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农民种植转基因水稻意愿调查

2013-11-21 | 作者: | 标签: 湖北农民

图focus.tracinglight.com

(作者刘旭霞为华中农业大学文法学院教授,原文有删减)2009年8月农业部正式批准首个抗虫转基因水稻安全证书,证书有效期为2009年8月17日到2014年8月17日,种植地被限定在湖北省,湖北有可能成为中国第一个进行转基因水稻商业化种植的省份。

转基因水稻产业化涉及众多利益主体,而农户是转基因水稻产业化的重要参与主体。他们对于转基因水稻的认知与接受状况直接决定其产业化能否顺利展开。

本研究选择湖北省境内具有代表性的水稻主产区域作为调查地点。调查方式采用调查员与水稻种植农户面对面问卷访谈式。调查问卷发放500份,有效回收463份。调查时间为2009年、2010年的6月至8月。

从性别构成上看,69.1%的受访者是男性。这是因为男性相对于女性更愿意配合、接受调查。男性一般为户主,在对外交往中具有更大的主动权。在年龄构成上,中老年人居多,其中50岁以上的受访农户占到了41.7%。这是因为目前农村青壮年人进城打工较为普遍。在受教育水平上,受访湖北农户学历普遍较低,初中及以下就占到了71.3%。进一步调查发现男性相对女性受教育程度高,男性中有25.6%具有中专(高中)学历,而女性中仅有3.8%具有中专(高中)学历。

湖北农户对转基因水稻的认知

表1 转基因技术的认知度与信任度的相关性

调查发现,只有142名受访者听说过转基因技术,占总受访人数的30.7%,大部分人没有听说过转基因技术。

农户听说过转基因技术并不代表也听说过转基因水稻。不知道什么是转基因水稻的占被访农户的61.7%。这表明农户对于转基因水稻比较陌生。有高达73.2%的被访农户想了解更多关于转基因水稻方面的科技知识。

60.9%的被访农户认为认为转基因技术会改变当前的水稻生产现状,降低生产成本,提高水稻产量。3.5%的被访农户认为转基因水稻尚存在安全问题,而且高产、节约农药等特性未亲身体验无法相信。35.6%的被访农户表示说不清楚。多数被调查农户对于转基因水稻的总体判断持积极的态度。

我们对前述听说过转基因技术的农户做了进一步的调查:有38.7%的受访农户认为转基因技术对人类是有益和安全。只有11.9%的农户认为转基因技术会对人类身体健康造成危害。另外,还有49.4%的农户认为转基因技术对人类有益,但对人类也存在潜在威胁。调查发现,农户对于转基因技术的态度主要受宣传内容的影响。因此,媒体对转基因技术的宣传是否客观、真实、全面决定了农户对于转基因技术的认识和选择。

表2 转基因技术的认知度与风险认识的相关性

表2显示了湖北农户对转基因技术的认知度与风险认识的相关性,有61.6%的农户表示,虽然他们并不了解转基因技术,但是如果经过政府推广,他们就不会担心该水稻对人体有害。有60.1%的农户在对转基因技术有一定了解的前提下,不担心它给人体带来不利影响。

湖北农户对转基因水稻性状的需求状况

水稻产区出现的问题
鄂东丘陵岗地
双季稻区
江汉平原
双季稻区
鄂东南低山丘陵
双季稻区
鄂中丘陵岗地
单季稻区
虫害严重
72.4
95.5
84.0
75.7
病害严重
49.1
33.9
37.0
59.6
抗旱性差
7.8
17.0
29.6
20.0
容易倒伏
27.6
22.3
28.4
22.1
产量低
22.4
6.3
30.9
23.8

表3 不同水稻产区所面临的问题比较

诸多不利因素影响着湖北农户的水稻种植。经过调查整个湖北水稻产区所面临的最严重的问题还是虫害。通过表3可以看出,江汉平原双季稻区虫害最为严重,有95.5%的受访农户认为当地虫害已经相当严重。除了虫害之外,四个水稻主产区所面临最严重的问题是病害,可以看出,在四个地区分别有49.1%、33.9%、37.0 %、59.6%的受访农户反映水稻病害严重。对于干旱情况,不同主产区的农户反映也是不一致的。鄂东南低山丘陵双季稻区因受降水和地形的限制,农户反映干旱情况也是时有发生。对于倒伏性问题,不同区域仅有较小差异,如表3显示,所占比例分别为27.6%、22.3%、28.4%、22.1%。水稻的产量直接决定了农户的收入,所以大部分农户都比较重视水稻产量。通过调查可以发现,很多农户对水稻产量的现状都还是比较满意,但由于地理和气候的差异,一些单季稻区的农户还是对产量提高有所期望,分别22.4%、6.3%、30.9%、和23.8%的农户表示他们目前的水稻产量还比较低。

纵观湖北全省,有84.4%的受访农户认为虫害问题最为严重,有53.1%的受访农户认为病害也较为严重。此外有超过27.6%的受访农户表示,如果施肥过量导致秸秆过高,如果风力较大,极易产生倒伏的情况。选择抗旱性差的人数较少,只有17.6%。农户作为农业生产资料的消费者,种植水稻中常见多发的问题决定了他们对转基因水稻相关优良特性的选择。调查显示有82.5%的受访农户希望种植抗虫稻品种,而仅有20.7%的农户希望种植抗旱水稻品种。

