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基因逻辑学

2014-05-08 | 作者: | 标签: 转基因逻辑学

作者梁科为南开大学数学科学学院教授

因不懂生物学,本人很少参与转基因的争论,这次由“转基因玉米现场体验会”引发的讨论闹得沸沸扬扬,我也凑个热闹,仅从逻辑角度说几句。

据我所知到目前为止,反转基因的论点大致可以分为四类:

其一,欧美国家禁止主食食用转基因;某某实验证明转基因有害等等。

其二,转基因不是自然产物,违背自然,很可能对人类、对环境有害;粮食基因都转了,吃了之后很可能人也会被转了基因;转基因不能留种,很可能影响生育等等。

其三,目前的证据能保证绝对安全吗?这一代安全,下一代,再下一代是否安全?

其四,有很多科学无法解释的事物,科学不是万能的,科学证明不了其不存在不能否认其存在,仅仅科学证据就能保证转基因安全吗?

以下试着对这四类论点做分析。

第一类属事实认定,这类问题本没有什么可争论的。现在网络如此发达,获取信息如此的方便,这些事实很容易搞清楚。只要不带偏见,稍稍具备一点点实事求是精神,不会在这类问题纠缠。不过有一点,再大的声音,也叫不醒装睡的人。

刚刚看了一段微博:

@思想聚焦 :【袁隆平:年轻人吃转基因食品两年不影响生育 那才安全】我愿吃转基因食品,来亲自做这个实验,但问题是我已没生育能力了,转基因对性能力和遗传性的影响是需要实验证明的,如果有年轻人自愿做实验,吃转基因食品在两年以上,不影响生育和下一代的健康,那才安全。——袁隆平

事实上,美国吃转基因16年了,按照这个所谓袁隆平设计的实验,美国应该可以可做一个经典的大样本长时间的实验,到现在应该有了明确的结论,所以,这也应该归为事实认定。希望有兴趣的专业人士提供有关数据。

第二类听起来貌似合理,这似乎是人类惧怕未知的一种本能反应(这也许是人类的一种保护机制?)。然而,人类走到今天,人类这个物种不断的繁衍壮大,其根本原因就是人类在不断地干预自然。就农作物而言,从人类进入农业社会那天起,为了生存,人类就介入了农作物基因的转变,就开始了“转基因”,以获得具有优良基因的品种。与现代转基因技术不同的是,包括杂交技术在内的传统育种技术,都有一定的盲目性,有运气的成分。传统育种技术,在某种意义上是,进行一系列的人为干扰,转变作物的基因,靠偶然的机遇,靠运气获取具有优良“基因”的农作物品种。

进入农业社会,人类就告别了纯天然。有的只是商家的噱头,某些吃饱了撑着之后的虚幻情怀。

第三类,现在没有,将来也不会有任何办法,任何人可以证明某种事物绝对安全,喝水多了还会死人。请稍稍具有一点逻辑思维能力的反转人士静心思考,只要在论证过程中,改变一个名词,即把转基因作物改成任何一种传统作物,这种论据同样可以质疑传统农作物的安全性(杂交水稻一般也不可以留种)。更何况转基因作物上市都必须经过传统育种作物所没有经过的安全性检测,所以,只要有证据证明转基因作物的安全性 “与传统作物安全性等同”就可以,也应该认为转基因是安全的。

第四类不仅仅是怀疑转基因,而是不相信科学。科学确实不是万能的,但是人类发展的历史证明了,科学方法是目前人类掌握的认识自然唯一的可靠方法。受过一定逻辑训练的人,都会理解:证明一个事物不存在往往是很困难的,有些时候是不可能的。只要愿意,每个人都可以凭空想象出许许多多事物,任何人,任何办法都不能证明其不存在。如果一味的纠缠这些无穷多种事物不存在的证明,是没有任何意义的。正确的科学方法是:谁主张,谁举证。即:提出事物存在的一方有责任给出存在的证据。

科学界断言“没有发现批准上市转基因食品对人体和环境有害的证据”,有些人会质疑,没有发现不等有没有。这句话只是科学界严谨的论述,事实上这句话的含义是:科学家做过大量实验,实验表明这些作物是安全的,并且没有发现任何有害性。

刚刚在微博上看到@凤凰周刊 的一句评论:“一般说来,人做判断的时候有两种机制:一种是“科学家机制”,先有证据再下结论;一种是“律师机制”,先有了结论再去找证据。”

就理性而言,每个人都会认可这里所谓的“科学家机制”,这也是正确认识事物的方法。而这里所谓的“律师机制”我想应该是律师的职业操守而养成的习惯。在现实中人们对于熟悉的日常事务会按照“科学家机制”进行思考与处理。然而,现实中很多人面对自己不熟悉而又关心的问题,往往会不自觉地采用“律师机制”。

科学高度发展的今天,人类分工越来越细,知识积累越来越多。所以无论其如何渊博,没有一个人能搞懂所有的事物。即使最优秀的科学家,也只能对其所研究的领域有深入的了解,对其它领域依然是外行,更何况我们这些普通人。因此,最保险的办法是,对不懂的领域,尊重该领域主流专家的共识。

科学的正确性不是由群众表决、社会舆论、人们的好恶决定的,更不是某些名人所能判断的。涉及到科学问题,谩骂,挑动民意,耍耍嘴皮子,玩点诙谐轻佻的小幽默绝不是理性的争论,在某种意义上这是对科学的亵渎,对民众的愚弄。

提笔之前,我做了一个理想的自我测试。假设我完全不了解转基因的现状,以及科学界有关的共识,更直接的说从没有看过@方舟子 的微博;再假设我没有受过足够的逻辑训练,如果某一天突然对转基因安全问题发生了兴趣,我会采取什么态度?我想更大的可能会是不很坚定的反转(之所以不很坚定,毕竟自认还有些许理性)。原因是,除了对中国食品安全现状没有信心之外,反转控们提出的论点易懂,而且符合你国人思维习惯。

然而,易懂不一定是事实,国人的思维习惯有太多的与现代科学不相容的成分。科学有时候是冷冰冰的,有些结论在一定阶段内不一定符合很多人的本能感受,必定会有很多人不愿意接受,甚至反对。然而科学是经得起历史考验的,科学的事实是不以人们的好恶而改变的。

科普,不仅仅是转基因的科普,在中国需要有不惧怕民意的勇气,需要有不怕挨骂的勇气。生物学家们,现在是需要你们拿出勇气的时候了,虽然任重道远!

来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