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海滨:人体试验不适合转基因安全评价

2013-11-11 | 作者: | 标签: 人民网 徐海滨



近日,农业部拟有计划地推进转基因产业化的新闻引起社会广泛关注,而随着转基因产品安全问题等方面引发的论战持续升温,一方面,转基因食品、农作物、种子已经大量进入生活,事实上,在世界范围内都已经很难找出没有吃过转基因食品的人;另一方面,有关转基因食品的一系列疑问,还有待澄清。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应当如何科学评价?11月11日上午9:00,国家食品安全风险评估中心一部主任徐海滨做客人民微博微访谈。本场访谈是《激辩转基因》系列微访谈的第六期。

大智汇 :
您是否注意到现在全民关注转基因食品,大部分人对转基因食品比较抵触,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徐海滨 :我注意到了媒体报道的这种情况,但是要说大部分人都反对转基因食品,这个结论还需要斟酌。抵触和不接受转基因食品的原因很复杂,我个人觉得,第一,说明消费者不了解这个事物,对不了解的事情有所顾忌和担心是人类的一种本能。

第二,他们没有感觉到转基因食品给自己带来的益处,这里面有目前阶段上市的转基因产品的主要或直接受益对象比较窄,宣传不到位有关;第三就是消费者对中国食品安全状况的担心延伸到转基因食品这个新生的事物上;第四,国内对转基因食用安全性评价和信息发布缺乏权威机构和专家的声音;

第五,反对转基因的人士在媒体,特别是新媒体有较大影响力,对转基因不了解的人容易受到他们影响;还有各种非科学和不理性、片面的媒体报道造成转基因食品“污名化”和“妖魔化”等等,原因比较复杂。但不论反对的人数多少和原因是什么,提示我们,需要团结各方力量加强转基因食品安全的科学普及工作。

大智汇 :普通民众很难理解科学实验的名词,请徐主任简单给我们介绍下,如何去做一种转基因作物的安全评价?都有哪些标准?

徐海滨:针对目前的转基因食品,国际和国内都有一套严格的食用安全评价程序和方法。简单的说,就是从评价提供目的基因的生物是什么、转入的目的基因是什么开始,到对基因采取的操作技术、转入目的基因表达的蛋白安全性,再到含这种表达蛋白的转基因食品本身,都要经过评价,才能完成安全评价工作。

这里面涉及的技术有成分分析、营养学利用和评价、分子生物学、生物信息学、致敏性评价、毒理学评价,甚至包括流行病学调查等,与技术相对应的,有国家有关部门发布的指南、标准,没有国家标准的,采用的是国际学术界认可的一些研究和评价方法。

大智汇:在转基因食品安全风险评估方面,您都做过哪些工作?

徐海滨:转基因食品的安全风险评估是国家非常关注的科学问题,从十五期间科技部就设立转基因安全性评价的研究课题,包括973课题、863课题、转基因专项和近期农业部负责的转基因重大专项,我作为研究人员一直参与这些研究课题。同时作为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委员,也参与转基因材料的安全评价。

大智汇:目前超市里在卖的转基因大豆油,比起非转基因大豆油,在安全性、营养性方面有什么区别?

徐海滨:大豆油就是大豆通过一定的生产工艺,比如浸出法、压榨法等把脂肪酸从大豆中分离出来产生的,因为大豆油只含有脂肪酸。外源基因表达蛋白比如BT蛋白,在转基因大豆油中不存在,消费者在标识的转基因大豆油标签上可以看到类似于原料来自转基因大豆,但本品不含转基因成分的文字描述,就是这个意思,

因此,转基因大豆油和非转基因大豆油在安全性和营养学方面没有何区别。为了保证消费者的知情权,需要更好的执行标识制度。

黑白仙子:同样,转基因食品也不好吃,首先改变人类味觉,就像人类把家禽牲畜关在圈里,逼着它们吞咽化合物延续生命,丝毫不享受进食的快感。有人说,转基因作物可防虫并提高产量。我以为,一种人造作物若连虫子都不吃,说明它不是食物,必定对生命有害,甚至会改变人类某些基因,严重影响生命的进程。

徐海滨:这是一个非常“老”的问题,我被人问过许多次了。俗话讲,“一把钥匙开一把锁”,在毒理学上有个拟人化的说法 “一个人的毒药可能对另一个人就是美食”,这两句话说明什么呢?说明不同的事物各有自己最适合的对象。BT蛋白对虫是毒药,但对人就不起作用,因为BT蛋白毒杀害虫的机制在人类身上不存在!

电子直径:既然“转基因在本质上与普通食品一样安全”,请问:您一日三餐的转基因食物都有哪些啊?既然“已经很难找出没有吃过转基因食品的人”了,请问:您吃了多长时间了呢?

徐海滨:我没有对转基因和非转基因食品给予区别对待,比如,在家里做饭、在餐馆里吃饭,烧菜的植物油有些就是转基因大豆、油菜生产的。我们家里吃的木瓜就是转基因的,甚至调味的大豆酱油,其原料也可能是转基因的,在城市里生活,要完全避开转基因食品是不太可能的。

九龙回首:我认为转基因产品是完全违背自然规律、由实验室和工厂生产出的一种让商家谋利的食品,我们要吃是环保无公害的农产品,农民谈转基因而色变!转基因食品让人吃了在短期内不会造成太大的危害,但长期吃吃多了,就会使人体细胞发生质的变化,产生变异细胞,从而危害人类生育及子孙的健康。

徐海滨:这种问题与“虫不能吃,人能吃吗”的问题一样,都是普通消费者非常困惑的问题。人类在长期生物进化中,受到环境影响,基因会发生突变,但就是这种突变带来了人类多种多样的生物学差异。吃食物能改变自身的基因这种说法没有任何科学的依据。

实际上,基因是食物中的必须成分,我们每天吃的所有食物,都是含有基因的,转基因食品的基因在本质上与普通食物的基因没有任何区别,都是由基因的最小单元——碱基构成的。如果人类吃基因就能改变自身的基因,那么数万年来,人类会变成什么样子?

我的平凡:听说转基因食品安全风险测试是用小白鼠做实验的。但小白鼠和人是有区别的呀。做实验的时候只给它喂食几天或几个星期,如果转基因食品真的推广我们要吃一辈子。能真的安全吗?据说有一些科学家在做这种实验时小白鼠也出现了许多不良反应。你对此有何看法。

徐海滨:每一种物质的安全评价都是有一定程序和方法,并且是建立在科学、个案分析的基础上的,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尤其如此。我之前讲过“转基因人体试验没必要做”,是基于如下几个前提下的:

第一,目前的转基因食品的目的蛋白有大量的人群食用和使用历史,比如杀虫蛋白BT是来自自然界广泛存在的一种微生物,BT蛋白做这种微生物分离出来生物农药已经安全应用的70多年,这中间有多少人群接触过这种BT蛋白?抗除草剂转基因食品已经在国际上实际应用了10多年,又有多少人吃了这种抗除草剂蛋白?

第二,国际食品法典委员会制定的转基因评价指南,明确规定了在评价实验的内容,在有确切的数据基础上就可以判定该转基因食品是安全的,目前中国市场上的转基因食品完全满足这些要求,因此并不需要进行额外的人体试验;

第三,我国的转基因安全评价办法规定,通过体外实验、动物实验等现代评价方法已经可以证明其安全性的,就不需要开展人体试验,这也是国际上开展安全性评价的共识; 第四,人体试验作为安全评价的终极形式有严格的伦理要求和适用条件的,转基因食品不适合用人体试验作为安全评价的方法。

来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