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大昉:转基因种植排第6已落后

2017-09-28 | 作者: 金煜 | 标签: 黄大昉

近日,国际农业生物技术应用服务组织在《中国生物工程杂志》刊登总结去年全球转基因商业化趋势的报告,报告显示,中国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为420万公顷,全球排名第六,主要作物为棉花、木瓜等。此外,报告称转基因玉米作为饲料作物将来可能是中国最先商业化的作物。

国际非营利组织国际农业生物技术应用服务中心每年对全球转基因作物商业化发展态势进行分析,其最新在《中国生物工程杂志》上刊登的《2013年全球生物技术/转基因作物商业化发展态势》显示,2013年,全球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继续增加,超过1.75亿公顷,发展中国家在全球处于领先地位。

根据报告,2013年中国的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为420万公顷,种植的转基因作物为棉花、木瓜、白杨、番茄、甜椒。

在全球27个种植转基因作物的国家中,19个为发展中国家,8个为发达国家,从种植面积看,中国排名第六,前五位分别是美国、巴西、阿根廷、印度、加拿大。

根据该组织的此前报告,至少从2007年之后,在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上,中国始终处在全球第六的位置。

报告称,中国有5亿头猪和130亿只鸡、鸭和其他家禽需要饲养,考虑到对玉米的巨大需求和进口的不断增加,“转基因玉米作为一种饲料作物将来可能是中国最先商业化的作物。”

■ 对话——报告参与者:做顾问无报酬,不是“代理人”

新京报记者对话报告参与者,中国农科院生物技术研究所研究员,国家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委员黄大昉,他表示,中国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排行第六,比起其他国家看起来还比较靠前,但实际上我们已经落后了,我觉得这并不光彩。

“数据是自己调查、统计后的估计数”

新京报:这份报告的数据是否可靠?

黄大昉:国际农业生物技术应用服务中心是国际上非营利组织,到现在已经15年了,来中国介绍全球转基因的发展信息也有10年了,基本上各国政府、科研机构、大学企业都比较认可它。它每年做转基因信息的统计,相对来说比较客观,我们国家的农业部、发改委等部门的一些年鉴、文件也都引用它的数据。

我是作为专家身份做他们的顾问,帮助做这个年度报告的中国的调查。我们参与他们的工作是没有薪酬的,不是像网上说的所谓的“代理人”。

新京报:报告中中国转基因种植面积的数据来自哪儿?

黄大昉:我们官方并没有专门的统计,我们的数据是自己调查、统计后的一个估计数。

我们国家主要种的是棉花和木瓜。420万公顷中主要是棉花,现在三大棉区中,华北和长江流域基本是100%种植转基因抗虫棉了,所以这些地方的棉花种植面积就可以直接统计进去。新疆棉区原来抗虫棉是比较少的,现在也越来越多。事实上,我们国家转基因种植面积去年和过去几年略增,增加的就是新疆棉区的抗虫棉种植面积。

木瓜的数据主要来自华南农业大学,它是转基因木瓜的原发单位,广东和海南也有一些种植,但总的面积不是很大,很容易通过调研得到数据。

杨树的数据来自林业科学院,有具体的研发者和数字,白杨的面积也不是很大,就几万公顷。

番茄、甜椒等市场上基本没有种植,所以我们统计数据中没有算进去。

新京报:报告中说我国批准的转基因作物事件是55个,这是一个什么概念?

黄大昉:基因转到不同的作物,不同的位置,最后表现怎样,这都是不同的,每转一次基因,就属于一次“事件”,也就是说,基因可能只有一个,但可以有不同的“事件”。

上世纪90年代,转基因批复主要看品种,现在做得越来越规范、细致了,现在国际上和我们国家包括进口转基因作物都是按照“事件”来下发批文,它就像一个标示一样,可以进行追溯,可以跟踪检测,它的科学性和质量是有保障的,是非常重要的审批制度。

“我们转基因步子走得很慢”

新京报:报告称玉米作为饲料可能是我国最先进行商业化的作物,这是为什么?

黄大昉:我和很多国内的专家也是这个判断。我们国家现在大豆已经是80%进口了,就这样了,国家已经基本把进口大豆作为解决问题的途径了。小麦水稻这几年也有进口,但总的来说生产能力还比较强。

但玉米的矛盾就很突出。我们国家现在动物饲养的主要饲料是玉米,我们吃很多的鸡、鸡蛋、猪肉等,饲料都是要加玉米的,此外,玉米还有一个重大需求,就是用在淀粉、氨基酸等加工原料上。我们国家玉米中80%都用在饲料和加工商,真正人吃的不到20%。

现在我们国家对肉蛋奶的需求大大超过我们一般的水稻小麦。玉米这几年虽然产量也在增长,可赶不上需求增长的速度,而且,国际玉米价格一旦波动,就会严重影响粮食安全。

转基因作物要商业化需要通过两个关,首先安全关要过,而现在玉米在我国已经拿到安全证书了,它的安全性问题是很清楚的了。第二个关是品种要审定,规定知识产权、品种产量、品质保障等,经过审定后才能正式承认你是一个品种,现在就一直在等这个过程。

之前60多位院士写信呼吁,也是出于这个原因,现在既然法规认为安全性没有问题了,就应该往前推进,尽快完成品种的审定程序,但这几年我们的步子走得很慢。

新京报:你如何看我国转基因作物面积排名全球第六的位置?

黄大昉:其实我们已经落后了。2000年左右的时候,我们曾经排在第四,那个时候全球种植转基因作物的国家没有那么多,我们有了抗虫棉,一下子就达到了两三百万公顷,很突出了。但这几年,我们还是只有抗虫棉,其他国家像巴西、印度,本来都排在我们后面,但他们能种植的品种越来越多,面积一下就赶上来了,像巴西都已经几千万公顷了,我们是巴西的十分之一。

所以实际上我们已经落后了,我觉得这并不光彩。

null

来源:新京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