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美国人:强制对转基因食品标识是个馊点子

2013-10-28 | 作者: | 标签: 科学美国人 强制对转基因食品标识是个馊点子


图scientificamerican.com
 
(翻译: 搜狐网友@HENRY HUNTER)今年六月,康乃迪克州和缅因州率先通过对所有转基因食物进行标识的法案。 2012年11月,加利福尼亚的投票人以51.4%的微弱优势否决了类似的37号提案。表决前示威者们高喊,“我们只需要对餐桌上的食物简单标识。” 但是,这一问题绝非如此简单。

自从农业出现以来,我们一直在对食物的DNA进行修修补补。通过选择性地培育具备我们所期望的性状的动植物,我们的祖辈们改变了生物体的基因组,譬如,将杂草转变为谷粒饱满的玉米。 科学家们使用现代工具植入或调整基因生产出耐干旱、抗除草剂的作物,近二十年来,美国人一直在吃这种作物。美国70%的加工食物含转基因成分。

强制转基因标识,只会加强人们的误解,会认为所谓的转基因改造食物会危害人类健康,而不会提供给人们有用的信息。 美国科学促进会、世界卫生组织以及警惕性特别高的欧盟都一直认为转基因食品与其它食品一样安全。传统培育技术将一种植物与另一种植物进行大量的基因交换,相比之下,基因工程要精确得多,大部分情况下,出现意料之外的情况的可能性更小。为确认转基因食品是否有毒或是否会产生过敏,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对市场上所有的转基因食品进行了测试,结论是否定的。(害怕转基因的可以寻找“100%有机”产品,因为有机产品的众多要求中包括非转基因。)

很多人主张对转基因进行标识,认为这能为消费者带来更多选择,实际上,这样的标识反而会限制消费者的选择。 1997年是欧洲反对转基因呼声日隆的时候,欧盟开始要求标识。1999年,为避免标识吓跑消费者,大部分大的欧洲零售商将其品牌产品中转基因成分剔除,大的食品生产商如雀巢纷纷效仿。今天,在欧洲超市实际上已经不可能找到转基因食物。

美国转基因反对者会庆祝类似的(对转基因的)驱逐,但其他人不得不为此付出代价,因为,传统作物比转基因作物需要更多的水和杀虫剂,前者也更昂贵。因此,我们大家都不得不为非转基因食品付出额外的费用,而回报却是值得怀疑的。 私人研究机构诺斯布里奇环境管理咨询公司估计37号提案每年会给每一个加利福尼亚家庭食物账单增加400美元。该举措也会要求农民、制造商和零售商保存好一整套新的详细记录并做好应对挑战他们产品“天然性”的法律诉讼。

对转基因食品的敌意,也使这种为发展中国家的人民带来巨大利益且发展前景更为广阔的技术染上污点。 最近发布的对印度农民七年的研究数据显示,种植转基因作物的农民亩均增收24%,且利润提升了50%。 这些农民有能力为他们的家庭购买更多的、营养价值高得多的食物。

维生素A摄入不足每年导致全世界多达五十万儿童失明并导致其中的一半死亡。 为遏制这一问题,研究人员设计出金大米,含β-胡萝卜素,一种维生素A的维生素原。 大约四分之三杯金大米能提供每日建议所需摄入的维生素A的量。种种试验得出的结论是这种产品是安全的。 但是,绿色和平组织和其它的反转基因组织使用错误的信息歇斯底里地延缓菲律宾、印度和中国引入金大米。

更多的这样的产品在研发中,但是,只有公众支持和资助,才能让它们走向餐桌。木薯是约6亿人的主食,一个国际研究团队设计出了一种木薯,与普通木薯相比,β-胡萝卜素含量达30倍、铁含量达4倍,蛋白质和锌的含量也更高。另一科学家团队开发的玉米与普通玉米相比,β-胡萝卜素是169倍,维他命C是6倍,叶酸也高达双倍。

截稿时间为止,转基因标识立法在至少二十个州是悬而未决的,这一争议远不止于在食物上简单地贴上标签来满足部分美国消费者那么简单。其终极意义将决定我们是否继续开发这一能为我们带来巨大收益的技术,亦或基于毫无根据的畏惧而将其拒之门外。

来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