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教授答疑转基因

2015-09-16 | 作者: Alan McHughen | 标签: 美国教授答疑转基因


作者美国加州大学河滨分校教授Alan McHughen
 
Alan McHughen/文,LYJ译)本文系《消费者想知道些什么?》一文的缩略版。

1, 转基因安全吗?

答:1,科学能够证明存在危害(如果有的话),但无法按科学标准证明其不存在危害。

2,人们正在食用的食物也从未被证明达到农业生物技术的同等安全标准,现实世界中,大多数人只要新产品至少与目前已有的同等产品“一样安全”,科学家采用的正是此标准。

3,相比关注工艺过程,人们更应该关注产品的安全性。

4,许多心存担忧的消费者确实相信科学和科学家,所以他们从被信任的专家那里寻求安慰,甚至不需要支持性的数据或证据。

5,包括美国科学促进会(AAAS——世界上最大的科学协会)、英国的皇家学会、欧盟的欧洲食品安全局(EFSA)、联合国粮农组织、世界卫生组织等机构的专家结论都是一致的:转基因食品绝对与同类传统食品一样安全。

6,如果你既不相信业内科学家,也不相信公共科学家,那么对于科学问题的见解,你到底相信谁?

2,目前为何没有任何长期的人类喂食研究?

答:1,出于伦理考虑,我们科学家绝不会长期将人类用作“小白鼠”。

2,目前几乎有一百种不同的转基因作物,随便挑一种就行?或者每一种都提供不同的风险预测?

3,这种“长期”研究绕过了科学。可靠科学是基于科学有效的短期实验(用试管或动物做实验),让我们能够对未来将会发生的事情做出合理的预测,实际上不必直接体验。

4,人类已食用所有这些经批准的转基因生物近25年,目前仍无一项有据可查的人类或动物伤害案件。

5,没必要对单个转基因作物做“长期”喂食试验,每五年,特定的品种就会被一个更新、更优良的品种取代。

6,我们不会从长期人类喂食试验中获得任何有用的数据。让人类在整个“长期”试验期内只吃一种食物,人类将会罹患营养缺乏症。

7,要求“长期”喂食试验似乎是反转基因活动者使的一个诡计,目的是延长论战时间。没有任何反转基因活动者团体回答过“多久算足够久”,随着转基因食品在市场上达到该时长且未出现任何安全问题,该期限逐渐增加。

8,要求绝对安全是不合法的,因为没有任何食品,包括传统和有机食品,能够达到这一标准。

3,转基因产品全都掌握在大型跨国公司手中

答:1,包括番木瓜、亚麻和最新研发的李子是公益研发的——但的确,市场上的大多数转基因产品都是由大型私营企业生产的。

2,因为反转基因活动者要求开展不必要的测试所需的成本如此之大,以至于小公司和公共机构研发的转基因作物做不到。

3,反转基因活动者会给公共机构施压,让其停止工作,同时给决策者施压,要求削减经费。

4,如果公众对大型跨国公司的农业统治地位感到不安,那么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支持公共机构和小型公司的转基因育种工作,同时支持有证可循的安全监管。

4,转基因生物全都携带着让种子绝育的终结者基因,从而迫使农民每年都购买新鲜种子

答:1,让种子绝育的技术并不存在于任何商业作物中,无论其是转基因还是其他作物。

2,前几乎所有的种子——转基因或其他——都由私营公司出售,包括孟山都和先锋。事实上,即便是在发展中国家,农民们也几乎不再留种,因为现代种子在产量和品质性能上的改进补偿了其较高价格。

5,转基因生物能够逸入野外并传播,从而导致生物多样性破坏

答:1,目前尚未显示转基因生物导致生物多样性破坏。要说有影响的话,它们倒是能够通过增加生物圈中基因的总数而丰富生物多样性。

2,Bt作物能够通过降低农药喷洒需求而提高农场的生物多样性。

3,转基因植物在野外的行为方式与其非转基因亲本基本相同。

6,转基因技术引发了任何杂草治理手段都无法遏制的超级杂草

答:所有植物,包括所有作物植物,天生能够抵抗某些除草剂,天生对另一些除草剂敏感。当一株植物用耐除草剂基因进行修饰后,它变得对该相应除草剂更耐受,但仍然对其他类型的除草剂敏感。不过,这些具有新型除草剂耐受性的杂交品种对其他除草剂敏感,因此,农民们仍然可以使用其他除草剂来治理这些植物。

7,所有科学家都贪污腐败,我们无法相信其中任何一人会就转基因生物的安全性讲实话

答:1,本质上,该论点质疑任何行业科学家存在利益冲突,这攻击了每一位具备评估转基因安全性科学资历的科学家。几乎所有的专业科学家都属于行业、政府或学术科学家。具备适当监管专业知识的科学家要么在行业工作,要么在政府机构工作。很少发现有合适的专家失业或屈就于非政府组织。

2,科学家他们在开展工作时必须符合伦理规范并遵守科学实践的专业标准,无论是依照优良实验室操作规范、优良生产操作规范或是其他。如果伪造转基因致敏性数据,消费者将很快出现大量的过敏反应,将会快速地追溯到源头。实际开展测试和记录真实数据几乎总能比捏造数据更快、更简单地获得让监管机构确信安全所需的数据。

来源:Alan McHughen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