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基因食品被误解,有机食品被误信

2013-12-27 | 作者: | 标签: 有机食品被误信

图carlmason-liebenberg.com

杨青平文)有机食品为什么成为时尚

我国有机食品认证始于1990年,是荷兰的一家认证机构对浙江一个茶场的有机认证。国内认证机构认证国内有机产品始于1995年。进入21世纪以后,有机食品渐渐流行起来,成为时尚,需求逐年以30%左右的速度递增,而且始终供不应求。消费带动生产,资本纷纷投向有机农业,据专家估计,到2011年,我国通过认证的有机农田约有500多万亩,占18亿亩耕地的0.2%,另有几千万亩的草地、山地、林地通过有机认证。

有机食品消费为什么与日俱增呢?原因大致是:

1.化肥、农药施用量居高不下,城市消费者对农产品尤其是蔬菜水果安全忧心忡忡。

2.消费者都有回归自然的心态,有回归30年前、40年前、50年前的情结,认为有机食品就是以前的天然食品。

3.有机食品的生产者、认证者、研究者以及不懂科学的媒体,持久宣传有机食品更营养、更安全、更健康,虽然缺乏试验证据或证据不足,但是消费者凭想象就会觉得言之有理,不施化肥、不打农药,不就更营养、更安全、更健康吗?

4.进入21世纪开始的养生热,让一部分人把有机食品作为养生食品。

5.经济发展,高收入者食品消费要升级。过去帝王将相贵族巨富吃的山珍海味如今可以人工种养,上了寻常百姓的餐桌,那么如今富人吃什么?有机食品是最佳选择。所以,有机食品生产者针对富人实行会员制,年费少则几千元,多则几万元。富人皆虚荣,乐意加入。

6.人情社会,送礼之风盛行,但给官员送礼则是不正之风,受廉政之风压制。而有机食品礼品卡兼顾了人情与廉政,易于接受,不就是土特产吗?于是大行其道。

7.独生子女的独生子女,也就是80后、90后的宝宝,如龙子凤女,两个父母加上四个祖父母娇生惯养一个孩子,奶粉要喝进口的,吃饭岂能不吃有机食品。

8.吃有机食品的一部分人之所以吃有机食品,是其意识形态决定了这种生活方式,其意识形态就是环保主义或极端环保主义。坚固的意识形态将转化为信仰甚至宗教,吃什么、不吃什么,从来都与宗教信仰有关,基督教、佛教、伊斯兰教、犹太教、道教都有饮食禁忌和饮食喜好。

鉴于以上原因,方兴未艾的有机农业必将继续发展。满足小众需求的有机农业占用耕地越多,满足大众需求的无机农业越是要提高单产,这样才能养活日益增加的人口,而要提高单产就可能施用更多的化肥农药,这是一个恶性循环,要改变这个恶性循环,就必须吸收有机农业的优点,比如秸秆还田或秸秆过腹还田(喂畜,畜粪还田),以减少化肥用量,并且选用抗病抗虫的转基因品种,以减少农药用量。

秸秆还田或秸秆过腹还田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一家一户小规模经营做不到,所以农民把秸秆都烧了。需要一个过程,这个过程就是工业化、城市化的过程,更多农民离土进城了,土地就可以流转,将出现农场主,经营规模达几百、几千、几万亩,就有能力用机械把秸秆还田,或办养殖场,把秸秆过腹还田。

转基因食品被误解,有机食品被误信

转基因食品无害,但被妖魔化久了,一部分消费者便误解或者怀疑,一般不会选择。比如大豆油,几乎都是转基因的,有些人绝不购买。有专家出于好意解释说,大豆的转基因成分都留在豆粕里了。此话差矣,豆油里其实也有,只不过很少,只有百万、千万分之一,但总归是有的。转基因食品里的转基因成分,就是所转的这个外源基因控制产生的特定的蛋白质,无害。误解转基因的人都购买花生油,因为花生油标示“非转基因”,其实全世界还没有转基因花生品种,这样标示虽为促销,但纯属多余。

有机食品有益,但被虚假宣传久了,很多人误信,却原来假的很多。宣传的依据是认证,若认证是假认证,那么宣传就是假宣传。2012年7月,全国的认证公司从三十多个整顿到二十多个,淘汰三分之一,可见原来有多少假认证。

真认证就是真有机的吗?未必。

2011年12月1日,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播出《以假充真“有机菜”》。曝山东济南一些大型超市高价售卖的“有机菜”,来自因种菜而闻名遐迩的寿光、肥城,虽然经过有机认证,却在生产中滥用化学农药。

2013年3月13日,广东出版集团主办的《时代周报》刊登《贵州茅台酿酒原料“假有机”真相调查》,曝茅台镇所在的仁怀县30万亩作为酿酒原料的糯高粱,虽然经过南京国环有机产品认证中心认证,但也滥用化学农药。

茅台酿酒原料除了糯高粱,还有小麦,一部分小麦来自河南延津县,而河南延津县是中国绿色食品原料(小麦)生产基地,2010年通过了绿色食品A级认证,绿色食品A级可以使用高效低毒低残留的农药,还达不到有机标准,在以后不使用化肥农药的三年转换期内,可称为绿色食品AA级,三年后再经过认证,才是有机。

认证30万亩有机糯高粱的南京国环有机产品认证中心,是原国家环境保护总局有机食品发展中心的检查认证部,是中国成立最早、规模最大的有机认证机构。如此权威,竟至如此。

研究有机化学、倡导有机农业的山西省政协副主席、山西大学副校长刘滇生教授,接受《时代周报》采访时说:有机种植面积可以连片达到30多万亩吗?有这么多吗?我可以负责任地讲,小规模种植也许还可以做到,几亩几十亩,好好管理和监控,应该还是有可能的,但几十万亩绝对做不到。真正的有机种植产量很低,太低了,有机种植必须轮作和兼作套种,不能每年都种高粱。

假如茅台不打有机牌会怎样?喝茅台的人是冲着有机喝茅台的吗?茅台酒大可不必花大价钱买“假有机”。

有机食品除了假认证,还有“自认证”的。

2012年10月30日,中央电视台《经济信息联播》报道:河北省清苑县李庄乡北李各庄村800多户人家中的30户人家组成合作社,种有机小麦,收获20万斤,卖不掉,想卖2元1斤,可是市场价只有1元,买方不认可他们的小麦是有机。领头人陈立业听说不使用化肥农药就是有机食品,能卖高价,便带领大家不使用化肥农药,亩产仅700斤,而原来是1000斤,所以1斤不卖2元不划算。卖难,这个合作社才懂得,原来有机需要认证公司认证,不能自己认证。

现在,农民进城卖五谷杂粮,宣称有机,大多都是“自认证”的。

来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