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章良:转基因育种,无需讨论必须研发

2014-07-01 | 作者: 周洁、郭伟 | 标签: 陈章良

从去年举行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央农村工作会议,到日前公布的中央一号文件,透露出农业科技创新哪些信号?科技创新在农业发展中如何发挥作用?近日,在河北省举行的农业科技创新与经济形势报告会上,中国科协副主席、书记处书记陈章良详细分析了目前我国农业发展的新形势,并对粮食安全、农业机械化、种子产业等三大问题给予解析和建议。

土地流转需防“农地非粮化”,加大规模化种粮技术研究

“我国粮食产量实现十连增,但与此同时,我国粮食供求处于紧平衡状态,近年来粮食进口量持续增加。”陈章良坦言,中国面临着粮食需求快速增长、生产成本较高等问题,应对这些压力,除守住18亿亩土地红线外,“以土地流转为切入口,进行集约化、规模化经营,显然是我国当前形势下一条很好的出路。”

据测算,近年来我国每年进口的谷物和大豆在1000亿斤以上,粮、棉、油等主要农产品都存在结构性缺口。陈章良认为,实行土地流转后,大片耕地由一个种粮大户统一经营,可以进行专业种植、管理、收割等,能大幅提高生产效率,增加粮食产量,还会为推广新农业科技成果提供动力。

然而,在土地流转过程中,必须要警惕“农地非粮化”问题。陈章良解释,由于种粮食一亩地利润也就七八百元,扣除租金后所剩无几,远低于种蔬菜、水果等经济作物的利润,所以一些农民土地流转后不愿再种粮食,这样下去粮食产量会受到影响。“这是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粮食安全需要引起各级政府的重视,18亿亩土地红线也必须坚守。”他提醒,作为农业大省,河北省在土地流转时应注意这一问题,对种植品种予以一定关注,确保粮食种植的面积和比例。

“其实只要注意提高土地利用效率、控制成本,流转土地继续种粮食还是能赚钱的。”陈章良建议,土地流转后,如果把一家一户土地上的田埂去除整平,耕地面积会增加5%-12%,多的甚至会增加20%,面积增加的同时自然会增加产量。“应对规模化种粮技术给予更多研究,包括套作间作等种植技术,例如可以通过在棉花地里套种绿豆、玉米地里套种大蒜等方式,增加粮食产量。对于一些实现规模化经营的种粮大户来说,规模效益提供了向农产品深加工延伸的条件,比如把稻谷碾成米并进行包装出售等,通过增加农产品附加值来增加收入。”

通过组织化实现农业机械化,既提高专业性又能降低成本

“与发达国家较高的机械化程度相比,我们的农业生产方式还比较粗放,一些地方还采用‘一个家庭一头牛’的耕地模式,生产效率低下直接推高了粮食的生产成本。”陈章良说,

以甘蔗收获为例,目前广西甘蔗机械化收获率只有0.1%。而从工作效率来看,4个人1天只能收1吨甘蔗,机器1个小时则可以收二三十吨,机器1小时干的活,相当于100个农民干一天。

目前在国家层面,农业机械化已经被提高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在日前发布的中央一号文件中,专门列出要主攻甘蔗收割机、棉花采摘机、插秧机等农业机械化薄弱环节。“没有机械化,农业根本没有出路。”陈章良表示,农业机械化主要就是提高生产效率、降低成本,农民种田有了积极性,国家粮食安全自然也就有了保障。

“种粮大户对流转后的土地进行规模化经营,为提高机械化使用率创造了条件。”陈章良说,目前我们正在努力研发农业机械,但是技术难度特别大。以甘蔗收割机为例,一方面是资金支持不够,另一方面就是技术难度太高,现代化的甘蔗收割机,是机械、电子、数控、液压等一系列技术的集成和组合,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此外,想要提高生产效率,我国农民分散经营农业机械的模式也需要改变。比如活跃在小麦种植区的麦客,基本是一家一户农民单独购买收割机,小麦成熟时节由这些农民组队去麦区为农民进行收割。但由于难以形成规模,专业化程度较低,农机一年只能使用一两个星期,大部分时间闲置,从而造成使用成本较高。为此,陈章良建议,“由于我国粮食生产也是从南到北成熟,可以借鉴美国专业农机公司的做法,成立机械播种、机械施肥、机械收割等专业公司或专业合作组织,种粮大户在任何一个生产过程都可以通过专业公司或合作组织提供的机械化服务来实现,而专业公司或合作组织可以通过收取相应服务费用来解决农业机械配置的成本问题。这样不仅能使粮食生产向集约化发展,提高生产效率和产量,还能大幅降低成本。”

转基因育种不需要讨论,必须在科研上赶上世界前沿水平

“对于我国农业来说,只有降低成本才能在市场中生存与发展,除提高生产效率降低劳动力成本外,最有效的方法主要靠提高单产。从技术层面来说,单产提高最经济有效的方法就是采用优良品种。”陈章良认为,目前存在的问题是,作为农业大国,我们的种子产业仍然较差,严重缺乏优质玉米、水稻、棉花等良种。

没有种子意味着什么?陈章良说:“现在我国种业市场来自国外品种占比很高。注意看一袋袋蔬菜种子就会发现,很多来自法国、以色列等国家,一克要二百多元,价格堪比黄金。像杂交玉米、水稻等,农民不能自己留种子,必须每年买种子,一旦出现供给不足,那将会造成很大损失。”他说,必须注意种业安全,将种子管到自己手上,尽快培育推广一批高产、优质、抗逆、适应机械化生产的突破性新品种。

作为育种的一个重要部分,转基因技术目前正在我国引起激烈争论。他解释说,杂交育种是两个不同种群、不同基因型个体间进行杂交,一遍一遍去试种筛选。转基因育种则是分子级的育种,要打开细胞,从细胞中提取DNA链条,把DNA链条中的基因去掉哪一端或者加上哪一端,使它的品种产生优良性状。“这是两种不同的育种方式。”

对于转基因育种,陈章良有着自己的忧虑:“这场争论短时间内不会有定论,会延续五六年甚至更长时间。关于能不能推广的问题可以等待时间检验,但研不研发的问题根本不用讨论,甚至是时不我待,转基因技术是全球生命科学的前沿技术,中国作为一个农业大国,在这方面不能落后,我们必须在科学研究上努力赶上世界前沿。否则一旦有一天放开转基因,中国的玉米、大豆等几乎所有种子都将迅速被外国控制,粮食安全难以得到保障。”

来源:河北日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