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舟子:对转基因食品担心什么?

2014-07-02 | 作者: 方舟子 | 标签: 对转基因食品担心什么

中国在2013年进口的美国玉米,大约有30%遭到退运,光是自11月中旬以来就已经退运了60万吨以上,原因是国家质检从进口美国玉米船货中检测出含有Mir162转基因成分。Mir162抗虫转基因玉米是先正达公司研发的比较新的品种,2008年获得美国FDA核准作为食物和饲料,2010年获得美国农业部批准商业化种植,2009年获得台湾、巴西、澳大利亚批准作为食物,2010年获得加拿大、日本、韩国、阿根廷、墨西哥批准作为食物。2012年获得欧盟批准为食物。但是中国农业部还未批准这种抗虫转基因玉米的进口,所以将其退运,这与其安全性与否没有关系。

可以意料,类似的退运事件还会发生。美国种植的玉米,转基因品种已达到90%。在这些转基因品种中,种植比较早的品种已获得中国农业部的批准,可以合法进口到中国,但晚近的品种还未在中国走完批准程序,就出了问题。为什么美国人要把Mir162玉米这种不符合中国要求的品种混入其中?是故意的吗?很可能不是。美国对转基因食品采取不要求标识的制度,将之等同于同类常规食品,因此在生产、运输、储存、加工等各个环节,也就不会费心去做区分,各种转基因品种和非转基因品种的产品混杂在一起属于正常现象。

美国为什么反对标识

美国反对对转基因食品做强制性标识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因为如果要求标识的话,那么在生产、运输、储存、加工等各个环节都要区分转基因和非转基因品种,因此增加了成本,而这个成本,最终要转嫁到消费者头上的。既然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认定转基因食品与同类非转基因食品实质等同、同样安全,那么就没有必要增加成本将二者区分开来。何况强制标识转基因食品,就会给消费者造成转基因食品比较不好甚至可能有害的错误印象(否则为什么要特地标识呢?),这对转基因食品是不公平的。

也有一小部分美国人因为种种原因不吃转基因食品,例如信不过FDA而认为转基因食品有害健康,或者出于信仰不吃“不自然”食品。那么他们可以有选择吗?可以。按照规定,有机作物只使用传统的种子种植,因此获得有机食品认证的有机食品在理论上应不含所谓转基因成分。但实际上不然,由于美国转基因作物、转基因食品非常普遍,有机食品很难保证就不会受到转基因食品的“污染”。因此近年来美国一个民间机构又给不含转基因成分的有机食品做“非转基因”的认证。这种做法被FDA认可,因为FDA只是不要求强制标识转基因食品,但是允许自愿标识转基因或非转基因食品,条件是不能误导,例如不能声称非转基因食品更健康。

有机食品既价格昂贵又质量差,是靠制造恐慌、攻击竞争对手来推销自己的。以前有机食品的主要对手是使用过化肥和化学农药的常规作物食品,现在则成了转基因食品。近年来美国有机食品的推销可谓颇为成功,销量逐年上升,但是所占的市场份额仍然只有4%,对绝大部分美国人来说,是个可有可无的东西,与转基因食品相比,可忽略不计:美国包装食品中70%含有转基因成分。因此近年来有机食品商加大了攻击转基因食品的力度,采取的策略是以保障消费者知情权的名义,要求对转基因食品进行标识。他们很清楚,如果强制对转基因食品做标识,不仅会增加转基因食品的成本,而且由于标识所造成的“有害”暗示,会极大地影响转基因食品的销量。这正是在欧洲曾经发生过的。在上个世纪90年代,转基因食品一度在欧洲市场流行,但是在欧盟对转基因食品实行标识之后,转基因食品就几乎从欧洲市场上消失了。

