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大元:应对谣言是政府的责任

2014-07-10 | 作者: 王大元 | 标签: 王大元

提要:科学家有做科普的义务,但没有反复应对低级谣言的义务。处理谣言不是科学家的责任,而是政府的责任。

(王大元文)近日媒体刊登了较多有关转基因食品安全问题的科学解释文章。 从科学家面对的部分问题以及对这些问题的解释来看, 我觉得我们进入了一个误区——就是让科学家无休止地应对谣言,而让媒体以及对分子生物学和遗传工程一无所知的人来做评判员。这是闹剧, 也是对科学家的一种侮辱。

例如在与徐海滨的对答中出现以下荒唐“问题”:

黑白仙子:同样,转基因食品也不好吃,首先改变人类味觉,就像人类把家禽牲畜关在圈里,逼着它们吞咽化合物延续生命,丝毫不享受进食的快感。有人说,转基因作物可防虫并提高产量。我以为,一种人造作物若连虫子都不吃,说明它不是食物,必定对生命有害,甚至会改变人类某些基因,严重影响生命的进程。

九龙回首:我认为转基因产品是完全违背自然规律、由实验室和工厂生产出的一种让商家谋利的食品,我们要吃是环保无公害的农产品,农民谈转基因而色变!转基因食品让人吃了在短期内不会造成太大的危害,但长期吃吃多了,就会使人体细胞发生质的变化,产生变异细胞,从而危害人类生育及子孙的健康。


再如,在《“反转”OR“挺转”:一场旷日持久的激辩》一文出现的“郎咸平——广西转基因玉米是美国的基因武器”,以及《崔永元说日本人,美国人不吃转基因食品》《李家洋副部长拿杜邦钱, 给杜邦办事》等谣言。

让科学家无休无止面对这些谣言,是对科学家工作的不尊重。科学家有做科普的义务,但没有反复应对低级谣言的义务。处理谣言不是科学家的责任,而是政府的责任——对于部分显著出于私利诉求而谋害国家利益的谣言,公检法系统甚至有义务出来以法律手段制止。就转基因问题而言,科学家的责任是向政府提供建议,政府觉得重要就采纳,认为不行就不采纳。政府采纳了,由相关部门去制定规划,如果公众有不同看法, 科学家可以出来做适当的解疑释惑。现在不正常的是政府不出来解释,不出来制止谣言,却把科学家推到一线来做这些工作,妨碍了科学家的本质工作。

其实做不做转基因作物研究,对大多数科学家来说无所谓——不做转基因项目,科学家在生物领域还有很多其他项目可以做。但现实问题是国际上的转基因作物正在进攻中国的种子市场,现在每年进口5800万吨的转基因大豆,不是科学家做的决定,是政府部门做的决定。为什么要做这个决定?国务院及其下属部门很清楚: 不进口这5800万吨大豆,我们老百姓吃的肉、蛋、油、奶就要定量供应了。

目前更为紧迫的是中国的玉米市场已经从5年前的零进口,到现在的每年500-600万吨。如果玉米种业市场也像大豆一样被国外的转基因玉米攻克(这或许正是那些职业反转控所愿意看到的,但绝非普通老百姓愿意看到的),政府应该知道问题的严重性。

进口这些转基因大豆和玉米是政府知道我们的家畜家禽没吃的了,在咨询了科学家的意见、认为安全后才进口的。现在科学家面对反转人士的辱骂,政府不出来对谣言和辱骂制止,只是一味把科学家推到一线,与谣言漫骂对抗。我个人认为, 科学家有权拒绝做这种原本不应该是他们做的工作——因此,公众也没必要指责在转基因问题上那些作为“沉默的大多数”的科学家。

来源:基因农业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