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惊人的结论:美国草甘膦致癌案关乎人类生死存亡

2018-09-21 | 作者: 孙滔 | 标签: 草甘膦

提要:一定要较真的话,我们会得出结论,此案将关乎人类生死存亡,拜耳(孟山都)败诉之际,就是世界末日开启之时。让我们来推演一下。
 
 
先声明,本文写作没有得到拜耳(孟山都)资助。话说美国加州一个陪审团在今年8月裁定,园丁约翰逊的非霍奇金淋巴瘤跟草甘膦产品有很大关系,拜耳(孟山都)需要赔偿2.89亿美元(约合19.8亿元人民币)。其根据是2015年世界卫生组织旗下的国际癌症研究所将草甘膦纳入2A致癌物类别,属于证据比较有限、很可能致癌的物质。
 
这件事不得了,但凡较真的话就会得出结论,此案将关乎人类生死存亡,拜耳(孟山都)败诉之际,就是世界末日开启之时。当然,前提是全世界的法院都尊从这个判决的逻辑。让我们来推演一下。
 
如果拜耳(孟山都)败诉赔付2.89亿美元,那么随之而来的就是很多非霍奇金淋巴瘤患者会排队起诉拜耳(孟山都),只要能拿出曾经使用过或接触过草甘膦的证据,就能轻易获得巨额赔偿。所以,拜耳(孟山都)破产是毫无疑问的。
 
进而,我们就以国际癌症研究机构的结论为参照,来看看还有什么致癌物。丙烯酰胺是2A致癌物,还有引发神经病变和生育问题的嫌疑,而油炸食品(油条、薯条)、面包、饼干和咖啡都含有丙烯酰胺,问题来了,麦当劳、肯德基是不是要为其薯条、咖啡中的丙烯酰胺负责,主打咖啡产品的星巴克也不能逃脱干系,但凡有人或不育或患上相关癌症且吃过这些公司的薯条或喝过咖啡,是不是一样可以起诉呢?毫无疑问,这些公司都要以败诉、破产为结局。
 
红肉也是2A致癌物,好了,我们不用吃猪肉和牛肉了,那些商家和厂家就等着破产吧。
 
日夜倒班也是2A致癌,好了,拜拜富士康们。当然,手机的射频辐射是2B致癌物,后者意味着动物实验致癌性证据尚不充分,对人体致癌性的证据有限,鉴于智能手机的普及率和使用程度,我们可以推测出,苹果公司们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屋顶沥青暴露也是2A致癌物,沥青加工职业暴露是2B致癌。来吧,我们让建材公司破产。
 
汽油与汽油发动机尾气是2A致癌物,柴油发动机尾气是一类致癌物,一类致癌物属于确定致癌的范畴,那么我们就跟汽车公司说再见吧,当然也要跟所有汽车、拖拉机、飞机、轮船、火车(烧煤的火车也排放致癌物)说再见。
 
黄曲霉素是一类致癌物,在烂花生、花生油、玉米、大米、棉籽中最为常见,如果患上如肝癌并进食过上述物质,就让农民也破产,只要你能拿出食品追溯证据。
 
一类致癌物也有马兜铃酸。据国家食药监披露,含马兜铃属药材的已上市中成药品种有43种,可能含有马兜铃酸的马兜铃科药材有24种,好了,我们终于可以让中药商以及中国几乎所有医院再见了。没有中药的西方医院也跑不掉,但凡有X射线辐射检查的医院都会被起诉的,因为X射线是一类致癌物。
 
一类致癌物还有尼古丁、酒精。烟草含尼古丁,导致了很多人患上肺癌,没错烟草公司早该关门了。酒精的危害无须赘述,茅台、二锅头这些厂家逃脱不了干系。
 
以后我们不能烧煤了。室内烧煤会确定致癌,当然室内烧木头也归入2A范畴,所以我们只能去野外取火,事实上火也不该用,每年烧死的人不计其数。我们也不能用电,又有多少人每年被电死。
 
这个单子可以长长地列举下去,那么结论来了:如果要远离这些风险,我们必须消灭掉人类的现代文明,甚至近代文明,我们只能回到原始社会去,采集野果,奔跑抓野鸡(野猪有红肉)。并且野鸡只能生吃,烧烤会产生苯并芘,是一类致癌物,煮野鸡也不行,之前我们说了,烧柴也致癌。然而野果不好吃,野鸡肯定不够吃,70亿人口注定饿殍遍地,最后会剩下少数几个人吗?不会。因为他们还要干一件大事:把太阳灭掉。因为太阳辐射的紫外线是一类致癌物。
 
这不是杞人忧天,如果严格按照加州法院的草甘膦判决逻辑来推演,这个推演毫不夸张。那么问题出在哪里?
 
