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舟子:质问甘肃张掖市委书记陈克恭

2014-07-14 | 作者: 方舟子 | 标签: 张掖

甘肃省张掖市委市政府近日发文“严禁任何企业和个人在张掖落地从事繁育、销售和使用转基因种子的经营活动”,引起热议,市委书记陈克恭以接受《张掖日报》记者采访的方式,在人民网发了篇文章回答质疑(http://gs.people.com.cn/GB/n/2013/1105/c183283-19843875.html ),文中称:

【陈克恭:细胞是构成生物的基本单元,它们在几亿年间的相互作用中,不断地在偶对中求平衡,在平衡中演进繁衍,创造了生机勃勃的生命世界,也创造了伟大的人类。你我都是细胞自然演化的产物,我们可以解读这个演化过程,甚至可以模拟这个过程,这种能力可能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知”,正是基于这种“知”,我们常用小白鼠的机能反应来模拟人体的机能反应,但我们确实又“不知”为何我们需经十月怀胎而出生,可小白鼠却一月就下一窝仔。对此,我们尚“不知”。可能有人讲,那是源于基因序列的差异,这只能说明基因序列之差是差之毫厘失之千里,这是我们“知”的一面,但仍“不知”为什么人的基因序列是这样而不是那样。科学无非就是特定时空条件下人类对自然认知的总和,从宇宙天体到量子世界,我们不断探索,不断解读,推进着科学技术的进步。】

甘肃张掖市委书记真是牛,首创生物学界闻所未闻的“偶对平衡论”,这是准备向党中央申报中国第一个生理学诺贝尔奖吗?陈书记学过几天生物学,懂什么细胞、演化、基因序列,就自以为比全世界生物学家都懂生物学,也敢来教训生物学家们如何理解生命、科学?谁告诉他“我们确实不知”人类和小白鼠为何有区别?他自己不知的,就以为生物学家也不知?当了官就以为自己无所不能无所不知,就可以到科学领域撒野了?

【陈克恭:转基因技术是作用于细胞核内的技术,它是作用于生命本源处的技术,从这个角度讲,转基因种子就是土地里生长出来的“工业产品”,它是一种从根本上有别于天然物种的新物种,在生物系统的偶对平衡中,它远比克隆技术复制细胞要深刻的多,它的偶对平衡态是什么,又处于生态系统的哪个层面呢?我想,目前尚无人可知。人类必须要明白这种“不知为知、不知而为”的后果。让我们再背诵一次“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的古训,也再次重温一下党的十八大《报告》中“建设生态文明,是关系人民福祉、关乎民族未来的长远大计。】

一个新物种,要满足两个条件:与其亲本出现生殖隔离(没法交配),能够自身繁衍。转基因作物仅仅是多了一两个基因,与其亲本并没有出现生殖隔离,所以只有缺乏生物学常识的人才会把它视为新物种。转基因技术也不是什么“作用于生命本源处的技术”,如果改动了基因就叫作用于生命本源处,那么传统育种技术也都作用于生命本源处,因为传统育种技术同样改动了基因。给作物转入一两个新基因,陈书记就说是“一种从根本上有别于天然物种的新物种”,他要是知道杂交、诱变育种改变的基因更多,是不是要从此绝食了?

身为市委书记,对生物学、对转基因技术一无所知,不咨询生物学专家,不找几篇相关科普文章好好学学,而是信口开河胡吹,居然还教育大家“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张掖那个地方的镜子就那么贵?的确无人知道什么“偶对平衡态”,因为那是陈书记杜撰的名词,谁知道了谁就可以和陈书记一起向党中央申报诺贝尔生理学奖。

