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科学院院士:科学问题只能依靠科学得出结论

2013-10-10 | 作者: | 标签: 美国科学院院士 科学问题只能依靠科学得出结论

图blogs.bournemouth.ac.uk


作者雷文:(Peter;H.Raven),植物学家。美国国籍。生于中国上海。1960年获美国洛杉矶加州大学博士学位。1971年迄今任美国密苏里植物园主任。1987-1995年担任美国国家科学院内务秘书长。1994年起任美国总统科技顾问委员会委员。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1977),20个国家科学院的外籍院士。曾获联合国环境项目颁发的“国际环境领导奖章”(1982),日本天皇颁发的“国际生物学奖”(1986)等。雷文博士在植物进化和系统植物学方面作出了出色的贡献。提出了协同进化的概念;提出了物种居群之间的基因流范围不足以维持物种的统一性的学说并得到证实;提出了传粉生物学领域物种之间的能量关系;开拓了板块运动及其对生物地理和植物进化影响的研究等。担任美国密苏里植物园主任20多年,使该园成为世界最有影响的植物研究机构。对推进世界范围内的生物多样性保育作出了重大的贡献,并是这一领域的领导者。在推动与组织编写出版英文版的《中国植物志》方面起了很重要的作用。 1994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外籍院士。


1. 所有的作物都是转基因得来的。我们只要用栽培品种与它们的野生祖先作比较,就会一目了然——这些作物已经从原始的野生型被遗传改良了。在人类发展的历史上,农作物最初是在中东地区种植,随后,发展遍布全世界,作物品种的选育经历了11000年的发展。

2. 在过去200年左右的时间里,精确的科学育种方法已经应用到作物改良中。至少7种具有变革性的育种方法已应用于个别植物或种群的染色体重组。但除了转基因的方法外,其他方法都没有被质疑会产生安全性问题。

3. 1973年Herbert Boyer 和 Stanley Cohen首次把一个生物的基因插入到另一种不同的生物中,实现了精确修改、重组DNA的技术。在过去的40年里,科学家们一直致力于这类转基因生物安全性的研究,并达成共识:这类转基因生物及其产品自身并没有不安全因素,甚至没有任何理论是关于为什么它们会不安全。国际权威机构都颁布了转基因食品的安全声明。此外,印度、巴西、中国、美国、英国等国家的科学家,通过各自独立的科学试验都证明:食用含有转基因作物成分的食品并不具有更大的风险。

4. 来源于转基因植物的食品及药品已经应用了20年。包括几乎所有的啤酒、奶酪、豆制品,四分之一的药物,大多数的玉米产品、南瓜产品,以及全部的木瓜产品。据统计,在美国近8%的食品含有转基因成分。迄今为止,没有一例由于食用转基因食品而导致的人类健康问题的案例,同时,也没有任何关于食用这些产品会致病的理论。

5. 一些人断言,转基因植物与杂草或近缘物种杂交,会产生超级杂草或生命力极强的害虫。世界上有2万多种的植物被称作杂草,但并没有传说的“超级杂草”,这是一个毫无价值的讨论。过多的使用除草剂、杀虫剂增加杂草的抗性,与是否转基因无关。创制抗除草剂作物是一些公司的研发热点。

6. 一些观点认为,转基因作物的应用威胁了传统作物的生存。这种替换的属性是现代农业的共同特点,与转基因自身没有任何关系。

对于转基因农作物,我们更应该关注他们的优良特性,而不是创造他们的方法。至于所有的栽培品种,有的比其他的产量高、有的更抗虫、有的更抗除草剂、有的更抗旱、有的更耐盐,他们的实际效果可以经由农民来评价。在世界任何角落,没有任何理由,由于主管科研机构的阐述,使他们成为恐惧的、不允许种植的品种。

根据2012年国际农业生物技术应用服务组织(ISAAA)的统计,在2011年全球有29个国家,1670万的农民种植1.6亿公顷的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是1996年的94倍,在发展中国家及发达国家的种植面积相差不多,更重要的的他们提高了土地的使用效率。布鲁克斯(2012年)计算得出,如果没有生物技术的应用,在2010年保持现有的生产水平,需要增加510万公顷的土地种植大豆、300万公顷种植棉花、35万公顷种植油菜,总面积相当于美国耕地总面积的8.6%,巴西耕地总面积的23%。欧洲耕地总面积的25%。

还必须指出的是,增加作物产量,提高农业生产率,也就相当于为维持我们生命生物多样性的存活,提供了更多的空间。

没有任何科学依据,让我们恐惧种植转基因作物,他们能够帮助我们解决日益增长的巨大的食物需求。全球有71亿人口,其中10亿人口营养不良、1亿人口随时处于饥饿的边缘。我们要用世界156%的耕地才能养活这些人口。接下来的37年,世界人口将以每天20万的速度增长,直至2050年人口将达到96亿。摆在面前的事实是,如果因为一些不科学的不合理的原因,而拒绝使用好的育种方法,我们真的伤不起。

如皇家学会会长Sir Paul Nurse 2012年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所言,那些热衷全球变暖的争论与反对转基因作物、接种疫苗或讲授进化论的人们,他们像对待政治问题一样对待科学问题,并且对数据有所选择。事实上,在科学问题上并不是所有的声音都是平等的,那些严谨的科学研究,以及公开发表的、经过同行评阅过的文章,已经明确得出结论,转基因作物及其方法都是安全的,应该通过它们的特性对其评价,而不是它们产生的方法。(宁小新摘译,刘永伟校,原文见http://www.mobot.org/mobot/research/pub/raven/tra.pdf)

来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