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玄昌:“王小语又造谣了”的背后

2018-10-19 | 作者: 方玄昌 | 标签: 王小语

提要:将一个造谣惯犯选为“40年40人”并变本加厉地传播其谣言,《黑龙江日报》显然别有用心。


“近年来,中国顶级科学、医学、军事医学研究机构都已经给出了转基因大豆不安全的结论,所以应该加以重视。”

如此惊天之语出现在10月10日刊出的《黑龙江日报》上。假如这句话引自某研究人员之口,我一定会认真看看其证据,追问究竟是哪几家“研究机构”给出的结论。但很可惜,它出自造谣惯犯、原黑龙江省大豆协会副秘书长王小语之口,则“证据”之类不问也罢。此公五年前曾经信口雌黄,说“中国癌症发病率的上升可能与转基因大豆油消费有极大相关性”,这一谣言尽管被彻底批驳、揭露,却依然被职业反转人士们当作宝贝一再传播(详见《方舟子:全面驳斥郎咸平、石述思散布的转基因谣言与谎言》《造谣无助于中国大豆种植业》)。

可笑的是,这位王小语居然入选了《黑龙江日报》为庆祝改开四十周年评选出的“40年40人”。他凭借什么而入选?难道凭的是造谣的本领?

这篇文章给王小语的定位是“非转基因大豆的坚守者”,我们且来看看他是如何“坚守”的。

文章开头说,近年来“黑龙江大豆相关产业连连受挫,步入低谷期”。看来作为黑龙江省大豆协会副秘书长的王小语,在其本职工作上并未取得显赫的成绩,至少未能挽救本省大豆产业的衰退。并且王小语还说,“今年全省大豆生产者补贴标准每亩200元以上,比玉米生产者补贴高出100元以上。国家落实耕地轮作试点面积1350万亩,毎亩补贴标准150元。”也就是说,国家对于非转基因大豆的“照顾”可谓仁至义尽。在如此良好的政策条件下,非转基因大豆产业依然未能“坚守”住,我们从中无论如何看不出大豆协会有何丰功伟绩,王小语自己暴露了不是凭本职工作入选“40年40人”。

认真看这篇专访文章的内容,我们会发现,文章的主旨就是借王小语之口诋毁转基因大豆(标题《王小语 非转基因大豆的坚守者》也暗示了这一点)。也就是说,王小语还真是凭借造谣造出了影响而入选“40年40人”。

王小语的低级谣言早被批驳得体无完肤,作为媒体同行,我不相信《黑龙江日报》的采编人员对此一无所知,然则还让这样一位人物入选“40年40人”,让我不得不怀疑黑龙江日报社是别有用心。

我们再继续看看这篇访谈文章的一些具体内容。

文章引用王小语的话,把当地非转基因大豆竞争力弱的原因归结为“黑龙江粮食外销受到铁路和公路运输制约,费用居高不下。而进口大豆从海运每船六万吨集中到港,省去相当收购成本。”他大概是认为美国、巴西、阿根廷等国家的大豆都是在海上或者海岸线生产的,无需国内运输过程。记者采用如此弱智言论,不是自己脑子进了地沟油,就是把读者都当成脑残。

“我省大豆行业历经风雨,一粒小小的豆子牵系着国人对转基因食品敏感的神经,全社会的目光都锁定在我省这片生产非转基因大豆的净土上。”这可不是王小语说的,而是记者自己的表述。我不知道这位记者把生产非转基因大豆的土地定为“净土”的标准是什么,更不知道全社会的目光什么时候锁定在了这片“净土”。如果按照生产方式对于土地的影响看,由于抗虫大豆能减少农药使用、抗除草剂大豆能减少水土流失及大气污染,则种植转基因大豆的土地更有资格被称为“净土”。至于全社会的目光,我想对于中国每年进口转基因大豆数量的关注,恐怕会有更多关注吧。

“王小语说,黑龙江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次会议通过了新修订的《黑龙江省食品安全条例》。根据《条例》,本省行政区域内依法禁止种植转基因玉米、水稻、大豆等粮食作物,禁止非法生产、经营和为种植者提供转基因粮食作物种子,禁止非法生产、加工、销售、进境转基因或者含有转基因成分的食用农产品。”这可就比较严重了,分明是借王小语之口,用违背上位法的地方条例来公然对抗中央政策及法律。中国没有哪一条法律禁止种植任何一种转基因作物,只是目前除木瓜、棉花等少数几种转基因作物外,其他多种转基因作物尚未取得种植许可而已。“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要推进转基因玉米、大豆产业化,黑龙江政府没有任何权力阻止农民种植国家允许推广的转基因作物品种。

实际上,之前黑龙江方面曾经在舆论压力下对这一荒唐条例做出“另类”解读。《黑龙江日报》旧话重提,意欲何为?

《黑龙江日报》的这篇文章刊出后,我熟悉的一些与转基因技术或政策相关的研究人员及科普人士都愤怒于“王小语又造谣了”,也有人认为《黑龙江日报》有“妄议中央”之嫌。但在我看来,《黑龙江日报》此举是在地方保护主义作祟之下,以谣言为武器,肆意抹黑先进生产力,公然否定国务院“十三五”规划,悍然对抗中央决策。

【基因农业网独家稿件,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版权。】

来源:基因农业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