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质疑转基因----给崔永元等反转人士的建议

2014-07-11 | 作者: 龙哥 | 标签: 如何质疑转基因

转基因产品的安全性一直是社会关注的热点,相当一部分普通民众对转基因食品是否安全心存疑虑,更有一些媒体、名人经常发表个人观点,质疑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虽然主流科学界对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早有定论,不存在学术层面的分歧。但科学结论却很难投射到社会舆论层面,这一方面是由于反对转基因的人士大多不看或看不懂学术文献,一方面也说明转基因的科普工作还有相当的欠缺。

每个人都有质疑的权利,但不是每个人都掌握质疑的理由。转基因技术既然是一个科学问题,就必然要在科学的范畴内质疑,哲学、政治、经济、民族情感等领域的质疑属于科学之外的领域,不在本文讨论的范围内。崔永元等反转基因人士完全有权利质疑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但不能偏离科学本身,更不能造谣传谣。以事实为依据,以科学为准则的质疑才是有效的。只不过需要做很多功课,这对非专业人员来说难度很大,但并非不能通过学习来提高自身的科学素养和知识储备。反转基因人士持续多年的所谓质疑之所以不能引起科学界的任何关注,其原因就在于他们的方式和方法既不属于科学,也没有事实做依据。

反转基因人士的质疑应该落实到具体的问题上来,笼统地说一个事物好或不好是不合逻辑的。对含马兜铃酸草药的质疑以及最终在大部分国家被禁止使用是个典型的案例,这一质疑最终被广泛认可就是基于事实和证据的结果。1993年,比利时有一百名左右妇女相继出现肾病,包括严重的肾衰竭和尿毒症,部分患者不得不换肾或终生透析。经调查,这些妇女均服用过一位中医的减肥药方。随后,医学界开展了充分和细致的研究,终于发现中医减肥药方中的中药材广防己是罪魁祸首。进一步的研究和实验证明,广防己中含有的马兜铃酸能引起急性肾小管上皮细胞坏死,并进而发生肾间质纤维化,导致肾衰竭。这些证据包括流行病学调查、动物试验、病理切片等,其中试验数据和结果是可重复的。全球各地有很多医疗机构均验证出同样的结论,包括国内的协和医院和中日友好医院。在确凿无疑的证据下,各国政府纷纷禁止使用含马兜铃酸的草药,世界卫生组织也发出了警告。2003年,中国政府不得不禁止了关木通、广防己、青木香这三种具有悠久历史但含有马兜铃酸的中药材。虽然在全球范围内只有中国还允许使用其他数十种含马兜铃酸的药材和数百种中成药,但此举仍然成功地避免了更多患者遭受马兜铃酸的毒害。

对马兜铃酸的质疑是非常有效和成功的,因为科学家们以科学的方式提供了确凿的事实和证据,并接受任何人的反驳和验证。这一质疑的核心是锁定了马兜铃酸这一纯天然剧毒物质,同时也无可辩驳地证明了马兜铃酸造成的损害。崔永元等反转基因人士对转基因产品的质疑也应该遵循同样的规范,提供充分的事实和证据,泛泛和空洞的质疑是没有意义的。本文仅就转基因食品安全性评价中新表达蛋白质的致敏性做简单介绍,希望能给反转基因人士在方法和思维模式方面提供一点参考。

资料显示,有1%~3%的成年人以及5%~8%的儿童对一种或多种食物过敏。无论是所谓的纯天然食品、有数千年食用历史的传统食品以及新资源食品(包括转基因食品),都可能引发基于人体细胞免疫机制的过敏。国际食品法典委员会认定了8种主要的致敏性食品,包括花生、大豆、奶、蛋、鱼、贝类、谷类、树果,这8种食品导致的过敏反应占全部食品过敏的90%以上,而且致敏原均为蛋白质。此外还有160多种食物可能引起过敏。事实表明,没有绝对安全的食品,所谓的纯天然也不意味着安全。

对于转基因食品,其外源基因所编码的新表达蛋白质的致敏性一直受到高度的关注,并由相关国际权威机构组织专家制定了相应的致敏性评价方法。食物致敏性的问题早就是科学界和权威机构关注的,绝非是非专业人士首先提出来的。在全球范围内,基本不可能有非专业人士给科学界提供有价值的参考意见。这是没办法的事,因为科学研究的门槛比较高,需要足够的专业知识和研究条件。所有不按科学规范进行的研究或提出的建议都不能取得任何效果,只是提供了一些笑料。

