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长寿

2014-07-02 | 作者: 孙滔 | 标签: 精英长寿

民粹主义和精英主义对抗已久,其间分歧是今日媒体衰败的原因之一。

互联网,包括移动互联网、自媒体、微信、微博等,一方面是平民民主发展的加速器,同时也是民粹主义狂欢的舞台——看看当下网络谣言有多盛行就知道了。

无论自媒体还是微信微博,都在强调去中心、去权威,似乎这就是平民民主的胜利。而那些“端起来”的媒体(有采访权的传统媒体),表面看似乎系因精英主义而显得资源匮乏,其主流的标志在消解。

还不完全如此。

大众媒体(尤其是市场媒体)不仅不够精英,不够权威,反而同样有民粹化的嫌疑。这从众多引发业内争议的报道就可得出判断。在转基因、核电、水电、垃圾焚烧、疫苗问题上,以及不少医学问题上,媒体犯了太多的专业错误,而这些错误一方面是由于记者自身原因(专业判断能力不足、采访专家不够),更多原因则是媒体“去权威”观念作祟,而一味推崇民众声音(更多时候是弱势群体的声音),越俎代庖对事件作出了专业判断。

民意不等于正确,尊重民意不等于可以违背常识,尤其是科学常识。媒体常宣称要普及常识,科学常识恰是其中的重要部分。

比如转基因报道。“由于种植转基因作物,广西男生精液异常,山西农民发现老鼠少了”,媒体言之凿凿拿这些乌泱泱的声音给转基因安全问题下结论,经济学家、主持人纷纷引用各种谣言为转基因安全与否下结论——媒体成了跳大神的舞台。传播谣言看起来是迎合民众的举措,但也是媒体自取灭亡的最佳手段。当“围观改变中国”“谣言倒逼真相”这种媒体人本不应该有的理念深入媒体人头脑中,媒体也就失去了其存在价值。

NGO也并非都是天使。绿色和平组织在政府、科学界、工业界眼中,早已不再是一个所谓保护地球的“环保NGO”,它甚至被许多科学家列入黑社会行列——2013年8月,这个打着“保护地球”旗号的组织还雇佣数百暴民破坏菲律宾的金米试验田。对于这么一个极端反科学、反人类的组织,许多市场媒体还趋之若鹜,还将他们看成科学权威、正义化身。这一荒唐现象足以反映当下许多媒体人可怜的判断能力。微博微信的出现,则正可以将媒体人的形象透明展示给人们——当民众发现这群人的观念和能力不过如此,他们哪还能够高举“自由引导人民”的大旗?

迎合民意将会自噬,情绪化越来越严重,个人色彩凸显,这恰恰是主流媒体的大忌,失去了其天赋职责——客观性。就是如此割裂的价值观让媒体日渐失去中心和权威地位——民众也就对其失去了信任。

相对于大众媒体,科学期刊如nature/science无疑是精英的代表,权威的模范。如今nature/science依然市场稳健,其网站是收费媒介,客户订阅依然旺盛。

nature/science权威的背后是什么呢?是其能反映科学界的主流声音。在学术期刊中,只有极少数会为关注度而弃严谨性不顾,发表本是边缘化、粗糙的、有违科学规范的研究。严谨的同行评议和实验论证是科学期刊不会民粹主义、不会去权威的基石。

花钱买权威、精英的声音是正当的,也是应该的。但现有的大众媒体不仅还不够好,而且诚意不足、责任心不够。当下大众媒体衰败很重要的原因不是因为它们不合民意,而是不够权威、精英。科学报道领域(环境、科技、医疗)如此,其它领域(公共政策、金融证券、市场法治、国际时事)的报道也相去不远。

相对于自媒体,媒体仍然有天然的属性让其生存下去,即采访权。一个好的媒体平台不仅是政治话语权的代表,它更重要的属性是主动出击,将社会中那些更卓越的观念采撷到一起,将社会中先进的、积极的力量凝聚起来以促其成为社会共识、进步动力——自媒体显然并不具有这个主动出击的属性,其全面、客观、中立的属性也先天不足。

纸质载体终要消亡,但凝聚积极力量的媒体平台仍是社会必需,大浪淘沙后那些精耕细作、富有诚意和责任心的主流媒体必然会焕发第二春。

来源:基因农业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