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植物学家雷文:中国,科技改革在路上

2014-01-08 | 作者: | 标签: 科学新闻 雷文


科学新闻,姜天海)美国植物学家Peter H. Raven(彼得·雷文)是科学界响当当的大人物。

从美国密苏里植物园主任,到美国国家科学院内务秘书长、美国总统科技顾问委员会委员、美国科学促进会主席,身兼20多个国家的科学院院士,再到联合国“国际环境领导奖章”、日本天皇颁发的“国际生物学奖”等等,Raven集荣耀于一身。

但出生于上海的Raven却对中国独有一份特殊的感情,不仅为了推动中国的植物学研究与科学考察往来中国逾百次,更担纲编委会主席,编写出版了《中国植物志》的英文修订版。今年9月,这本历时25年的世界最大植物志已全部出版完成,共形成文字25卷、图版24卷。

面对中国的科技体制改革,这位77岁的“中国通”也对《科学新闻》记者提出了自己独特的见解。

《科学新闻》:您曾担任美国前任总统克林顿的总统科技顾问委员会委员,现在中国正在逐渐深化科技体制改革。您对中国的科技制度有什么建议?

Raven:中国应该加强统筹协调,建立最高领导层直接领导下的科技顾问团队。我并不是夸奖美国的总统科技顾问委员会运行机制。但是中国要想做出最好的科技成果,就需要加强统筹协调。

现在,虽然中国政府向各部委和研究个体投入了大量的资金,但他们总想着把自己的项目做到最大,对整个国家的发展却没有什么裨益。因此,不管中国的资金体量、人才储备有多大,首先要考虑的是中国到底想做什么,要怎么做。国家要分出主次矛盾,然后再统筹协调资金的投入。

还有一点就是体制问题。大多数国家的科学院都是荣誉制的,认可院士对于国家的贡献。中国科学院拥有众多的植物所、物理所等运营机构。但在美国国家科学院,我们没有机构,只有类似机构的研究局。

美国国家科学院、工程院、医学研究所会通过国家研究委员会,对政府感兴趣的领域进行科学研究。比方说在艾滋病刚出来的时候,我们就开始研究,并进行仔细地监控,一做就是25年。因此,科学研究部门针对各个研究领域都会提出好的建议。英国皇家学会也是如此。

《科学新闻》:那在您看来,未来中国的科学研究应该主攻哪些方面?

Raven:中国其实没有多少选择,你们必须要治理空气污染、水资源污染、温室气体、农业、可持续生产力、医学。其中我认为很重要的一点是,中国更必须要记录自己的生物多样性。

据我估算,中国目前除细菌外约有100万种物种,但真正得到鉴别的只有20万种左右。这些生物体的存在才让社会得以可持续的发展运行,因此对物种及物种间关系的了解是至关重要的。这些知识会帮助中国的可持续发展。可惜的是,国家层面并不重视这一点。

其实,中国现在有很多选择,是要进行科学研究,还是去做工程研究或医学研究?但中国面临的问题是,缺乏总体规划。的确,每个人都可以申请自己的计划,获得大笔资金支持,但这些计划更多的要为国家的核心目标服务。

《科学新闻》:中国将要在计划生育方面引入“单独二胎”的政策。您怎么看待计划生育制度与资源环境之间的关系?

Raven:中国想要放开计划生育制度,让更多年轻人支持经济发展。但实际上地球已经没有地方了,就算中国得到了全世界的资源也是不够的。

现在世界上每天净增20万人,本世纪末世界人口数量将会达到110亿。人类的消耗量已经超出地球可生产的150%,多出的部分从哪儿来?我们有近10亿人营养不良,1亿人随时都可能死去,因此我们只有加倍努力才能保证资源的可持续发展。而要想可持续地稳定发展,就不能再让人口数量激增,地球的容量已经到达极限了。

《科学新闻》:那您认为在当前的粮食危机下,各国应该如何最大限度地解决这种问题?

Raven:粮食生产中最大的问题在于,人们急于找到一种解决粮食生产的方法。要么就是一窝蜂地让农户去培养有机食品,要么就是宣传转基因食品是最终的解决方案。这些都是不对的,没有单一的解决方案,必须要在不同情况下使用多种不同的解决方法。

所以我要说的第二点是,我们必须要最大限度地利用现有的农业用地。大家不要去怀念以前简单的耕作系统,我们现在要养活72亿人。因此有些人说工业化农业不好,我倒觉得只要用对了地方没有什么不好的。只有最大效率地实现粮食可持续生产,我们才能保护生物多样性,保持环境的可持续发展。

因此中国农业部三年前提出,中国已经无法可持续地为所有人提供足够的粮食,必须要在其他国家租赁或购买耕地。但没有一个国家能够满足自己的粮食需求,这个想法注定是要失败的。我们必须要想到更好的解决办法。

《科学新闻》:您认为转基因食品是不是解决粮食危机的最终方法?

Raven:我觉得中国现在对于治理污染的投入很大,但对于农业却没有足够的重视。现在中国的一个主要问题,是人们对于转基因食品的抵制。但在我看来,这种抵制没有道理的。没有任何科学证据证明,转基因食品是危险的。

就像我们怎么证明温室效应?世界上所有科学院都相信全球气温的确在上升,99.9%的大气化学家都承认这一点。但到了转基因食品时,即便所有科学院都赞同这是安全的,人们却只盯着那几篇“反转人士”的文章看。

转基因植物其实就是把一个基因放在另一个地方,就像重新制作一首音乐一样。但是如果你在作物生长时喷药,导致了这种作物的抗药性,成了杂草。这不是转基因作物的问题,是你所使用的农业系统和种植过程中农业单一性的问题。如果采用这种耕作系统,任何一种作物都会出现这样的问题。

但是转基因食品也不是解决问题的最终方法,只是我们提高植物特征的一种方式。但如果这种方式可以帮我们解决全球粮食危机的话,弃之不用实为可惜。

《科学新闻》:您认为植物学研究未来会如何发展?

Raven:我认为在建立全球可持续发展的时候,我们必须要尽可能地保持世界的多样性,保护个体物种、遗传多样性和种群。

我在中国做讲座的时候,有人问我,一个物种能对我们生活的世界产生什么作用。我的夫人给出了不错的回答。

她说,在中文里,一个汉字对于整个中文的影响在哪里?如果你不知道这个字怎么写,你就不能以这种方式表达自己的意思。如果我们现在不拯救这些物种,以后他们将不复存在。

现在,我们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整个世界已经超出了能够可持续发展的能力,因此现在我们身边的物种正在加倍消失。未来,我们已经很难继续维持社会和谐发展或享受自然的惠赠。然而,我们仍然要继续努力。但是如何在长远来讲控制世界人口,提高科学技术,这需要各个国家之间的协同努力。


来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