是加州法院错了。他们找来一个12人的陪审团,这个陪审团是随机找来的,并无专业判断草甘膦问题的科学素养,那么这判决自然没有科学依据。草甘膦是不是致癌物,能不能导致园丁约翰逊的非霍奇金淋巴瘤不是由法院来裁定的,而是需要专业权威的科学机构得出结论。
 
那么国际癌症研究机构的草甘膦结论错了吗?这个问题先不急得出简单结论。首先,在众多权威的专业机构里,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机构、美国食药监、美国环保署、欧洲食品安全局、欧洲化学品管理局、德国风险评估研究所、中国的农业农村部农药检定所均认为草甘膦安全性不必担心,只有位于法国的国际癌症研究机构根据别人的几项调查研究认为使用草甘膦增加了非霍奇金淋巴癌的发病率,这种研究不那么可靠。
 
其次,就算国际癌症研究机构的草甘膦可能致癌结论成立,也需要考虑暴露风险的高低。打个比方,烧煤、烧柴虽然可能致癌,如果在寒冬没有其他取暖方式,我们宁可承担可能致癌的风险,也不能被马上冻死。虽然吃红肉也可能致癌,但是红肉给我们更好的营养以及补铁,加上美味的诱惑,我们就一样要承担风险,只要不是过多地吃红肉以至风险大增就行了。同理,草甘膦即使可能致癌,但草甘膦已经是目前的低毒除草剂,如果我们没有更好的替代除草剂,就一样要承担风险。当然,使用者需要采取科学防护措施。
 
我们有必要反思一下,为什么人类对草甘膦如此苛刻,会死磕一个低毒性的科技产品呢?
 
这里有风险交流的专业解释。人们对风险的认识是很感性的,与客观的风险事实出入很大。这是由于客观上的风险是由危害程度和暴露程度决定,而公众对风险的认识是由危害程度和媒体的曝光程度决定。
 
比如说,禽流感的危害很大,在高发季节和高发地很多人容易暴露,这就决定了其风险很大,然而如果媒体报道很少,大多数人就会认为周围环境禽流感风险很低。而草甘膦虽然危害并不大,然而媒体不断炒作,于是公众认为其风险很高。这也是加州12人的陪审团作出巨额赔偿判决的决定因素。
 
转基因食品遇到的麻烦也一样。科学共同体以及世界上所有的权威科学组织均认为转基因食品安全性不存在问题,至少和传统食品同样安全,然而有极少数偏颇不被科学共同体认可的研究被媒体不断炒作,对其不严谨的结论大肆报道,加上社交媒体不断造谣其致癌论,那么公众就会对此转基因问题极为敏感,也会认为其风险远远高于其客观风险。
 
我们必须认识到,人的感性认知很多时候是我们斗争的对象,科学发展至今,很多时候是在与其作斗争,否则,地球现在还是平的,太阳及其他恒星都如同月亮一样绕着地球转。
 
加州的草甘膦致癌判决倒是给了我们一个科学认识战胜感性认识的良机,看清事实及基本逻辑后,我们没有理由支持拜耳(孟山都)败诉,没有谁会接受世界末日的结局,就算是极端反对拜耳(孟山都)的人,看到这个推演也会有新的认识吧。
 
如果他还固执己见,就请他去灭太阳吧。如果他说躲在洞穴不见阳光行不行,我们还要送他一个理论:有没有听说过一种化合物H2O呢?这是一种能引发人体低钠血症的化合物,很多人已经死于H2O了,你千万要远离它。
 
这个寓言一言蔽之就是,草甘膦一案比灭霸的响指厉害多了,他能消灭所有人类,就看你支持科学,还是支持想当然。

【基因农业网独家稿件,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版权。】

来源:基因农业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