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医生的角度谈质疑转基因的资格问题

2013-09-18 | 作者: | 标签: 从医生的角度谈质疑转基因的资格问题

图intimated.com

近几日,传媒界名人崔永元和网络名人方舟子就转基因问题交上火了。双方的争执点之一是质疑转基因的资格问题,方舟子认为崔永元作为一个生物学的门外汉,没有资格质疑转基因技术,质疑只是作为他个人的一个权利。但同时既然是权利,那么同时也要准备接受被专业人士批评的准备,别人也有反对他质疑的权利。而崔永元和其支持者则认为自己完全有资格质疑转基因,不管自己是不是懂转基因技术,是不是生物学的外行。

这涉及到一个对专业问题发表观点的资格问题。转基因对我来说也不是专业,但我是一名临床医生,临床医学是我的专业。与转基因相比,大家对临床医学更熟悉一些,不管是小小感冒还是长了癌症需要做手术,都属于临床医生的工作范围。那么我就从一个临床医生的角度,举例谈一下质疑专业问题的资格问题。

大肠息肉是一种常见病。当前对大肠息肉最标准的治疗是:在结肠镜下发现息肉,通过结肠镜里的一个孔道插入一根圈套器。圈套器进入肠道后,顶端可以展开形成一个金属环,把息肉整个套在金属环里,圈套器在人体外的一端接在一个高频点设备上。把息肉根部圈紧之后,通电,同时助手收紧金属环,就把息肉切了下来。

在以前没有发明圈套器和专用高频电设备的时候,对于这样的息肉也要开刀切除。不仅要做麻醉,还要在肚子上划一个口子。更为尴尬的是,因为息肉长在肠腔里面,所以很可能切开了肚子却找不到息肉。所以,如今大部分大肠息肉不再开刀,而是选择结肠镜。不管是专做结肠镜的医生,还是被结肠镜抢了一部分工作的外科医生也都会推荐其为首选。这也是国内外权威机构和组织所认可的治疗策略。

即便如此,治疗方案的选择决定权还是在病人自己手里。如果就有一个倔强的人,不管怎么说就非要选开刀,做内镜的医生肯定不能给他强灌泻药,按到检查床上,把结肠镜插到他的肛门里。尽管如今他很可能找不到一个愿意做这类吃力不讨好的“小手术”的外科医生了。但是我们作为医生依然要尊重这种选择权利,哪怕被指着鼻子骂,说我们就是为了骗他钱——作为职业修养的要求,我们也不该和他对骂。除了和同事诉诉苦,我们也没必要公开谴责和批评他。

但是,如果这是一个名人,除了拒绝医生的建议,还借助自己的巨大影响力,在网络或传媒上大肆造谣这种技术,说它是医生和厂商唯利是图的产物,电切治疗会给人体造成潜在严重损害,会导致被治疗的人三代不育等等。任何一个专业人士都有权利和义务反驳这些谣言,反驳的第一条当然会是资格问题:这个名人不了解这项技术,不是专业人士,没有资格质疑,同时反驳其谣言的荒谬,反驳的理由就是国内外权威机构或组织的专业意见。

崔永元和方舟子关于转基因的争论,与我假设的这个例子本质完全相同。首先崔永元是一个名人,不是作为普通个体消费者;其次他不是生物专业,对转基因是外行;最后,崔永元质疑的,是一种被专业人士广泛认可的技术,其产品经过了严格的安全性验证,并且会带来切实好处。所以,崔永元这类言论,对于曾经作过多年分子遗传学研究、一直致力于转基因科普的方舟子来说,反驳崔永元不应该看作是他的义举,或者忍无可忍的冲动,而完全是他的本职工作——不反驳都对不起科普作家的称号。(作者搜狐@ lw56102)

来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