析

近10年,中国大豆亩均生产成本呈现持续增长趋势,且增长速度远高于美国大豆。2005~2014年中国大豆亩均生产成本上升约1.5倍,年均增长率约为10.55%;美国大豆亩均生产成本上升43.18%,年均增长率约为4.07%,增速远低于中国。2010年以前,中国亩均生产成本低于美国,但由于中国亩均成本增速较快,而美国保持缓慢平稳增长,因而2010年后中国亩均生产成本超过美国,且差距不断扩大。

从单位产品生产成本角度来看,中国大豆的生产成本劣势更加明显。近10年,中国大豆平均单位产品生产成本为3.16元/千克,高于美国平均水平1.09元/千克,且成本差异呈现不断扩大的趋势。虽然2010年以前中国大豆亩均生产成本略低于美国,但单位产品生产成本仍高于美国,说明中国大豆较美国存在较大的单产劣势,这可能是由种植技术和种子质量等因素造成。

上文分析显示,中国大豆种植成本压力远高于美国,且成本差异呈现不断上升的趋势。对于某个特定国家来说,该国国内农业生产成本的增长(下降)速度高于(低于)国外农业生产成本的增长(下降)速度是该国农业比较优势下降的重要体现。为进一步分析中美大豆比较优势差异的原因,本文将大豆生产的总成本分为可变成本和固定成本两个部分,并对比分析中美大豆生产成本结构的变化及其趋势。

我国大豆生产的可变成本远高于固定成本,且可变成本的年均增长率较高,对总成本上涨的贡献率超过99%。无论从亩均成本还是单位产品成本角度看,我国大豆生产的可变成本都占据绝对比重,近10年,我国大豆的单位产品可变成本为3.10元/千克,是单位产品固定成本的近52倍,且年均增长率为9.75%,高出固定成本年均增长率约7.5个百分点。

横向来看,中国大豆生产的可变成本远高于美国,使得中国大豆的成本劣势随产量的增加被显著扩大,对市场价格波动的承受能力也明显弱于美国。2005~2014年,中国平均亩均可变成本为426.95元/亩,平均亩均固定成本为7.80元/亩,亩均可变成本高于美国122.34元/亩,亩均固定成本低于美国102.85元/亩,随着种植规模的扩大,固定成本将在单位面积上被摊薄,而可变成本将随着种植规模的扩大而扩大。可见,中国大豆生产的成本劣势将随着种植规模的扩大而更加显著。从单位产品可变成本来看,中国大豆的平均单位产品可变成本远高于美国。假设市场完全竞争,按照经济学理论,可变成本的最低点被称为停滞营业点,生产者将在市场价格大于平均可变成本时选择继续生产。平均可变成本较低说明其对市场价格依赖度较小。中国大豆单位产量上的平均可变成本为3.10元/千克,高出美国1倍多,说明美国大豆生产者较之中国大豆生产者能接受更低的市场价格,其抵抗市场价格波动的能力更强。

可变成本和固定成本分析显示,中国大豆较之美国存在显著的生产成本比较劣势,该种劣势主要来源于可变成本差异,为深入分析可变成本结构变化及其影响因素,本文对可变成本进行了更为细致的分类,重点关注可变成本中各项投入要素的变化及其对总成本上涨的贡献率。

中美大豆成本结构存在显著差异,其中人工成本差异最大,其次是机械费,再者是种子费。2014年,中美大豆单位产量的人工成本分别是1.51元/千克和0.10元/千克,分别占可变成本的33.12%和5.89%,相差约27个百分点;机械费分别为0.53元/千克和0.05元/千克,占比分别为11.71%和2.85%,相差约9个百分点;此外,中国大豆单位产量的种子费占比低于美国约10.8个百分点。需要说明的是,此处机械费不包括自有机械的折旧,分析固定资产折旧费可以发现,中国大豆生产的自有机械投入明显低于美国。总体来看,中国大豆生产的人工投入仍然很高,机械化水平(尤其是自有机械)较低,此外,种子费用占比较低也折射出中国大豆种业科技研发投入较低。

土地成本是中美两国大豆可变成本上涨的主要推动力。2005~2014年期间,中国大豆单位产量的土地成本的年均增长率为13.11%,对可变成本上涨的贡献率为44.72%,同时期美国大豆单位产量的土地成本的年均增长率虽然远低于中国,仅为3.26%,但土地成本增长对可变成本上涨的贡献率最大,为39.9%。若按照该速度增长,未来中国较之美国将面临更为严峻的土地成本压力。

人工成本对中国大豆可变成本上涨的推动很大,而美国人工成本对可变成本上涨的贡献率为负。近10年,中国大豆单位产量的人工成本年均增长率为10.46%,对可变成本上涨的贡献率高达34.53%,而同时期美国单位产量的人工成本的年均增长率为-2.12%,对可变成本上涨的贡献率为-4.52%,说明该期间美国大豆生产的人工投入不升反降。

