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云波:再谈转基因食品安全性

2013-09-18 | 作者: | 标签: 罗云波 再谈转基因食品安全性


关于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问题,单就我自己而言,无论各种媒介形态,还是各种表达形式,都已经说得太多太久了,其间,我也深刻感受到,耐心的说服和澄清,是可以争取许多对转基因问题因种种看似有道理的谣言而产生疑虑并渴望得到科学解答的人们。所以,再说几点。

反转者不断拿出来的、最有说服力的证据的就是塞拉利尼团队突破了90天试验期限,将转基因的试验周期延长到两年,并得出转基因致肿瘤的结论,而且居然还正式发表了。以此支持转基因食品短期吃就算没问题,但长期吃不安全性的错误说法。这种质疑颇有蛊惑力。事实上就在同一期杂志上,同时还发表了一篇我们研究团队的相关毒理学研究论文。随后杂志编辑部又特地邀请我们对塞拉利尼论文的谬误之处专门撰文说明,并发表在该杂志上。事实是法国、德国、意大利、比利时、丹麦和荷兰六个欧盟成员国的食品安全监管机构都得出了相同结论,否定塞拉利尼的研究结果。最后欧洲食品安全局还考虑了去年11月塞拉利尼的书面答复后,最后作出了塞拉利尼实验结果不能被其数据支持的最后结论。

从科学角度来说,转基因食品安全性的研究,研究毒理学的科学家,以及全球各层次的监管机构,都认为无论从分子生物学和毒理学角度,都没有必要进行超过90天的所谓长期毒理学实验。当然出于保护一些消费者的弱者心态,担心监管者和生产者沆瀣一气,担心科学家不能有独立精神,如果要作转基因产品的90天以上的安全性研究,仅只是起到安抚公众的心理安慰作用,但并非是遵循科学本身的理性和规范。

顺带说明,长期毒理学实验也并非没有科学家实施过,比如日本学者的大鼠转基因饲料饲喂实验,时间持续两年,严格按照OECD标准,每组有50只大鼠,大鼠鼠种采用的是致癌毒理学实验常用的F344 DuCrj型大鼠。严格实验设计下得出的实验结果和塞拉利尼是截然相反的。同时还有科学家进行了连续10代的鹌鹑转基因饲料饲喂试验,证实转基因玉米对动物的长期健康没有影响。可以检索出来大约有20篇左右长期转基因食品饲喂试验的文献,持续时间为90天到2年,但是无一例外,实验结果都不支持转基因食物长期食用会有害人体的假设。

当然,质疑者会继续说,动物长期食用某种食物的实验数据,只是在动物上没有统计学意义,套用到人类的长期食用上只能是借鉴而已,不能说明根本问题。至于人体实验,美国人当之无愧做了最大规模的“白鼠”。迄今为止,已经有10亿人以上吃了17年,根据美国农业部大豆研究专家马克•艾什的报告,可以得知美国转基因大豆产量占美国大豆总产量的93%。美国大豆大部分用于国内,预计2012年至2013年度国内消耗4720万吨,向国外出口3730万吨,约占总产量的45%。转基因食品在美国十面埋伏,消费者是别无选择地只能接受。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研究员亨利•米勒,在2011年的调查中发现,美国人过去10年总共消费了3万亿份转基因食品。纵观全球,没有发生过任何一例转基因食品导致的健康伤害。

转基因安全性强调的是实质等同原则,从逻辑上表述,就是对于某种具体的转基因食品,如果没有明显证据证明其有害,就可以认为其安全。对于科学来说,是没有必要且也不可能完全证明任何食品是完全安全的,因为所谓绝对安全的食品是不存在的。

在实质等同原则下证实了安全性的转基因食品,就可以放心食用了。如果一定还要质疑万一怎么办,那就是在纠缠小概率事件中不可自拔了。我可以负责任地说,批准上市的转基因食品的不安全概率,远远在万一以下,完全可以忽略不计。这才是理性的人的科学认知和选择。倘若还是有人一定要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疑罪从有,那么我费尽口舌,从动物到人体若干实验,也是无法帮助一个人,靠揪着自己的头发把自己从无端恐惧的泥潭里跳出来的,因为这不是科学说服的层面,这是心病,需要自我解脱。也就是说,倘若人弃科学如敝履,那么仅只在科学层面上讨论是无济于事的,需要在社会层面、心理层面去继续诊治疗救。

转基因食品会导致三代不育的说法,和致癌一样有杀伤力。至于文献是子虚乌有的。墨西哥人以玉米为主食,近20年来近水楼台先得月,不知吃了多少转基因玉米,但生育能力有目共睹。美国的转基因作物用作饲料,这是反转者也承认的事实,这么多年,美国的牛羊鸡猪生生不息,出口列国,未见动物遭遇生育危机。美国临近墨西哥的几个州也多吃玉米,并未显现生育能力下降。

对反转基因的人,他们坚持的错误观点虽然对国家战略、社会发展、人民生活和健康保障或将带来严重的后果,但怀着不杀不足以平民愤的仇恨我不支持,也是不能理解这种戾气的。转基因技术是双刃剑,其实技术是中性的,需要科学的使用,严格的管理,使造福于人类的积极方面不断完善。我说的转基因食品安全性,是针对经过严格审核批准上市的每一种转基因食品而言,辟谣也是针对具体说法而言。

不愿意我们这个国家,因为转基因食品的争论而产生尖锐的对立,敌意与仇恨不是发展和崛起积极的情感背景,当今社会需要化解矛盾而不是激化矛盾。我想对反转者们说,“修正主义”永远是正确的,学海无涯,科学代表了最高的人类理性,当然囿于时代和技术的局限,高度理性下所得出的理论也许不能尽善尽美,但是毋庸置疑,依旧代表了当下可实施的完美。我们大家都可以在科学方法的指引下,虚心向学,不断进步。(作者罗云波系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营养工程学院院长,来源《中国科学报》)

来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