【陈克恭:转基因技术是“国之利器,不可私用”。防范任何企业和个人以营利为目的私用之,是人类文明进步的标志。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征程中,岂能容忍滥埋一些为我所“不知”的“基因炸弹”呢?习近平总书记强调“中国的粮食安全要靠自己”,“我们自己的饭碗主要要装自己生产的粮食”。因此,对待转基因技术,我们要跳出“挺”与“反”的纷争怪圈,从理论研究、研发试验到实际应用,建立起纪律严明的国家意志团队,牢牢把握主动权,为我所用。目前,在我们还没有建立起从基因库到基因种子、从种植区域到种植规范、从基因成品到废料处理一整套的系统管理体制和完备的机制之前,张掖作为国家最大的玉米制种基地,必须以底线思维、采取兜底措施、义无反顾地坚持“严禁任何企业和个人在张掖落地从事繁育、销售和使用转基因种子的经营活动”。相信有党中央国务院的英明决策和省委省政府的正确领导,张掖人民一定能为国家的粮食安全,民族复兴的伟大事业做出应有的贡献。】

早在2001年5月,国务院就已颁发了《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条例》,规定了转基因生物的研究与试验、生产与加工、经营、进口与出口、监督检查办法,随后农业部也颁发了《农业转基因生物标识管理办法》、《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评价管理办法》、《农业转基因生物进口安全管理办法》、《农业转基因生物加工审批办法》、《转基因作物田间试验安全检查指南》,通过了几十项转基因植物及其产品成分检测技术标准,可以说,在世界各国中,中国大陆对转基因生物的管理是最严格和最繁琐的。温家宝2011年在中国科协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上说:“转基因生物安全问题,一直为社会广泛关注。我国这方面管理十分严格,在转基因生物安全、安全评价、转基因生物标识、转基因生物加工、转基因生物进口、转基因产品进出境检验检疫等方面,有一整套安全管理的法规体系。总之,利用高新技术改造和提升传统产业,是我们走向现代化强国必须完成的一项重大任务。”

张掖市委书记却胡说我们还没有建立起管理转基因作物的一整套的系统管理体制和完备的机制,这是在藐视国务院法规、无视农业部的存在吗?

2009年中央一号文件说:“加快推进转基因生物新品种培育科技重大专项,整合科研资源,加大研发力度,尽快培育一批抗病虫、抗逆、高产、优质、高效的转基因新品种,并促进产业化。”2010年中央一号文件继续说:“继续实施转基因生物新品种培育科技重大专项,抓紧开发具有重要应用价值和自主知识产权的功能基因和生物新品种,在科学评估、依法管理基础上,推进转基因新品种产业化。”2010年政府工作报告说:“以良种培育为重点,加快农业科技创新和推广,实施好转基因生物新品种培育科技重大专项。”

中央政府可谓三令五申要推进转基因作物的产业化。如果像张掖市委书记说的那样对转基因技术不允许任何企业和个人以营利为目的私用之,还怎么产业化?陈书记这是在指控中央政府没有建立一整套的系统管理体制和完备的机制就乱推进转基因作物产业化吗?是在指控中央政府滥埋什么“基因炸弹”吗?是在批评中共中央没有“底线思维”吗?

陈书记还乱引习近平总书记的“中国的粮食安全要靠自己”“我们自己的饭碗主要要装自己生产的粮食”的指示,他不知道中央政府推进转基因作物产业化正是为了中国粮食安全吗?正如温家宝在2008年接受美国《科学》采访时说的:“我力主大力发展转基因工程,特别是最近发生的世界性粮食紧缺更增强了我的信念。”温家宝2011年在中国科协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上说:“我国有13亿人口要吃饭,土地资源有限,粮食安全始终是最大的隐忧。解决这个问题没有别的办法,必须依靠高科技改造传统农业。农业的许多领域都与前沿科技联系密切。如良种培育技术、转基因技术等。”

如果张掖市只是禁止外国转基因种子倒也罢了,它禁止的是所有的转基因种子,首当其冲的就是国产的转基因种子,这不正是对抗习近平总书记的“中国的粮食安全要靠自己”“我们自己的饭碗主要要装自己生产的粮食”的指示吗?陈书记别以为中央政府换届了,2009年、2010年中央一号文件就可以不听了,当时他口中的习近平总书记不也已是政治局常委,制定中央一号文件他不也有份?身为市委书记,敢如此公开蔑视中央政策,这是要另立中央吗?(2013.11.6,和讯博客首发)

来源:方舟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