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玄昌:科学不应该再次退却

2014-08-14 | 作者: 方玄昌 | 标签: 方玄昌 科学不应该再次退却

我第一次听说转基因大米的小型猪喂养试验和猕猴喂养试验是在10月19日于武汉举办的黄金大米品尝会上,当时有不止一个记者问我:为什么已经通过安评了的转基因水稻,还要做这种试验?我的回答是:揣摩策划者的意图,这可能纯粹是为应对质疑而给社会的一个交待,在科学上完全没必要;我个人并不赞同这种社会意味强于科学意味的做法。

昨天(23日),人民网等几家媒体就转基因话题群访华中农大,林拥军等科学家再次遭遇类似质难;与此同时,针对这一试验的质疑声已经响彻网络,却鲜见表示认同的帖子。从目前结果看,小型猪试验和猕猴实验非但没有能够打消公众一丝一毫的疑虑,反而给了质疑者更多的“把柄”——根据多年来跟职业反转控血战的经验,这一结果属于意料中事。

按照国际通行的做法,有关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测试止于90天大鼠喂养试验;而在《基因农业网》成立仪式上,不止一位科学家表示,从科学角度看,即便90天大鼠喂养试验也是没必要的——只要清楚了解所“转”基因及其转录的蛋白质性质,加上“实质等同”原则,就已经可以确证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

而当前在大鼠实验之后增加小型猪试验、猕猴喂养试验的做法,则完全是针对药品而非食品的安全性测试步骤。把新药安全性测试的程序用于转基因食品,不仅仅是没必要的一种浪费,从科普角度看反而淡化了“实质等同”原则,并会让公众进一步误解:是不是猕猴试验之后就应该是人体试验了?同时,这一做法还埋下隐患,增加了未来其他转基因食品上市前的解释性成本。

据受委托做小型猪试验的罗云波教授介绍,这一试验原本并非主要针对转基因大米的安全性,研究更注重的是其营养指标及其在动物体内的代谢过程等问题。但公众不会顾及这些。在转基因技术被全面妖魔化、公众误解已深的今天,大家更多关注的是其安全性;从科普角度看,只有在解决其安全性顾虑之后,转基因技术给人类带来的好处才可能被接受。正如去年发生的黄金大米事件,那项研究原本无关金大米的安全性,而是对其补充维A效率的一项测试,但最终人们关注的却是其安全问题,金大米原本已有的安全性研究在违规程序及“一顿八万元”的荒唐赔偿面前被残酷抹平。

当然,网络上指责及质疑小猪试验的那些声音,从其表达逻辑上看依然毫无长进。当面对“已经通过安评了的转基因水稻,为什么还要做这种试验”之类问题,我仿佛看到一个中学生完成一道几何证明题之后遭遇到质问:既然已经有结果,为什么你还要去证明?

“一顿八万元”是谣言与愚昧的一次胜利;而期望以无谓增加成本、且社会意味强于科学意味的小猪和猕猴试验来消除公众疑虑,则是管理者在质疑与反对面前的又一次妥协和退却。在转基因问题上,科学已经退无可退;在我看来,当前消除人们疑虑的最好办法,就是科学家研究出更好的转基因产品,管理者不加标识大胆推行——这正是在许多反转者眼中“最民主”的美国的做法。

至于知情权,在公众了解“究竟什么是转基因”、转基因食品与非转基因食品“实质等同”两个问题——这是更重要的“知情”问题,目前多数公众的这一知情权被职业反转控以欺骗手段无情剥夺——之后,对于“是否转基因食品”的知情选择问题将不复存在。(方玄昌文)

来源:基因农业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