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危机公关角度看韩春雨事件

2018-09-08 | 作者: 方玄昌 | 标签: 韩春雨

提要:欺民心、违民意、敷衍天下的做派横行,折射出社会的病态;如果这样的行为得不到节制,则社会已病入膏肓。


8月31日,笔者为在大理举办的“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高级研讨班”授课,课程内容的一个重要部分是关于转基因的舆情应对,具体到某一事件,即为“危机公关”。

课上,笔者总结了危机公关的五大原则:

  1. 掌握主动权,即危机事件发生后第一时间必须主动发声;
  2. 任何情况下不可撒谎;
  3. 情况尚未明朗时,发言要保留余地;事件有进展时,需及时通报;
  4. 发现之前的言论与实际情况有偏差,必须坦承,并及时道歉;
  5. 戒除官僚套话和政治套话,因政治式话语早已不能敷衍百姓,只会招致百姓反感。
这五大原则其实应该看作是具体实施细则,完全可以归结为一条总则:民心不可欺,民意不可违。

在课堂上,笔者用的案例分析多来自之前发生的关于转基因的事件,并且认为湖南黄金大米事件中地方政府“一顿八万元”的处理方式堪称史上危机公关失败之最。

孰料笔者话音未落,一个比黄金大米事件有过之无不及的公关案例诞生了:当晚临近午夜时分,河北科技大学公布了针对韩春雨的调查结果。结合过去两年整个事件的演变过程,我们会发现,河北科大在处理韩春雨造假事件时,把上述五大原则悉数违背了一遍至数遍。

先看看事件刚发生时这座学校的表现。当方舟子把全球多家实验室重复不出韩春雨的结果这一事实公之于众,河北科大方面即便再迟钝,也应该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他们就算不了解方舟子之前学术揭假百发百中的恐怖历史,总不能无视这些国际同行重复实验得到的一致结果吧?此时学校明智的做法是公开发声,“等待国际同行的评议结论,如果实验结果确实不能重复,学校将按照学术规范启动调查”云云。

但或许是害怕这样的调子会阻碍数以亿计的资金申请,河北科大完全走上了另外一条路子:企图以妖魔化方舟子的方式蒙混过关。于是学校开出了“面对造假指控,首尔大学调查了黄禹锡,日本理化学研究所调查了小保方晴子,河北科技大学调查了方舟子”的国际玩笑。

甚至当韩春雨的自我辩护一再自相矛盾、一步步暴露出其毫无学术诚信的嘴脸,同时揭露者给出更多、更硬的证据,河北科大依然不知悬崖勒马,反而摆出一副誓与韩春雨这艘烂船共沉浮的架势。

至此,河北科大已经把笔者归纳的前四条原则都违背了至少一遍。等到韩春雨“被主动”撤稿,河北科大方面才假装如梦初醒。很显然,此时韩春雨破舟已沉,河北科大要做的应该是亡羊补牢的工作,壮士断腕舍弃破船才是明智之举。包括对即将到手的两个多亿,也应将之看成烫手山芋弃之为上。如果这样做,这座学校庶几还可以挽回一点颜面。

但河北科大没有这样做。他们采取缓兵之计,以为靠一个“拖”字诀,可以让科学界和公众忘掉此事——最好拖到连主管部门也忘了那两个多亿。

他们看来没有料到,这次科学界和公众(媒体)的记性和眼睛都没有那么差,他们半夜里偷偷“公布”的“调查结果”,还是把自己放到火上又烤了一回。

如大家所看到和评论的,这个所谓的“调查结果”,完全是在续写“掩耳盗铃”的寓言。尤其令人恶心的,是通篇谎言的后面还附上了几句自扇耳光的官僚套话。

相信大家都能理解这句略显难听的话:谁把天下人都当猪头,那说明他自己就是猪头。不可思议的是,今天有太多如河北科大领导一样的位高权重者,公然视天下人为猪头,但他们在中国却照样混得风生水起。掩耳盗铃在古代是寓言,但在今天,却似乎成了很实用的窃钩之技。

【基因农业网转载,如有不妥,请原发平台联系agrogene@caas.cn,我们将进行删除处理。】

来源:基因农业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