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甘膦致癌案:拜耳为何这么冷静

2018-10-25 | 作者: 基因农业网 | 标签: 拜耳

“过去几十年拜耳在美国打过大量此类官司,拜耳发展了一套行之有效的战略。”

基因农业网报道,据新华社,美国加利福尼亚州高等法院法官苏珊娜·博拉诺斯22日裁定,支持陪审团先前对农用化学品巨头孟山都公司除草剂产品“致癌”诉讼的裁决,同时建议把对德韦恩·约翰逊的赔偿金额从近3亿美元减至7800万美元。

法官出尔反尔了。博拉诺斯一开始宣称要推翻陪审团裁决,砍掉所有赔偿金,因为原告约翰逊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孟山都公司恶意隐瞒产品信息。至少5名陪审员随即致信博拉诺斯,敦促她支持陪审团裁决。然而博拉诺斯在22日的裁决中说陪审团裁决有理有据。

拜耳公司(孟山都公司)一直否认约翰逊的指控,22日该公司发表声明,称法官决定削减赔偿金是“朝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但拜耳将提起上诉,理由是“原告呈示的证据不支持判决”。

人们惊奇地发现,这次拜耳高管们表现冷静。拜耳见识过更糟糕的场面。

作为制药巨头,产品缺陷责任的案例是制药业经常遇到的。此前制药巨头们都希望速战速决,都不愿意将案件交到不可预测的陪审团手上。过去几十年拜耳在美国打过大量此类官司,涉及被控其药物和医疗设备导致病人情况恶化或死亡。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拜耳发展了一套行之有效的战略:当谈判更有效时,该公司会寻求谈判,但当其相信自己能够胜诉,它将予以回击并推动案件上庭,并不惜花上好几年时间。

本世纪初,拜耳旗下降胆固醇药物Baycol涉入诉讼,拜耳制定了一个双管齐下的法律策略。对出现肌肉坏死或因为使用Baycol而死亡这类有依据的案例,公司与原告达成和解,但对于依据较弱的索赔案例,公司选择诉讼到底。结果是,拜耳以11.6亿美元的成本摆平了14000个索赔诉求中的3100个,且不附加其他责任,其余诉求要么主动撤诉,要么被法院驳回。此前,分析师估计拜耳会付出高达100亿美元的成本。

有着155年历史的拜耳还面临着约2.43万名原告的法律诉讼,他们认为拜耳热销的抗凝血药Xarelto会导致严重出血甚至死亡,而永久性体内避孕产品Essure也有1.7万起索赔官司尚未了结。该公司还面临着长期避孕工具Mirena招致的2,700起索赔官司。拜耳否认负有责任,正在奋力打官司。



这样看来,收购孟山都带来的8700名针对草甘膦索赔貌似是信手拈来就能解决的。并非如此。

一方面,草甘膦是仍在销售的产品,且被数百万家庭使用,这就意味着潜在的原告数量不容易评估;另一方面,草甘膦不同于处方药,处方药是可以承受一定副作用的,而作为日常用品,如果草甘膦有什么副作用的话,恐怕难以让用户想起其收益,毕竟草甘膦只是用于除草而已。

拜耳称将同这些诉讼抗争到底,它不能也不会完全寄希望于个案解决,一旦开了先例,更多的诉讼将随之而来。如果拜耳与约翰逊和解,那么考虑到后面有8700个诉求队列,尽早平息草甘膦致癌案的难度可想而知。按照惯例,在面对大规模诉讼的时候,这些大公司更可能的做法是,立场更加强硬,力图将案件上诉到联邦法院,因为后者会更加重视科学依据。

拜耳的发言人称,尽管每宗案件都是独特的,但一种产品的科学和监管记录能起到很大作用。拜耳认为,草甘膦的产品属于此类产品中被研究最多的产品,有数十年的研究资料证明,只要按照说明书使用,它就是安全的,且草甘膦不会致癌。这给了拜耳足够的信心。

参考
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bayer-glyphosate-lawsuit/us-judge-affirms-monsanto-weed-killer-verdict-slashes-damages-idUSKCN1MX011

https://www.wsj.com/articles/the-dont-fold-strategy-behind-bayers-posture-on-roundup-1540314987?ns=prod/accounts-wsj

https://global.handelsblatt.com/companies/bayer-feels-pain-monsanto-takeover-us-roundup-ruling-974949

【基因农业网独家稿件,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版权。】

来源:基因农业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