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今日话题:说服国人接受转基因为何这么难

2014-06-25 | 作者: | 标签: 腾讯 说服国人接受转基因为何这么难

近日,转基因食品又成为了舆论热点。先是农业部网站刊文对“转基因食品致癌、影响生育”等说法进行了回击,后是“黄金大米品尝会”上有专家透露“61名院士曾联名上书领导人要求推广转基因水稻”。毫无意外,这些声音引发了舆论的激烈反弹,许多网友以非常极端的态度来反对转基因。相比起前些日子袁隆平超级稻破产量纪录时收获的一片赞誉,转基因水稻受到的待遇可谓天差地远。关于转基因的争论已经很多年了,国人不接受的症结究竟在哪?
接受转基因确实难,这种情况不为国人所独有
转基因作物在世界各地的推广,近来风光背后有挫折
菲律宾几位母亲举着婴儿澡盆制成的面具抗议黄金大米
转基因在中国成为舆论热点的同时,国际上也正进行着一件关于转基因的重要事件。10月17日,已于今年6月宣布结果的世界粮食奖在美国华盛顿举行了颁奖典礼。2004年,袁隆平曾夺得这个久负盛名的“农业诺贝尔奖”,为国人所津津乐道。但今年的世界粮食奖,在27年历史上首次颁给了转基因技术,得奖者是生物育种巨头孟山都公司执行副总裁兼首席技术官罗伯特-福瑞里及其他两名基因科学家,奖励他们在强化全球粮食供应方面做出贡献。这是转基因技术收获的重大肯定,似乎也标志着转基因技术的顺风满帆之势。
国际农业生物技术应用服务组织(ISAAA)今年发表的《全球转基因作物商业化发展态势》也似乎印证了这一点,报告指出,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从1996年到2012年增长了100倍,由170万公顷增长至1.7亿公顷,并且是连续16年增长。
然而这只是风光的一面,ISAAA的报告同时显示,转基因产业在发展中国家势头迅猛,但在发达国家则相对迟缓。2012年,种植转基因作物的发达国家由2011年的10个变为了8个—— 德国和瑞典不再种植一种转基因马铃薯,因为该种马铃薯在市场已停止销售。还有一个欧洲国家波兰也不再种植转基因玉米,因为欧盟和波兰对种植许可相关法律的诠释不一致。
国人熟知的发达国家日本在转基因种植商业化方面也依旧停滞不前,日本的一些生物技术企业和公立研究机构,总体认为关于转基因技术的诸多规则过于严格、国内市场不接受转基因农作物,看不到转基因研发投资的效益,感到前途悲观,有的中断了相关的研究开发,有的转到国外市场发展。
位于菲律宾的国际水稻研究所,以公益性质的“黄金大米”在国际上享有盛名。但在今年的8月8日,400名抗议者推倒了黄金大米农田四周高高的围栏,将田里种植的转基因禾苗连根拔起。破坏行动的参与者们担心的是,黄金大米可能对人体健康和环境产生不可预知的风险,而最终只会让大型农用化工企业受益。
即便是全球最大的转基因作物生产和消费国的美国,转基因食品是否应强制标签化的争论也越来越激烈,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长期的“不区别政策”受到了挑战——去年,加州民众在投票中以微弱优势拒绝了转基因食品强制标签化的提案。但在今年6月,康涅狄格州和缅因州成为首两个通过强制标签转基因法案的州。此外,至少还有20个州在讨论这一问题。
这至少说明,美国普通民众中相信转基因技术会带来危害的也大有人在,在美国雅虎网站关于转基因的文章下面,把孟山都视为幕后黑手操控一切的留言也很有市场。
“接受难”关键在于很难搞清楚“转基因究竟可怕不可怕”
为什么人们难以接受转基因?毫无疑问,担心转基因食品是否安全是最主要的原因。按说,这本不该成为问题,如中国农业大学教授罗云波所说,“转基因食品入市前都要经过严格的毒性、致敏性、致畸等安全评价和审批程序。世界卫生组织以及联合国粮农组织认为:凡是通过安全评价上市的转基因食品,与传统食品一样安全,可以放心食用。一个不争的事实是,迄今为止,转基因食品商业化以来,没有发生过一起经过证实的食用安全问题。”
罗云波的这段描述,每一个字都站得住脚,但无论说多少次,对生物技术只是一知半解的绝大多数人来说,都不会有什么太大作用。相比之下,“基因”含义早已深入人心——生物遗传密码,是一种与生物本质非常相近的事物。所以,“转基因”、“基因修饰”这种字眼,往往给人一种害怕的感觉。比起“杂交”等其他生物技术,“转基因”给予人们的那种“非自然”的感觉,是最为强烈的,这是转基因在全世界都遭遇“接受难”问题的最重要原因。
事实上,目前关于转基因食品的安全保证也的确难以消除人们的疑虑。世卫、粮农组织保证的,是“通过安全评价并批准上市”转基因产品,没有人知道会不会有来路不明的转基因食品出现。科学家普遍承认尚未确认转基因食品对人体的长期影响,但支持其上架的理由是,即便不明确长期影响,但传统食品的长期影响同样也是未知的——用这个道理说服民众显然是很困难的,毕竟,传统食品的潜在坏处还可以想象,而转基因带来的,人们总在害怕是不是“变异”之类的东西。FDA“转基因食品实质等同于一般食品”的观点,同样也不易理解,人们很难搞明白原因是什么。