在种植水稻种遇到的问题决定了农户对水稻性状的需求。如果转基因水稻具有抗虫的特性,91.3%的农户会选择种植;如果转基因水稻具有抗病的特性,90.7%的农户会选择种植;如果转基因水稻具有提高产量的特性,92.4%的农户会选择种植;如果转基因水稻同时具有抗虫、抗病的特性,92.9%的农户会选择种植;如果转基因水稻同时具有抗虫、抗病、高产的特性,93.5%的农户会选择种植。以上数据表明,在农村转基因水稻尤其是具有多抗性的转基因水稻具有相当大的市场前景。

农户对于转基因水稻价格的接受状况

对于转基因水稻种子出售价格,如果比杂交水稻种子价格高,仍有35.9%的人表示能接受。这部分人认为“即使种子价格贵也贵不到哪里去,种子多余的成本完全可以通过它的高产量,少投入来弥补。”只有6.5%的人认为不能承受,而高达56.4%的人认为在一定范围之内能承受。转基因水稻稻谷的价格高低也成为影响农户是否选择种植以及种植多少转基因水稻的重要因素。如果转基因稻谷的价格比常规杂交水稻稻谷的价格低,那么有46.2%的人能够接受,也说明他们仍会选择种植转基因水稻。有40.4%的人选择不能接受。

他们普遍指出,综合农药、化肥、种子等生产资料价格因素以及产量、劳动力支出等因素,如果转基因水稻的成本付出相对较少,即使出现转基因水稻稻谷的价格比普通稻谷价格低的情况,也会选择种植转基因水稻。

调查结论与建议

在接受意愿上:多数受访农户表示出可以接受甚至希望种植转基因水稻的意愿。造成上述现象的原因是多方面的:第一,虽然农户的文化水平有限,但他们对于科学技术和科技成果普遍欢迎。科技对农业生产的推动作用已让他们有着切身的体会。第二,目前水稻生产形势不容乐观,农药、化肥等生产资料价格的上涨也导致农户种粮成本增加、收益下降,这使得可以节省甚至不用施用农药、化肥的转基因水稻在农户中倍受欢迎。第三,目前农村劳动力转移,留守在农村的劳动力多为中老年人,他们难以肩负高强度的农业生产,所以,省时省力的转基因水稻自然成为农户的首选。第四,农业的产业化任务艰巨,现实上仍是粗放栽培,难于实现高产,能在产量上有所提高的转基因水稻正好满足了农户的诉求。最后,由于传统水稻受病虫侵害严重,致使农户频繁施用农药,不仅对农村环境造成很大破坏,还严重威胁农户自身以及消费者的健康。

调查得知,农户们普遍都需要这些可以提高水稻产量、抗干旱、抗病虫、抗倒伏的转基因技术,并且表示愿意种植带有这些技术的水稻种子。农户们考虑最多的是水稻的产量和品质如果选择种植转基因水稻,多数农户对于种子价格没有太多关注。他们认为只要转基因水稻能够表现出优良特性,其种子价格即使比一般种子价格高一些也可以接受。也有一部分农户希望转基因水稻的种子价格能够低廉。农户对转基因水稻的食品安全和生态环境风险并不十分关心,这就使得政府对转基因水稻的安全监管十分必要。

在转基因水稻产业化之初以及整个过程都需要对转基因知识进行正确宣传与普及:(1)在宣传原则上,要保持全面、客观、真实的立场。(2)在宣传的主体上,应当构建多元化的主体:首先,政府部门应当作为宣传的主导力量,并对各种宣传行为进行的监管,以防止虚假宣传。值得说明的是,农业技术推广站属于事业单位,虽然不是行政机关,但却是公共产品的提供者,从事农业技术推广。然而由于资金的不充足,农业技术推广站还要通过经营种子、化肥等农资来维持生存。这就使得农技人员在推广农业技术的时候变得极不理性,那些少施化肥、少打农药的新品种可能会因为影响到化肥、农药的销量而难以推广。所以在强化政府部门的宣传职责的同时,理清农业技术推广站的职能,加大投入,改变“边经营、边推广”的现状也非常必要。其次,社会组织的作用不容忽视。这包括各种媒体(出版社,期刊社,电视台等)、科技团体、行业协会、科研机构等。再次,农民等市场主体不仅是宣传的对象,同时也可以成为不可忽视的宣传主体。因为他们通常会将自己获知的转基因知识通过左邻右舍宣传出去,从而不自觉的成为重要的宣传力量。(3)在宣传的途径上,政府部门应当建立科学合理的信息传播机制,积极探索有效的宣传途径,比如加强农业科技推广站的建设,大力建设农村阅览室、农业科技书屋等;各种媒介组织应利用自身优势,比如通过电视、广播、报纸、期刊、书籍、网络等方式进行传播。一些科研机构也可以通过讲座、访谈的形式向农民等群体传播转基因知识。

此外,还需要对种子实行良种补贴,切实维护种植者利益,以及加大对转基因水稻的科研力度,重点在保护知识产权。

来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