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转基因科普是有风险的

2018-12-07 | 作者: 方舟子 | 标签: 转基因科普

见到大家感到很亲切。我现在大部分时间在国外,所以网上就经常看到有人说:你敢不敢回国?你不敢回国,回国就会被抓起来。在微信上时不时可以看到有人传“国家彻查方舟子”。前几天还有人转给我一篇,题目就叫《方舟子完了》。但是,我每年还是至少要回来一次,就为了我们这个新语丝的颁奖。现在回来了,可以证明回来还是不会被抓起来的。但是请大家还是等过一段时间再发我回来的消息,这不是怕国安和公安来抓我,而是担心人身安全的威胁。特别是像崔永元的那些粉丝,现在特别的狂热;而且崔永元已经对我下了追杀令,说“方舟子必须得死”,说我手上“至少有100条人命”,所以必须死。所以,我就要提防一下那些特别狂热的崔卫兵,崔卫兵知道我回来以后,说不定就要对我怎么样。

接下来介绍一下新语丝科学精神奖的情况,可能有一些人还不太了解。

新语丝网站是我在1994年创建的,历史可能比在场有的人年纪都大。那是我还在留学的时候创办的网站,主要是作为留学生交流用的。当时以文学为主,发表的主要都是文学、历史方面的文章;也做一些科普,但在那个时候科普还不是主要的。一直等到六年以后,到2000年的时候——我当时主要时间在美国——通过互联网可以及时了解到国内的信息。没有互联网的时候,是很难知道国内的情况的。当时了解国内情况就是通过一份报纸——人民日报海外版,上面看到的都是好消息,看不到什么负面的新闻。但是,等国内有了互联网以后就不一样了,才发现国内造假的那么多,伪科学那么猖獗。所以,我们才慢慢地把新语丝网站从一个文学网站变成了一个揭露伪科学、揭露学术造假、做科普的网站,这是从2000年开始转型的。后来,文学方面反而变成了比较次要的东西,只是每个月还出一期文学月刊,每年还办一次网络文学奖,已经办了十几届了。后来改成隔年一次:一届网络文学奖,一届网络科普奖。

办了十几年奖后,到了2013年,瑞士有一家学术期刊的出版公司来找我,说希望能够赞助新语丝搞另外一个奖。网络文学奖和网络科普奖都是奖励作品的,他们想赞助一个奖来奖励个人,每年奖一个人,奖给什么样的人由新语丝来决定。我说那就奖一个在科普方面做得比较好的,他们愿意每年出1万美元作为奖金赞助新语丝。

2013年就颁发了第一届新语丝科学精神奖。第一届的得主是大家很熟悉的何祚庥院士,表彰他长期以来在揭露伪科学、反对特异功能方面做出的贡献。

第二届奖给北大的饶毅教授,是因为那个时候他在科普转基因。当时是2014年,崔永元已经闹得很凶了,而科学界敢于站出来直接反击崔永元的不多,饶毅是其中一个,所以我们就把这个奖颁给饶毅了。不料颁奖后引起了一些麻烦:崔永元的粉丝太多了,开始攻击这个奖,去抹黑瑞士那家学术出版公司和它的出版人。其实很多都是谣言。但各种各样的谣言一出来,那家公司就有点顶不住了。2015年第三届的时候,他们就不想再赞助了。这时就有另外的人把这个赞助给接过去了,但是提了一个条件,就是不要透露他是谁。我觉得很可悲,本来是奖励具有科学精神的人的,但是却要冒风险。所以我一直说在中国做科普是有风险的,不仅有人身攻击的风险,还有人身威胁的风险,甚至有生命的风险。所以从第三届开始就换了另外一个赞助人,但是他要求保密,我们就不说赞助者是谁了。

第三届发给了黄大昉老师,也是表彰他科普转基因的。那段时间刚好是崔永元传播转基因的谣言、反转基因最凶的。

第四届给了纪小龙大夫。他今天刚好到外地去了,不然他也会来。大家也比较熟悉他,主要是奖励他在批评中医、做医学科普方面的贡献。

再接下去就是去年的获奖者申振钰老师。她跟何祚庥先生一样,主要是在揭露伪科学、揭露特异功能方面做出了贡献。

这一届我们决定奖给王大元先生。王老师以前也是做科研的。他是中国水稻研究所生物工程系的第一任系主任。他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就已经在做植物的生物工程了,可以说是我国农业界、生物技术界的老前辈。那时候还没有转基因呢,还在细胞水平上弄来弄去的,他就已经在研究怎么样通过生物工程的方法改良水稻。当时他还从洛克菲勒基金会拿了一笔钱,每年20万美元,这在八十年代初的时候是很大一笔钱。他是中国第一个会找国外要一大笔科研经费的人,这很难的。他跟我说过当时怎么去要钱:他当时在美国做访问学者,看到了菲律宾国际水稻研究所找洛克菲勒基金会要钱的资金申请报告,就复印下来,拿到国内来改一改就去向洛克菲勒基金会申请了。当时国内的人都不知道怎么申请,格式都不知道的。王老师后来转行去搞药物研发,就不再做农业育种、生物工程这一块了。本来是研究植物的,后来变成研究人了,研究新药了。