在某些组织的一贯反对和谣言的作用下,人们对转基因疑虑重重
此外,对于转基因食品,还有许多立场坚定、利益相关的反对组织。诸如不信任转基因技术的环保组织,“有机食物”的鼓吹者等等。在反对者严密的监视下,任何与转基因有关的负面消息都会被大做文章——如去年的“黄金大米实验”等等。此外,关于转基因还有种种谣言,如外国人不吃转基因、吃转基因食品会导致绝育致癌、孟山都是美国的秘密武器等等,虽然绝大多数都被辟过谣,但奈何不了谣言的更易传播。在人们主观上就对转基因不信任的情况下,识别谣言、辨别哪个才是正确的说法成本也相当高。
这就是为什么在世界范围内,人们往往都对转基因抱有疑虑。
中国的一些“特色”导致人们更难相信转基因
缺乏权威专家和权威机构
在转基因问题上,中国首先缺乏的是“权威专家”和“权威机构”。所谓缺少“权威专家”,并非指在生物学方面真的没有造诣高明的学者——即便有这样的学者,也因“砖家”、“叫兽”当下的普遍低落名声而毫无权威而言。所谓“权威机构”也同样如此,即便农业部在转基因问题上已经做出不少努力,不仅做了专题页面,政策法规、申报、审批等必要信息也相对齐全。但如崔永元所说,由于当前整个公权力部门公信力低落,没有多少人会因农业部在官网挺转基因就会被说服——FDA尚且不能让美国人安心,中国农业部更做不到。
而且,或许是因为转基因推进不顺利的原因,“专家”的一些发言也存在不客观的现象,如罗云波说“欧洲并非对转基因食品‘零容忍’,相反,欧洲也是转基因产品进口和食用较多的地区。”但事实是欧洲人确实对转基因食品不怎么感冒,《科学美国人》近日的社论就指出——从1997年转基因食品进入欧洲市场开始,欧盟便着手为其加上转基因食品说明标签,导致大部分生产商尽量不使用转基因原材料,这使得在今天的欧洲市场几乎没有转基因商品在售。
缺乏科学客观的媒体报道
另一个大问题是媒体的报道。民众关心转基因,媒体自然也非常关心。除去本身就持有支持或反对转基因立场的媒体外,不持特定意见的媒体在报道转基因的问题时,也往往会遵循中立原则,采访一些正方专家意见,再采访一些反方专家意见,罗列出来完事。绝少有媒体会对专家意见的效力、靠谱程度进行区分、辨析。这与美国媒体报道气候变化的问题类似——在报道部分气候科学家支持人类活动导致气候变化的结论时,总要找出一些非主流专家,说一些反对的声音,而无视支持与反对声音的比例极为悬殊。这使得民众对不同的意见往往感到无所适从,许多人只是听到了一些专家意见,但并不能认识整个转基因问题的全貌。
媒体报道科学素质的匮乏,很多程度上加深了民众对转基因问题的错误认识。
缺乏对话、讨论的空间
最后,中国尤其缺乏的,是理性对话、讨论转基因问题的空间。在youtube网站,能看到不少国外就转基因问题进行电视辩论的视频,但国内就非常缺乏这种对话沟通的渠道。往往是两边人马各说各的话,把多年来的说法翻来覆去再说一遍,很少人能达成共识。普通民众对转基因问题的认识几乎没有什么提高,在支持转基因的相关新闻留言中基本就是一边倒地骂,再传播一些添油加醋的谣言。
推进转基因困难重重,但不能因此而漠视民意
推进转基因“绕过民意”不可取
“抵制转基因”是许多民众的真实想法
昨日的一篇报道称,“中科院院士张启发在中国首届黄金大米品尝会现场称,转基因水稻产业化的决策不应依靠民意,而应按照法规和程序走,农业部作为主管部门不敢拍板是不作为,导致转基因水稻产业化错失良机,再等待拖延将误国。”
按张启发院士的原话,所谓“ 不应依靠民意”,是指他抱怨“外界一些反对的声音”让政府不敢推进转基因事业。从近日科学界的种种举措来看,大概是对转基因目前受到的重重阻碍感到非常不满,因此想直接依靠行政的力量,强行推进转基因事业,尤其是转基因水稻产业化。如同当年杂交水稻的推广一样。
不推进转基因就是“误国”吗?从科学产业的角度来看,或许不假。但在今天,若不能获得民意的支持,这种“不误国”意义恐怕并不大。连美国FDA的权威都不能让美国人停止对转基因食品标签化的追求,在中国强行推动转基因不会得到民众认可。弄得不好就可能像去年“黄金大米实验”那样,招致国人对转基因的极大反感。
应考虑以民众理解的方式来进行推广宣传
在这种情况下,专家和官员想要推进转基因,就必须考虑以民众理解的方式来进行推广宣传。罗云波在农业部刊文中称转基因食品不需要人体实验,从科学角度讲,这或许是正确的。但在取得民众理解的问题上,或许是极为有用的。假如愿意推进转基因水稻产业化的农业专家和官员愿意带头试吃转基因水稻,相信能够取得不少效果。
结语
在转基因食品商业化的第17个年头后,《科学美国人》杂志社论中宣称,“只有赢得公众的支持,此类作物才能真正出现在人们的餐桌上”,这句话在中国同样适用。
分享
腾讯微博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来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