经FAO(联合国粮农组织)及WHO(世界卫生组织)相关专家多次修改和完善,目前食品致敏性评价方法主要包括氨基酸序列相似性比较、特异IgE抗体结合试验、定向筛选血清试验、模拟胃肠液消化试验、动物模型试验等。这是目前主流的综合性方法,当然不能说这就是绝对可靠的、万无一失的方法,这只是目前最可靠的方法。随着科学研究的进一步深入,这套方法也会得到不断完善和修改。反转基因人士可以针对性地提出建议,比如需要增加什么项目,或者指出哪个项目不科学。当然,这些建议都需要事实依据和科学解释。

此外,还可以更具体地质疑细节问题,比如氨基酸序列同源性和相似程度的比较。氨基酸是组成蛋白质的基本单位,国际上的专业数据库都收录了目前已知的致敏蛋白质的氨基酸序列,国内也有北京大学生命科学中心建立的食物致敏原数据库。通过比对氨基酸序列的同源性能够有效地对新表达蛋白质的致敏性做出理论预测,这是新兴学科——生物信息学中的一个重要部分。FAO/WHO生物技术食品致敏性联合专家咨询会议推荐的步骤为:一、从数据库中查询所有致敏原的氨基酸序列作为数据库1;二、将新表达蛋白质的一组9个氨基酸长度的序列作为数据库2;三、比较数据库1和数据库2,如果二者含有相同氨基酸的数量大于等于35%,或含有6个连续相同的氨基酸,就可以认为新表达蛋白质和已知致敏原有相似序列。这样的蛋白质要引起高度重视。

崔永元等反转基因人士可以去发现新的蛋白致敏原,并测定其氨基酸序列补充到数据库中。如果不能亲自做实验,也可以学会检索并读懂学术文献,引用他人的研究成果也是可以的。只不过,这些专业期刊和论文都在权威机构的高度关注中,非专业人士参与的意义不大,提供有价值参考意见的概率几乎为零。

评价蛋白质致敏性的进一步方法还包括特异IgE抗体结合试验、定向筛选血清试验、模拟胃肠液消化试验、动物模型试验等。其中动物模型试验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手段,因为以人作为试验对象会涉及道德和伦理问题,而科学研究是必须尊重人性和生命的。反转基因人士经常说动物不能代替人,这是因为他们不懂得其中的道理,虽然没有完美的动物模型,但以动物代替人作为试验对象是目前可行和有效的方法,是得到学术界公认的。事实也证明,小鼠试验可以得到某种蛋白质是否具有致敏性的极具参考性的意见。

针对转基因食品的致敏性评价体系,崔永元等反转基因人士可以有理有据地提出质疑,比如试验项目是否合理?检测指标是否有效?评价步骤是否科学?当然,这些质疑需要充分的科学原理和坚实的实验数据作支撑。不能深入到具体问题或者只是传播谣言不属于有效质疑,科学家和权威机构不会对此做出学术层面的回应。在转基因作物的研究中,曾经有过成功避免产生致敏性蛋白质的例子。将巴西坚果中的2S清蛋白基因转入大豆后,发现了致敏蛋白质,该转基因大豆的研发随即被终止。只不过这样的安全性保障只能来自学术界内部,不可能是来自非专业的反转基因组织或人士。

虽然目前的科学方法还不能避免每个人发生食物过敏,但已经最大限度地保证了食品的安全性。反转基因人士其实应该关心的是如何改进食物致敏性评价体系。这些方面要做的工作还有很多,无数科学家为此付出了大量的心血。如果反转基因人士能够更有效率地获得研究成果,也是造福人类的大好事。如果只是空喊转基因食物会导致过敏,而又拿不出证据,那只能视为胡言乱语。

