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基因:究竟谁才是“无利不起早”?

2014-09-04 | 作者: 方玄昌 | 标签: 转基因 究竟谁才是“无利不起早”

 
(文/方玄昌)据凤凰财经报道,近日崔永元在某“转基因研讨会”上说,“质疑转基因的人遭受水军的谩骂围攻,这显然是团队行为,让人担心这个利益集团的规模和危害”。崔永元显然是闭起眼睛捂住耳朵坚决不看不听另一种言论的,否则,只要看过网络上任何一篇有关转基因的科普文章下面的跟帖,他说这句话时恐怕要脸红了。

其实有关“利益集团推动转基因”的质问流传已久,可惜迄今质问方却找不到任何证据;相反,受利益集团收买、指使而污蔑转基因的证据却是确凿的,那个造金龙鱼谣言的郭成林还因此锒铛入狱。

10月19日在武汉举办的黄金大米品尝会上,再次有记者提问张启发院士:推进转基因是否有着利益驱动?张启发的回答是:“你说到利益,我希望老百姓种植转基因水稻,用更少农药,获得更高产量,使用更少劳动力,这是我最为重视的利益。对于种业公司,我希望它更挣钱,因为它挣钱才有更多资金投入科研。当然,我是做研发的,如果能从中获得合法的收益,这是好的,但不是我有多需要钱。”

对于同一问题,此前范云六院士给出了更为简洁明了的回答:要说利益,我们追求的也是国家和民族的利益。在这一回答基础上,我曾经反问:那么,反转控(特指职业反转控)又是为了哪门子利益?

自从科学诞生以来,还没有第二个研究领域曾经接受过如同转基因技术一样的“利益”质难——且不论牛顿力学和相对论之类的纯理论研究,即便是法拉第、特斯拉及爱迪生等人的发明,以及争议多多的核技术,乃至于同是粮食生产领域的成果如李振声的八倍体小麦、李登海的杂交玉米、谢华安和袁隆平等人的杂交水稻,均没有遭遇到如此无理取闹式的利益质问。

从利益角度看,转基因技术原本与前面这些技术毫无二致,都是科学家做贡献、老百姓受益。如果一定要说科学家的个人利益,任何一项由国家投入而完成的研究成果如果得到广泛应用,对于参与项目的科学家来说,从中获得的最大好处是赢得崇高的荣誉和名望;其次是在此基础上,他们往后更容易申请到科研经费。仅此而已。在中国科学院、中国农业科学院及各大学中主要由国家投入经费的研究团队中,如同袁隆平一样有着自己的公司、并且依靠研发专利及种业营收的科学家属于极少数。

最近,作为反转阵营旗帜人物的佟屏亚拿国际间种业界的交流合作说事,这也属于捕风捉影:试问,国际上哪一个领域不存在这些交流合作?

而支持转基因的科普作家和普通网友,显然更不可能存在任何个人利益问题。网友们自费从全国各地聚集到华中农大、“凑份子”组织品尝会活动,纯粹是出于对道义和真理的追求;他们以行动让我体会到什么才是“与有肝胆人共事”;于中国普通百姓而言,这是一种“从无字句处读书”式的科普;对于职业反转控来说,极具杀伤力的转基因大米公开品尝会无异于眼中钉,他们必然要以“收买”之类的阴谋论和谣言来予以攻击和污蔑。

那么,转基因争议中确实完全不存在“利益瓜葛”吗?不是的,解释当前这个复杂局势的形成,依然要回到利益角度——但要瞄准的不是转基因支持者的利益,而是反转控的利益。

转基因最初遭到误解很可能与这个名字有关,善于“顾名思义”的部分公众会认为转基因就是要“转”食用者的基因,或者误以为通过这种新技术培育出来的作物会有迥异于传统作物的特殊性质;其次,由于转基因比杂交、诱变等育种方式更先进,且具有更高专业壁垒,一些崇尚“自然”的教会组织和团体会对这一技术表示抵触(实际上这也建立在对“自然”的误解基础上)。但仅仅有这两项误解还远不足以造成当前如此复杂的局面。

最重要的一点是,转基因技术动了部分既得利益群体的奶酪。

转基因技术的发展直接影响的利益群体有两类:传统农药的生产商,因为抗虫农作物的推广将让高毒农药需求量急剧下降;传统农产品、尤其是有机农业的经营者,因为转基因技术可以培育出品质更好的产品而直接对它们形成冲击。