此外,机械、农药、种子、肥料费均有所增长,均不同程度上推动了我国大豆可变成本的上涨。其中,机械费用的推动作用较大,年均增长率为11.64%,对可变成本上涨的贡献率为12.98%;种子费年均增长5.62%,对可变成本增长的贡献率为4.04%,肥料费和农药费的推动作用相对较小,贡献率不超过2%。

比较单位产品主要投入要素成本的平均值可以发现,除农药、种子和其他项外,中国大豆主要生产要素成本均高于美国。主要是因为美国大豆种植的规模化、机械化水平较高,机械对人工的替代效果显著。另外,美国重视知识产权保护,大豆品种研发水平较高,转基因品种的使用在大大提升了单产水平的同时,也有效抑制了农药投入的增长。2005~2014年期间,中国大豆农药费年均增长率为6.02%,高出美国约4个百分点。

结论与政策建议

中国大豆较之美国存在显著的比较劣势。一方面,中国大豆单产显著低于美国;另一方面,中国大豆成本劣势明显,大豆种植收益主要依赖于市场价格,抵抗价格波动风险的能力较弱。

首先,与美国相比,中国土地较为细碎,严重制约了机械化的发展。其次,固定成本占比较低在一定程度上说明我国农业生产基础设施建设不完善。再者,中国大豆支持政策直接影响了中国大豆的国际竞争力。原有的大豆临时储备政策人为抬高了国内大豆的价格,扭曲了大豆市场,在难以为继的情形下替代实施了大豆目标价格政策,但大豆目标价格尚不完善,未能有效激发农户的生产积极性。此外,我国知识产权保护不力和农业科研管理体制不顺也制约了科研资源以市场为导向、合法开展自主创新,导致大豆生产技术推广不力。

未来中美大豆生产成本差距可能会进一步扩大。中国大豆生产成本上涨主要来源于可变成本的上涨,其中贡献率最高的为人工成本和土地成本。随着我国经济的快速增长和城镇化水平的不断提升,农业劳动力的机会成本将进一步上涨,土地作为较为稀缺的生产要素,其成本仍有较大上升空间。相比之下,美国大豆可变成本和固定成本对总成本上涨的贡献率相差较小,且占比最大的为土地成本,其土地为私有制,土地资源相对丰富,并且大都已形成规模经营,未来上涨的空间较小。加之美国大豆生产机械化水平较高,人工投入逐年减少,其大豆生产成本的比较优势将进一步扩大。

基于以上研究结论,本文提出以下政策建议:第一,建立健全土地交易平台,引导土地有序流转,鼓励提倡规模化经营。建议在土地确权工作的基础上,建立信息化土地交易平台,有效引导土地从小农、兼业户向规模经营户流转,从而推进小农生产向规模化生产转变。这将有助于机械化生产的推广,加速农业劳动力向非农部门的转移,从而有效降低大豆生产的土地和人工成本。另外,规模化经营存在规模效用,也可以有效减少其他要素的投入成本。

第二,加快研发适合机械化生产的大豆品种,加强知识产权保护。一方面,增加科研投入,积极培育适宜机械化操作的大豆新品种,以有效减少人工成本。科技进步是提高我国大豆生产力和降低成本的根本出路。因此,必须强化大豆新技术和新品种的创新和推广。另一方面,修订和完善我国种子法、知识产权法等相关法律制度,以有效保护和激发农业科技创新,推动农业技术进步。

第三,积极探索完善大豆目标价格补贴政策。2014年我国在东北和内蒙古地区实施大豆目标价格改革试点,虽然目标价格政策仍存在市场价格监测不合理、补贴资金被摊薄、政策执行成本较高等一些不可忽视的问题,但目标价格有效促进了大豆市场价格机制的完善。干扰大豆市场机制的价格补贴政策已经难以为继,建议完善并继续实施大豆目标价格政策。

第四,加大大豆主产区农田基础设施建设投资,提升大豆生产和稳产能力,降低生产成本、提高竞争力。农业生产基础设施是提高大豆生产能力、降低生产成本的物质基础,也是提升抵御自然灾害和风险能力的保障,不仅可以增加农民实际收入,还可以有效提升国际竞争力。建议实施大豆主产区农业基础设施更新和完善工程,加大对大豆主产区综合生产能力的建设投资,有效降低大豆生产成本,提升大豆生产和抵御自然灾害的能力。

来源:《中国物价》2018年03期。有删减。

【基因农业网转载,如有不妥,请原发平台联系agrogene@caas.cn,我们将进行删除处理。】

来源:中国物价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