民意与科学相一致

因此在有机食品商的资助下,美国出现了要求标识转基因食品的草根运动,试图通过立法来推翻FDA的决定。2012年的加州成了试验场,在大选日那天加州选民公投表决是否要强制标识转基因食品。当时我对公投的结果并不乐观。虽然大部分美国人自己并不在乎吃转基因食品,但是一般人会觉得知情权是个好东西,多一个标识没有什么坏处。标识转基因食品的坏处是需要通过科普、教育才能了解的,而这往往是难以做到的。结果出乎我的意料。在投票的1200多万选民中,51.41%反对强制标识转基因食品,议案没能通过。2013年大选日,华盛顿州也为要不要强制标识转基因食品进行公投,结果也是51.09%反对。

有机食品商把这个结果归咎于生物技术公司和大超市投入了大量的资金做反对标识的广告,比他们用来支持标识的广告费用多。这当然是其中的一个因素。但是有机食品商无视的一点是,主流科学界都反对标识转基因食品,例如美国科学促进会和美国医学会都发表声明反对强制标识转基因食品。这是少见的民意与科学相一致的结果。

中国“零容忍”制度应该反思

美国是转基因技术最发达的国家,是转基因作物的第一大生产国,也是第一大消费国。这得益于美国宽松的转基因食品政策。FDA甚至不强制要求审批转基因作物食品(转基因动物食品则要求强制审批),实行的是“自愿咨询”制度,建议转基因食品研发者自愿把材料送交FDA咨询。到现在为止FDA已完成了90多种供做食品和饲料的转基因作物的咨询。在商业化种植前还需要获得美国农业部的批准(如果含抗虫成分还需要美国环保署批准)。到现在,美国种植的棉花、玉米、大豆、甜菜的90%或90%以上都是转基因品种。

相反地,中国转基因作物的审批极其繁琐和严格。就转基因作物的种植面积而言,中国在世界上排在第6位,但是基本上都是转基因棉花(此外就是转基因木瓜),玉米、大豆、油菜、甜菜这些重要作物的转基因品种中国都未批准种植,而依赖于进口。自上个世纪90年代批准转基因棉花的种植以来,中国就再也没有批准过重要作物的转基因品种的种植。转基因抗虫水稻虽然在2009年获得安全证书,但是迟迟不批准其种植。

究竟是什么原因使得农业部在这方面如此不作为?是因为担心一旦放开转基因作物的种植,国外种子公司就会乘机占领中国转基因作物市场?中国转基因棉花的种植历史表明这种担心并无道理。在上个世纪90年代,虽然一开始在中国推广的是孟山都公司的转基因棉花品种,但是国产的品种很快就把孟山都的品种挤出了市场。相反地,由于不批准转基因大豆、转基因玉米的种植,现在只能靠从美国、阿根廷、巴西等国大量地进口原料来满足国内市场的需要。

中国还实行世界上最严格的转基因食品标识制度,所谓“零容忍”制度。例如用转基因大豆生产的食用油,由于是深度加工产品,其他实行转基因食品标识制度的国家都不要求做标识,中国却要求标。幸而中国市场上含转基因成分的食品品种和数量都很少,基本上就是大豆油,而且都是靠从国外进口原料生产的,管理相对简单。如果像美国那样,自己大量地种植转基因作物,转基因食品占据了市场,零容忍的标识制度势必难以真正实施,实施的话也会成本高昂。

中国以占世界7%的土地用掉了占世界30%的化肥和农药,这样的农业经济很难长久维持,推广环保的转基因作物势在必行。近年来中央政府一直强调要推进转基因作物产业化(例如2010年中央一号文件说:“继续实施转基因生物新品种培育科技重大专项,抓紧开发具有重要应用价值和自主知识产权的功能基因和生物新品种,在科学评估、依法管理基础上,推进转基因新品种产业化。”),而实际上这个产业化的进程已停滞多年,与美国、阿根廷、巴西、加拿大等转基因作物大国的差距越来越大。除了民间反对转基因作物的非理性舆论需要面对,过于严苛的审批和标识制度是否也值得反思?(作者为科普作家、美国密歇根州立大学生物化学博士)

来源:中国经济报告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