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春雨的底气何来?

2019-09-26 | 作者: 孙滔 | 标签: 韩春雨

最近参加了一次名为《争议性科技议题的科学传播》的跨界沙龙,参与人员有媒体人,也有大学教授。因为活动有两个主题报告主要集中在转基因科普领域,所以这次活动也主要围绕转基因科普而展开。

对于我而言,活动并无太多新意,也许这是一次“团结”为目的的沙龙,但活动给我的震动来自一位研究科技战略咨询的研究员 。

且不论这位研究员在主题报告期间专心玩平板电脑游戏,他的发言才是震惊到我了。

其一,该研究员提到韩春雨的研究,大意是说,生命科学研究有其特殊性,不能因为不能重复出韩春雨实验就否定其价值,一些负面舆论对韩春雨过了。

我当场指出其荒谬性。无论是化学实验、物理实验还是生物学实验,都属于实验科学,如果其研究不能被其他人重复出来,也就失去了进一步研究的价值。就像孟德尔种豌豆得到一个结果,而里德尔种豌豆得出另一个结果,那么孟德尔定律也就无从谈起。韩春雨研究如果不能重复,那么NgAgo作为一种基因编辑工具也就没有任何意义。

活动结束后该研究员找到我,指出他的原话并非上述意思。事后我反复想,这个意思他反复提起,我再怎么理解有问题也不会曲解他的主旨。

其二,该研究员指出,如同无法证明其不安全性,转基因技术(食品)是无法证明其安全性的。这个说法被一位作主题报告的教授当面批驳。

对于转基因技术能否保证其安全性这个问题,自基因工程在1970年代发展以来,一直备受科学家关注,其安全性早就被反复论证以及实践验证了。转基因食品自1996年以来进入人们生活,到现在并没有发生一例食用安全问题。这些早就被科普界反复提到的事实在这位战略研究员眼里竟视而不见。

即便这些信息都看不到,110多位诺贝尔奖得主为转基因技术(食品)的安全性背书,他总应该有所耳闻吧?然而他搬出的仍然是技术是把双刃剑的老调。这种貌似正确的老调其实总给普通民众带来困惑。任何高科技都可能用来危害社会,然而我们就因此裹足不前了吗?在转基因技术经历无比严苛的实验和实践检验后还搬出这个论调,该研究员想说明什么呢?

回头我查了一下这位专家的背景:研究领域是科学技术与社会、科技政策,几本论著都是各年度的高技术发展报告,他均为第一作者。

这让我们无法不担心,我们的一些决策机构就是根据该研究员的论著来决策的,那么韩春雨为何能有如此巨大的支持力量不能不说与他们对科学研究的无知有莫大关联。

长期以来,科学家们总是希望那些对转基因一窍不通却掌握话语权甚至掌握实权的人文学者意见领袖及管理者们,能够通过学习、了解最起码的转基因知识之后再发表意见,但这个看似不高的要求事实上很难实现,原因是:这个自以为是胡言乱语的群体确实处在“达克曲线”的“愚昧之峰”,他们由于过分的无知而拥有比本专业人士更强的自信,不可能听进他人意见,更不会有任何的学习动力。(注:达克效应是一种认知偏差,指自视过高、盲目自信。)

针对这一事实,留给我们的唯一解决方案是:决策部门不要把这个群体的胡言乱语当一回事,并且请那些自信满满而不肯学习的外行离开管理岗位。

【基因农业网独家稿件,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版权。】

来源:基因农业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