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的政治

2014-07-02 | 作者: 孙滔 | 标签: 科学的政治

图bbc.co.uk

近日读到一篇讲青铜镜的文章,主题是探讨青铜镜是否容易破裂。但我更关心的是,人类当初为何选择青铜等金属作为镜子材料,而玻璃的出现又是怎样改变了人类的仪表尊荣。

没有镜子之前,人们只能临水整容。买不起青铜镜的人们太多了,只有在玻璃制作技术趋向成熟后镜子变得质优价廉,照镜子的习惯迅速平民化。

没错,是科技(更确切说是技术的革新)让人们更平等。从手机、笔记本电脑到高铁莫不如此,更不必说互联网。

有些技术距离民众尚远。一些人对嫦娥奔月持有非议,认为这是面子工程,不如给小学生多一些免费午餐。这种人是搅场子的主儿,有以“政治”绑架一切的嫌疑——如果把“民生”也看做政治的话。

未来奔月技术更新换代,普通人奔月也是可能的。你不想去那是你的事儿,至少我是迫不及待的。如果没有太空探索,技术如何更新,成本如何能降下来?

至于免费午餐,关心孩子们的食物补给当然没错,但如果能让食物成本降下来的话,何尝不是一种慈善?那样惠及的就不仅是小学生,而是所有民众。如果转基因技术能够让粮食成本下降,并减少农药虫害保证食品安全,它不是一件事关民生的更大事儿吗?

如果对转基因技术不放心,检验其产品的安全性即可(非转基因产品也一样应该经过安全性检验)。如果权威机构认定其安全,我们就没有必要纠结其是由转基因技术生产还是非转基因技术生产。还是那个比喻,我们造一所房子,只能它足够安全即可,不必操心这块木材是电锯伐的还是斧头砍的。

拥有政治话语权而反对科技的言行,其实质正背离了你们的政治口号。

科学也一样。

科学是最民主的。古代中国人认为地球跟棋盘一样,俄罗斯人认为地球是鲸鱼驮着,印度人觉得地球是大象扛着。科学来了:地球是圆的——于是人们有了共同的地球观;进化论让万物同宗,DNA双螺旋结构的发现让所有生命体放在同一语境下——人们有了共同的生命观。

让人类世界观趋于一致的科学,这不正是更本质的普世价值吗?

当大家都使用科学语言,人们的沟通是畅通的。如果有不一致,实验验证和同行评议就是最好的民主手段——没有游行,没有大字报。

但现实矛盾是,科学、技术在其体系以外的社会中遇到了麻烦。要么人们不理解科技,认为高铁有危险、手机不安全、转基因有危害,殊不知这是科学问题,这不是社会辩论能解决的;其有无危害,只有科学共同体作出结论。

更麻烦的是,政治绑架了科学。转基因问题已经牵涉了科学、技术、经济、政治、民意,更混杂了利益方、阴谋论者和政治投机分子。普通民众不可能完全掌握科学背景下的所有转基因相关信息,正是信息的不对等,让某些有政治话语权的力量将转基因问题放大,乃至使该问题成为当今中国最棘手的科技问题。

转基因的科学问题是有确定性的,社会政治则有更多的不确定性。社会政治力量,尤其是媒体放大了其不确定性(知情权问题、进口问题、生物武器阴谋论等等),更早些时候,社会政治力量还越俎代庖肆意指责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问题。

然而有关转基因的“不确定性”,即所谓社会问题,均建立在科学基础上。如果认可其在科学上的安全性,也就不必谈知情权问题了,贸易壁垒问题、阴谋论也同样迎刃而解。

相信科学,经过解读和讨论,其政治属性问题必将圆满解决,中国的政治(民生、民主、民权)也将健康升华;拒绝科学,那么中国的社会政治将陷入恶性循环——口口声声为民请命,却视为民所用的科技为敌。

未来很长一段时间,还需更多力量投入到“让人们理解科学的政治”中来。媒体、政府代表的社会政治,科学共同体代表的科学以及民众,还需进一步互相理解与合作,而不是对抗。

来源:基因农业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