我们这个奖不是奖励他在科学方面的贡献,奖的是科普方面、帮助公众理解科学方面的贡献。王老师退休以后,最近这几年主要的就是在做转基因方面的科普。转基因方面的科普我也做了很多,写了很多文章,但是跟王老师比起来,篇数可能还不如王老师。我查了一下,光是在基因农业网上面,他就发表过80多篇转基因方面的文章。我的文章总数可能比王老师要多,但是因为我涉及的面非常广,转基因方面的文章没有王老师多。他在转基因科普的工作量、花的精力可能比我还大。

回头来看,新语丝奖到现在总共六届,第二届奖给饶毅是关于转基因方面的,第三届奖给黄老师也是因为做转基因方面的科普,现在给王老师也是因为他在做转基因方面的科普。所以我们现在颁发了六届,有一半是发给转基因科普。我们这个奖还会一直往下颁发。我想,以后还是很有可能再颁发给转基因科普做得比较好的,也许比较年轻一点的。因为在目前,科普转基因是中国科普工作的一个很重要的方面。

科普可以有很多很多的领域,但是在现在很重要的一个方面就是转基因的科普,这在中国目前来说尤其显得迫切,而且是一个长期的任务。在其他的国家很难见到转基因像在中国这样被妖魔化得这么厉害,而且不是短时间内能够改变的。转基因的问题本来是一个科学技术的问题,在中国却变成了一个社会问题,甚至变成了一个政治问题。牵涉到社会的问题、政治的问题,那就不是短时间内能够改变的。如果只是单纯的科学问题、技术问题,那么科技界说了算;但涉及到社会问题、政治问题,那就不是科技界说了算的。科学家们说转基因食品是安全的,可以吃,但是政府部门不让你上市,不让你吃,那就没办法了。

这是一个长期的工作,而且还会越来越严峻。崔永元最近因为跟冯小刚、范冰冰掐架,涉及到明星的偷税漏税问题。这本来就像碰瓷的碰上了一个醉驾的,随便抓一个明星都有可能挖出偷税漏税来,却一下子成了崔永元的功劳了,变得形象特别高大。跟前几年相比,他的粉丝就增加了很多,他一下子成了什么“中国的良心”、“民族英雄”、“中国的脊梁”。形象变得高大以后,他继续把矛头对准转基因。他其实针对娱乐圈也就那么一段短时间,就捅了一下,可能自己觉得也许牵扯到的利益太多,所以马上又回头,主要还是在骂转基因、骂我。这个时候,因为他已经获得了一定的道德光环,站在了道德的高度,信他的人多了很多,他又时不时地做出很悲壮的样子。前几天我看到他发了一条,说现在是“最后的斗争”,转基因主粮明年就要批了,所以要做最后的斗争,把他的粉丝都煽动起来。其实我觉得它有点耸人听闻了。我不相信转基因主粮——他主要指张启发的转基因水稻——有可能在短期内会批的,这个不太可能的。按照农业部制定的“三步走”,转基因主粮是最后一步,都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崔永元故意说这种话,把粉丝的情绪调动起来。如果真正到了最后的斗争阶段倒是好办了,因为如果真正发生了最后的斗争,胜利肯定是属于我们的。但是我没有那么乐观,现在本没有到最后斗争的阶段。而且,做科普工作也不存在一个最后斗争的阶段。这不是两军对垒跟打仗一样,哪方打赢了这件事就一了百了的,没有那么简单的事。

做科普是一个长期的工作,是要逐渐地改变人们的看法,要扭转舆论的。现在转基因已经被妖魔化得特别厉害了,要把这个扭转过来是很难的,而且是要把各界人士的看法都给扭转过来:官员、记者、各界名人,这些人很难改变。人只要有了一定的名气,有了一定的地位,他的思维方式基本上是固定的,他的看法也基本上是固定的。你想去转变他,他还觉得很丢面子,一般是不会转的。所以需要一代人的时间。等这批人过去了,没有权力和影响力了,换一代人上来也许就好了。所以我们做了很多工作,实际上是在为下一代人干活,替他们铺路。既然这是一个长期的工作,那么就需要有一个长期的思想准备,就需要有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刚才王老师跟我说,他这一代已经过去了,要指望下一代了。我说,那我们颁发的这个奖就相当于终身成就奖了。其实,我觉得像王老师他们这一代人还没过去,只是退休了。退休了以后,更有时间做科普。退休就有这些好处:第一,时间多了;第二,你做科普,别人就很难说你是个既得利益者。如果你还在做科研,特别是搞农业研究,搞生物技术研究,就说你是因为自己办了什么公司,想来推广转基因、想要赚钱。王老师你根本就没有公司,对吧?所以你做转基因的科普,崔永元还不好骂你是为了推广转基因赚钱。当然,他只能造谣,可能说你拿孟山都的钱。可是他说过,我已经拿了孟山都一个亿了,应该不会再给你一个亿,孟山都没有那么多钱。所以退休了做科普,是有优势的。

当然了,我刚才说了,做科普是有风险的,包括遭受人身攻击的危险,所以我们现在颁发这个奖给你,实际上也是给了你一定的压力的。崔永元以前就时不时地骂过你,以后可能就会把你当成一个主要的敌人。黄大昉老师获奖以后就成了崔永元的一个目标,他提到黄老师的时候,前面会加一个定语,叫做“得过骗子方肘子颁奖”的黄大昉。以后再提到王老师的时候,肯定也会加上一个定语,“得过骗子方肘子颁奖”的王大元。王老师有这个心理准备吧?有?好,就把这个奖颁给你!

2018.12.1.

【基因农业网转载,如有不妥,请原发平台联系agrogene@caas.cn,我们将进行删除处理。】

来源:方舟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