这两个群体的利益问题催生了第三个利益群体,那就是受雇于前两者,以攻击、污蔑和造谣转基因技术为生的职业反转控。这个群体有着寄生虫性质。前述郭成林,以及近十几年来多次出现的、以证明转基因有害为目的却拿不出任何像样实验过程和结果的那些所谓“科学家”(包括最近做猪的“胃炎”实验的澳大利亚“科学家”),都属于这个群体——这个群体是我们最主要的批驳对象,其罪恶在于不断制造谣言,以加深普通公众对转基因的误解。

总结起来,反转群体大致可以概括为三类:误解者;“自然”崇拜者;利益群体(包括寄生的职业反转控)。在中国,还可以加上另外一个特殊群体:怀有政治目的者。

现在我们可以分析绿色和平组织、地球之友之类的环保NGO属于哪个群体。

我几年前曾经跟绿色和平组织一位成员(是我一个朋友的朋友)戏谑过一句:“经过与科学家、科普作家们这么多年的火并,长时间熏陶之下,就算是一头猪也该明白转基因问题的真实情况了!”而从绿色和平组织成员们造谣的水平,以及调动媒体、煽动公众的能力看,其智力显然不可能低到完全不能理解转基因为何物的程度——因“误解”而反转不能成立。

从绿色和平组织自己所定的宗旨来看,他们出于“自然”崇拜、因理念问题而反转也解释不通。作为一家环保组织,呼吁保护地球环境是其最基本的职责,他们没有任何理由反对具有显著环境效益的抗虫害转基因技术;而作为NGO组织,他们应该具有最起码的人文关怀精神,阻止非洲政府发放转基因粮食以造成数以万计难民饿死、阻止黄金大米的推广而眼看着数以百万计的儿童因维A缺乏症而失明乃至死亡,这又是哪门子理念?!我们很难想象整个绿色和平组织完全由一群冷血动物所组成。

有着“跨国”性质的绿色和平组织应该还不至于有何政治企图;那么,剩下的就只有最后一种可能。

长久以来,包括绿色和平组织在内的职业反转控一直以利益问题指责、攻击转基因技术的支持者(包括科学家和科普作者)。但在科学家和科普作者们都是基于事实说话的前提下,这种指责毫无意义(即便有利益问题也不影响其话语的准确性)且毫无道理——说真话无须特别动机。

与此同时,绿色和平组织自己却始终以谣言作为攻击转基因的唯一武器。从基本逻辑看,如此不顾事实地造谣撒谎,其背后动机才值得调查。

他们为什么要边造谣边强调“利益”推动?我能想到的唯一答案便是:正因为他们自己背后有着不可告人的利益图谋,才会恶人先告状;他们倒打一耙的手段无意间暴露出其潜意识中挥之不去的、因利益纠葛抹杀良心而产生的不安与惶恐。

这并非纯粹的推测——再次强调,迄今还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哪一个转基因技术的支持者是出于私利而“挺转”,而利益集团雇佣下的反转案例则已经有了明确判决。正是在这个基础上,我才期望一线媒体同行能调查这些环保NGO背后的利益链条。我曾经说过,任何一个科学编辑如果被人说成“反转”都属于奇耻大辱;而对于那些具有标杆性质的职业反转控(组织)背后的利益问题,如果任其永久潜藏,我认为是整个新闻界的耻辱。

周星驰搞笑片《功夫》里面有这样一个场景:周星驰带着他的胖哥走进一家理发店,那个裤子总穿不利索的年轻理发师在帮胖哥理完发之后自夸“很漂亮吧”,结果遭到周星驰的质问:“干嘛剪那么漂亮?谁让你剪那么漂亮?找茬啊?你把他头发剪那么漂亮,要死人的!”细想起来,给人类带来福祉的转基因技术被职业反转控攻击以“断子绝孙”的谣言,岂非正是“剪了漂亮头发要死人”的现实版本?每当听到反转控们的“利益”质难,我都想学着那位理发师仁兄的口吻,替范云六和张启发们大声回答:“原来你勒索我!我-不-怕!”

来源:基因农业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