除了致敏性以外,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评价还包括许多毒理学内容,如热稳定性试验、消化稳定性试验、急性经口毒性试验、免疫毒性检测、毒代动力学、遗传毒性、亚慢性毒性、慢性毒性/致癌性、生殖发育毒性等。具体方法各不相同,但基本原则都是一致的。对转基因食品安全性的评价体系是目前国际公认的最严格、最完善的,反转基因人士可以指出还缺乏哪些项目并提供充分的理由和事实依据。如果有哪位反转基因人士能使目前的食品安全性评价体系更加完善,也是一项值得赞许的成就。无论是否为专业人士,都有权利提出质疑,但质疑的理由是否成立则是另外一个问题。目前在全球范围内还没有反转基因组织或人士提出过真实有效的质疑,如果崔永元能够担当起这个重任,完善食品安全性的评价体系,全人类都将为此获益。如果不能提出任何具体问题却又全面反对转基因,就违背了基本的逻辑。

建议崔永元等反转基因人士学习如何引用科学论据。对于科学成果的发布,全世界的学术界都遵循着同样的规范。即以学术论文的形式发表在专业期刊上,并接受同行的评议。只有当同行重复验证后,研究成果才可以被视为真实的,才可以被学术界接受。在大众媒体上发表的则不代表学术真实性,无论是央视还是人民日报。上世纪60年代,人民日报不顾学术界的反对,贸然用大幅版面发表了朝鲜金凤汉发现人体经络的论文。事实上金凤汉是个学术骗子,这件事让人民日报和国家丢尽了脸。在转基因问题的讨论中,双方都应该引用学术界公认并接受的观点,包括学术论文、权威机构结论性意见等。大众媒体以及网络上的言论不能作为科学依据,不明白这个道理必然会走向传谣的死路。作为名人,传谣是非常有损个人声誉的事,希望崔永元慎重。因为不明白什么是科学和事实而无意中传谣的媒体人很多,被指出后应当迅速澄清并道歉,这是最起码的修养和责任。

我不认为崔永元是居心叵测的反转基因人士,他只是因为知识的欠缺惧怕转基因。我赞同尊重每个人的基本权利,崔永元有权利不吃转基因食品。但作为有一定影响力的名人,不懂就乱说、甚至传谣导致社会恐慌是不应该得到尊重的。你可以不吃,但你不可以乱说。出于尊重每个人权利的考虑,给崔永元等反转基因人士提供一些躲避转基因产品的建议。首先不要去美国,美国市场上有数千个品种的转基因食品,而且不做标识,害怕转基因食品的人去了美国有被饿死的风险。在国内,不要吃番木瓜(即俗称的木瓜),不要买大豆油和任何豆制品;不要在自家以外的任何地方吃饭,因为很多地方都用转基因大豆油做饭;不要吃任何肉、蛋、奶,因为这些动物饲料中都有来自转基因大豆的豆粕;转基因棉花就没办法了,总不能不穿衣服吧,已经很难找到非转基因的棉花了。目前只能做到这些,以后想躲避转基因食品几乎是不可能的。

可以预见,现在出生的孩子一生都会吃转基因食品。等他们长大后,也许会觉得反转基因人士是多么的可笑和愚昧。中华民族屡屡不能跟上现代文明的脚步,很大原因就是这些迂腐势力的阻挠。虽然一代代的愚昧人士都会遭到后辈的耻笑和鄙视,但这样的人依然层出不穷,这是我们这个民族无法摆脱的悲哀。

综上,任何人都有权利质疑转基因,但要提供事实和证据。就如在法庭上原告与被告双方的辩论,始终要在法律规范内提供真实有效的证据并符合逻辑。高喊被告有罪是无效的,提供虚假证据还要承担法律责任。在舆论层面上的转基因之争也应当遵守一定的规范,双方都应该出示确凿的事实和真实的证据。作为反转基因一方,首先不应空喊口号,要用具体的证据支撑自己的观点。其次不能造谣传谣,要充分核实后才能提出。此外,科学问题的争论只能引用公认的科学结论,诸如旅行社人士和农民企业家的个人观点不属于科学依据。

崔永元无疑是名人,但科学观点的正确与否不取决于发布者的身份和名气,事实真相始终是科学问题的硬标准,在这个标准下,任何个人影响力都会被清零。这正是科学的基本属性之一,也正是这个原因,科学才成为人类最靠谱的认知方式。支持崔永元质疑转基因,但是很遗憾,崔永元还不懂得如何质疑科学问题。(作者龙哥为科普作者)

来源:基因农业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