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转基因悖论

2019-05-24 | 作者: Panda | 标签: 中国的转基因悖论

基因农业网(panda)编译:尽管在过去几年中几乎每年1月都能在中央政府下达的1号文件上看到“加快科技创新”“农业转基因作物”这类字眼,国家主席也公开表示要“占领转基因技术制高点”,但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国家级的新闻报刊却公开质疑转基因生物的安全性,对立派别之间也开始公开争吵。最疯狂的说法——转基因生物是西方世界通过控制中国食品供应和诱发癌症来削弱中国的阴谋——这类言论首次发表在官方媒体《环球时报》上。

在转基因作物问题上,政府给了人民以惊人的自由。社交媒体上充斥着捏造的假新闻,渲染着反对转基因的狂热情绪,人人都是谣言的传播者。

为了打击虚假信息并为转基因食品争取支持率,中央政府在2014年发起了一场媒体运动,但收效甚微。去年,一项全国性的调查发现,46.7%的受访者对转基因生物持负面看法,14%的人认为这是一种针对中国的生物恐怖主义。

中国政府发现自己处于一个罕见的境地:必须通过信任和辩论来说服公民。国家能否完成这项任务还有待观察,但很显然,中央政府已经把国家的未来押在了它的成功上。

过去的教训

中国有近14亿人口,粮食安全长期以来一直是中国领导人的首要任务。纵观整个国家的历史,饥荒预示着叛乱和不稳定,曾导致许多朝代的覆灭。为了避免类似的命运,中国花费数十亿美元研究开发能够提高产量、抵御干旱甚至可以在海水中生长的转基因作物。

这个国家用全球7%的可耕地养活了约占全球20%的人口,未来也必须如此。但近年来,气候变化引发的干旱和极端气候限制了农药和化肥的作用。所以在2014年的一次讲话中,习近平称,中国必须“大胆地研究和创新……占领转基因技术的制高点”。

两年后,为了加强国内转基因研究,国有化工企业中国化工(ChemChina)以430亿美元收购了瑞士农药巨头先正达(Syngenta),这是中国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海外收购。同年,也就是2016年,政府发布了《“十三五”国家科技创新规划》,称在“十三五”期间(2015-2020年)要“推进新型抗虫棉、抗虫玉米、抗除草剂大豆等重大产品产业化”。

公众的阻力

尽管有政府规划了转基因技术研究的推进策略,但在转基因作物的种植方面几乎没有进展。虽然转基因作物允许批准后进口用于牲畜饲料,但在中国境内种植(除抗虫棉和抗病毒番木瓜以外的)转基因作物仍然是非法的。

诺丁汉大学创新研究教授、《转基因中国》(GMO China)一书的作者曹聪解释说:“问题主要在于公众对转基因作物的抵制情绪日益高涨,这使得领导层在推进商业化方面犹豫不决。”

接连发生的安全丑闻让中国民众对政府监管食品和药品的能力产生了怀疑。2008年,中国约有30万名婴幼儿因奶粉中掺入三聚氰胺而中毒(三聚氰胺是一种用于制造塑料的化学物质,掺入奶粉中的目的是人为提高蛋白质水平)。去年,一家中国制药公司被发现向婴儿提供了近50万剂无效的DPT疫苗。

这类事件经常引发激烈的抗议。今年3月,中国西南部一所精英高中的家长们冲进校门,因此前有报道称该校食堂一直在向学生提供过期发霉的食物。警方不得已之下向数百名愤怒的家长喷洒胡椒才作罢。

在这些充满情绪的新闻报道氛围下,尽管世界各地的科学家一再保证转基因食品是安全的,而且国内外的科学和健康组织也进行了详尽的研究,政府却一直难以说服消费者相信转基因食品是安全的。

“如果政府说转基因食品是安全的,中国人不会轻易相信,”苏塞克斯大学的研究员Sam Geall说。“经历了一连串食品丑闻事件的中国消费者,对食品和农业监管部门的不信任是可以理解的,这种情绪延伸到了对转基因食品的不信任。”

陌生的领域

鉴于食品安全问题的爆炸性,中央政府对公众舆论表现出异乎寻常的敏感,大多时候以沉默相对。在这一真空地段,将转基因作物拒之门外符合既得利益的派系利用人们对食品安全的担忧来实现自己的目的。

去年10月,省级报刊《黑龙江日报》刊登了对一位地方官员的采访,称中国顶尖的医学和科学机构发现转基因大豆不安全。这一次,国家政府采取了罕见的公开指责态度,中国科技部的官方报纸直接回应,称这次采访“严重误导民众”,并重申转基因生物的安全性已得到证实。

这番言论发表之际,时值中美贸易战升级,而美国大豆(其中许多是转基因大豆)正是这场贸易战的一个痛点。黑龙江省位于中国东北部,是中国最大的大豆生产省,在阻止进口转基因大豆进入中国方面有着巨大的经济利益动力。

然而,官方的说法并没有让持怀疑态度的消费者放心,他们继续在社交媒体上阅读和分享有关转基因生物危险的误导性信息。

去年12月,中国农业部被迫驳斥了坊间疯传的“农业部内部食堂不吃转基因食品”的谣言。这一谣言正是得到了前央视著名主持人崔永元的推波助澜,他是一位颇受欢迎的电视名人,也是一位坚定的反转基因倡导者,在网上拥有超过2000万的粉丝。

陷入困境

由于缺乏明确的策略来赢得公众对转基因作物的支持,并消除公众对其监管粮食供应能力的怀疑,中央政府被迫销毁农民偷偷种植的转基因作物并没收种子。然而,这种自相矛盾的做法使得公众更加疑惑:既然转基因安全,为什么不允许农民种植呢?

2016年有报道称辽宁省种植的93%的玉米中检测出含有转基因成分,其后,政府发起了大规模销毁非法转基因作物,将数百英亩的转基因作物连根拔起、没收数吨非法生产的种子,并逮捕无证出售种子的个人。

Geall称,“无论是好是坏,这可能是中国公众舆论在阻碍甚至阻止由政府支持的创新道路方面发挥作用的最明显例子。”

原文链接
https://thediplomat.com/2019/05/chinas-gmo-paradox/

【基因农业网独家稿件,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版权。】

来源:基因农业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