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彭光谦:质疑和反对转基因也请用事实说话-基因农业网

答彭光谦:质疑和反对转基因也请用事实说话

2013-09-28 | 作者: | 标签: 答彭光谦 质疑和反对转基因也请用事实说话

图twitter.com


9月25日,《环球时报》以《转基因安全要用事实说话》为题发表了彭光谦再回复林敏的一篇文章。很遗憾,这是一篇文题相悖的文章——文章通篇没有拿事实说话。

文章说,“作为一项新技术,转基因存在巨大的风险性,这几乎是常识”。不知道是谁告诉彭光谦这“几乎是常识”的,事实上在科学界,转基因技术不存在任何迥异于其他育种技术的特殊风险,这才是常识。彭光谦还将保尔•伯格当年对于基因重组技术的担忧歪曲为“转基因技术对人类健康和环境都有潜在危险”。伯格当年自己所做的实验是将一种噬菌体的DNA片段剪切插入到一种病毒的基因组,这可能会产生具有更强毒性的病毒,并且科学家还担心用这种方法能培育出携带致癌基因的重组大肠杆菌。伯格通过自己的实验而提出这项技术可能的风险,正说明了科学家会比公众更早看清楚某项技术的风险问题。

自然界也会发生通过基因重组产生新毒株的情况,人工基因重组技术可以更高效完成这个过程,因此,科学家——也只能是科学家——从一开始就提出要对基因重组技术做规范化管理。而具体到转基因作物育种,这种风险又进一步下降、且变得更容易控制:作物结出的果实不可能如同病毒和细菌一样直接攻击人体,我们只要检测其食用毒性及对环境的影响就可以了。正是在规范化管理的基础上,科学界才认为转基因育种技术的安全性是可控的。

而转基因作物种植时建立“避难所”、“隔离带”,则并非出于什么安全目的,最主要是为了避免害虫出现抗药性。彭光谦显然对此完全不了解。

彭光谦到现在还拿法国塞拉利尼等人的实验说事,很让人怀疑他从来不对获取、引用的资料做任何查证。有关这个所谓的“实验”,且不说科学家(任何一个严肃的科学家都会对它嗤之以鼻),即便是一个普通公众,仔细看看塞拉利尼的数据也会发现,这是一个连造假都不上档次的“实验”——他公布的数据其实反映出,食用转基因食物的三组雄性大鼠合并死亡率是7/30(也就是23%),低于对照组(食用非转基因食品)的30%雄性大鼠自然死亡率。如果这个实验真的有效,则证明了转基因玉米能抗癌。这与他自己声明的结论刚好相反。

欧盟和法国与食品安全相关的机构无一例外郑重否定了这一所谓“实验”。但实际上,对这样的“实验”,严肃的科学家和正规的官方机构原本根本不可能理会,纯粹是由于“转基因”这一敏感字眼,让这样一个荒唐的“实验”受到了重视。彭光谦所谓的“欧盟随后拨款300万欧元,资助继续进行转基因玉米饲养老鼠的实验”之类行为,如果真的存在的话,则显然也是出于同样原因,纯粹是为了给公众一个交代(因为之前同类实验已经做得太多太多)。彭光谦却给出结论:“这说明欧盟对转基因的安全性并无把握,需要继续评估。”他如果看过那个实验数据,就应该明白,如果欧盟真的认为塞拉利尼的“实验”值得科学界重视,那么应该研究的是:为什么转基因玉米能抗癌?

至于“孟山都等公司无奈撤出欧盟转基因作物市场”的原因,也并非由于彭光谦所认为的“无法满足欧盟关于就生态污染和生态破坏提出防治报告的要求”,而是贸易壁垒下的一个结果。

另外,彭光谦在这篇文章中还充分展示了他的混乱逻辑。他解读说林敏“以2012年欧盟食品安全局未能完全接受法国教授关于转基因玉米引起大鼠产生肿瘤的研究结论为由,就断言转基因是安全的”“引用英国作家、环保活动积极人士马克•莱纳斯后悔自己帮助发动了反对转基因运动的话证明转基因的无害性”。实际上,林敏只是告诉大家,“法国教授”的那个实验不可信,不能以此证明转基因食品有害;而提到马克•莱纳斯则是为了让人们看到,许多反转人士都是被误导的,看清真相后会后悔自己曾经的做法,林敏什么时候以此“证明转基因的无害性”了?彭光谦还说“但是近来世界上更多有良心的科学家对转基因提出尖锐批评与严肃忠告”,不知道他凭什么认为这些批评转基因的科学家一定是有良心的(言下之意是支持转基因的科学家都是没良心的?)——事实上,无论国内国外,为私利而反转的“科学家”并不鲜见。

彭光谦还引用法国一位应用生物物理化学博士的话,认为在农业技术中,科学与商业联手20年,是一个“科学走错路的故事”。他不明白的是,科学、技术与商业联手,正是驱动这个世界前进的最伟大力量;当前中国在转基因研究领域,最缺乏的就是这种“联手”——因为它受到了包括彭光谦在内的毫无依据的民意阻截。彭光谦还正义凛然地质问:“不知道林做过哪些真正意义上的科学实验?能不能用实验数据反驳上述科学家的结论?”不知道他从哪儿获得如此底气,来质问作为国内生物技术领域的著名科学家的林敏做过什么实验。老实说,彭光谦连塞拉利尼那篇只能充当相声脚本的粗浅论文都看不明白,他有什么资格看林敏做的实验?他还说“要消除老百姓的疑虑其实很简单,只需用科学实验数据说话”。无视世界范围内浩如烟海的科学论文及实验数据也就罢了,看来他还真以为科学研究没有门槛、读科学论文也无须任何学术基础。

彭光谦在文章最后部分提议“相关部门和机构带头进行为期一到三年的试验。试验期内,只吃转基因食品”,还问“不知道相关部门和机构有没有这个勇气” 。美国人全民吃转基因食品十几年了,从来没听谁问过他们“有没有这个勇气”;让中国相关部门的人“只吃转基因食品”,可以啊,请先创造出这个条件再说。

从彭光谦的絮叨中,我再次看到了反转控的共性:他们要么是真的不知道,要么是假装不知道,总之他们必须避开两个最基本的问题:什么是转基因食品?它们与普通食品究竟有何区别?在我看来,连如此基本的两个问题都不能回答的人,原本不配反转;当然,任何一个智力正常的人一旦弄明白了这两个问题,他也就没法继续反转,而可能会如同马克•莱纳斯一样反戈——除非他是装睡者。(文/方玄昌)

环球时报原文见http://opinion.huanqiu.com/ecomomy/2013-09/4389770.html

来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