辩论现场的转基因反对派

2014-01-07 | 作者: | 标签: 孙滔 辩论现场的转基因反对派

10月30日的北京电视台“有话就说”辩论节目“转基因食品安全吗?”录制现场的反对派。图孙滔

(孙滔文)“我反对!”这句话在今天似乎成了主流,尤其在政府就某种问题决策上,这种态度常常被看做是正义的代表、民意的化身。但这种态度不能滥用。从转基因、PX、垃圾焚烧,到大坝、基站、高铁等等,科学的话语权似乎越来越弱,而民意话语权陡升,常常倒逼科学让步,决策者退缩。这不合常理。

在转基因问题上这个趋势尤为明显,黄大昉研究员曾提出,反转群体中,的确存在将转基因问题异化的倾向。的确,做反对派容易引人注目,更容易拿到话筒发声,提升自己的政治地位。

即使有上述企图,如果反对方以科学为依据来发声也无不可。但事实并非如此,其背后利益驱使及政治图谋已显山露水。

10月30日的北京电视台“有话就说”辩论节目即是明证。节目以黑龙江大豆协会副秘书长王小语的转基因大豆油致癌论开场,他还搬出法国塞拉利尼2012年的转基因玉米致癌论文。这些说法和研究已被业内批驳过多次,当林敏指出“转基因大豆油与致癌”并非因果关系、法国论文从实验设计到结论均不严谨后,王竟宣称:我相信科学,所以反对我就是反对科学。

反对方还有所谓中国灾害防御协会灾害史专业委员会顾问陈一文、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中国开放经济与国际科技合作战略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夏友富、媒体人郭松民。正方则是中国农科院生物技术研究所林敏研究员、联合国粮农组织驻华代表处助理代表张忠军、媒体人张晓彤。

反对方也有貌似相对理性者,如夏友富,通过辩论,他也认同转基因技术是中性技术,而坚决反对转基因技术及其产品的是满头白发的陈一文。陈一如既往搬出他的草甘膦和正己烷毒害论,其言论与9月17日在腾讯“公众为什么不接受转基因”讨论会上的发言并无二致。草甘膦作为除草剂,正己烷是浸出油方法中所使用的溶剂,两者均与转基因无直接关系。陈的观点早在9月17日即被方舟子、中科院遗传所姜韬等人当场反驳,但这次辩论中陈仍然不停重复。

郭松民更是一位满嘴跑火车的主儿。他问林敏什么叫主粮?为什么只有中国搞转基因主粮化?当林敏称玉米在美国就是主粮,早已推广转基因时,郭松民仍然在微博上取笑林敏不知什么叫主粮。无知者无畏,郭骂支持方公众为傻瓜,又无知地不断重复“转基因不能留种”的谬论。

节目中间播放了中国农大黄昆仑教授进行转基因食品喂食猪的视频(这本来并非转基因安全评价的要求),郭在听了林敏解释后仍然在微博上继续辩解:“挺转派似乎分不清人和猪的区别,他们认为既然猪可以吃转基因饲料,人就可以吃转基因粮食。~~~但我认为转基因食品必须经过人类试吃。”他一直不能理解,与小白鼠在笼子里圈养不同,人类是社会化动物,不能长期固定进食某种食品来评价其安全效应。

郭松民热衷于表演,跳起来发起人身攻击:(视频中)没看见猪呀,就看见黄昆仑了。这激怒了支持方,双方顿时火药味十足。现场的另一个高潮当属黄金大米饭品尝环节。当主持人宣布观众自愿品尝转基因米饭时,一个白衣年轻女子和一位头戴军帽的年轻男子跳出来,女子挥舞手臂并声嘶力竭指责这是转基因推销活动——这一说法对很多人来说恐怕都似曾相识。

闹剧持续有十分钟左右,直到制片人强硬表态后才罢休。

“我反对!”这一闹剧背后有着更复杂的利害瓜葛。除了前述提及的争夺政治话语权外,王小语代表的利益驱使显而易见:在转基因大豆面前,国产非转基因大豆不堪一击,然而他们不是痛定思痛迎接新技术,而是以豆油致癌论的谣言来搅浑水。

为何如此谣言仍能横行?“民众素质不高”的答案是不言而喻的。不过我还是从一位因为迟到而没有能登上观众席的老太太身上得到了更深刻的体会。

她说,她不喜欢现在市场所售的所有蔬菜水果,她认为这些蔬菜瓜果不仅没有以前的好吃,而且还有毒——她用臭氧机处理所有蔬菜水果甚至肉类后,会产生一坨白黏的物事——这让她认为现在的食物如果不用臭氧机处理都是有毒的。不仅如此,她认为只有不施化肥不打农药的粮食才是健康食品。
——“如果不施化肥不打农药,谁来掏大粪?”她无言以对。

至于转基因她更是毫无理由地反对,“不用问为什么,我就是反对转基因”。不过她也对节目现场的双方剑拔弩张很不解,“不用钻牛角尖,反对就是了”。老太太是北京电视台的观众熟脸,尤其是养生堂节目的铁打观众坐席。

是的,科学问题没必要这么剑拔弩张。用姜韬一句话(大意):科学是一元的,只有科学共同体才有话语权,无需电视台辩论。既然如此,以“转基因是否安全”这个问题为出发点的所有辩论价值便打了折扣,当然电视台辩论可以向观众展示科学的坚实证据、谣言的胡搅蛮缠,而非得出安全与否的结论。

既然这个科学问题已经由世界上的权威机构和科学共同体得出安全结论,“标识问题”也不再是问题。但陈一文、王小语、绿色和平等反对派以及背后无穷大的盲从群众作祟依然让转基因举步维艰。

值得玩味的情形仍然发生在这位老太太身上。作为铁杆观众,她经常得到北京电视台的一些价值20元的礼品,如两斤鸡蛋、小桶金龙鱼豆油。于是问题来了,“这些转基因豆油您还不赶快送人?”老太太尴尬了,“那还是算了,自己吃吧。”

来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