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林纳斯:反转即反科学

2017-05-23 | 作者: 基因农业网 | 标签: 马克·林纳斯

 “今天中国的反转人士声称他们反对转基因是出于对中国民族利益的关心,但实际上他们的观点都是从海外进口来的,他们实际上是在代表外国人的情绪立场,实际上是在回收利用已经过时的理论废品——就是像我这样的人在20年前说过的话。”


基因农业网:早先你对于转基因技术的反对,似乎也是出于一种好心;但作为一个记者,原本必须要对自己报道的对象有了足够充分的了解才会写作。当年是哪些因素误导了你?

马克·林纳斯:当我还是一个反对转基因的环保积极分子的时候,当时要做的是破坏整个英国所有转基因的田间试验。那时我并不是记者,而是一个环保积极分子。当时我所获取的所有信息,来源都是绿色和平组织。当时我就想要改变这个世界。


基因农业网:后来又是什么原因让你看清了事实?


马克·林纳斯:
我对转基因的态度改变不是一下子就改了,而是经过了很多年,经过了一个过程。

当时我决定要写一本关于气候变化的书,为了写这本书,2002年我还专门到中国来采访,来了解荒漠化和气候变化的相关性。我是学历史跟政治的,原先没有接受过正式的科学训练,对科学不太懂;为了写这本书,就必须对科学要有很好的理解,所以就自己看了很多书。

在这个学习过程中,我发现自己必须支持科学;进一步又发现,原来反对转基因也是不对的,转基因在科学上没有问题;发现反对转基因,实际就是在反对科学证据。这样我才改变了立场。

之后我给了公众一个道歉,告诉大家我以前做的事情是不对的。


基因农业网:你从转基因技术的反对者转向支持者,这似乎是对自己过往的否定,转变之初有没有产生过心理障碍?

马克·林纳斯:
确实,我的这个改变过程非常困难。

有很多政治家,他们可能会说一个事儿,过几个星期又说,我错了,我要改变;对他们来说这可能很容易。当然这也会让他们失去信誉。

但对我来说,别人看待我的改变,可能会认为我这个人很脆弱、不够强大,才会承认自己的错误。所以对我来说,这是一个非常困难的决定。尤其是在公众面前说自己改变了立场,这个是很困难的。

但是作为一个科普作家,我应该告诉大家真实的情况,我不能说谎。

基因农业网:后来你在各种场合下做演讲、宣传转基因这项重要的技术,过程中有没有受到过来自反对者的压力?你转变支持转基因后,周围朋友家人怎么看?容易说服吗?如果周围人还在传播转基因谣言的话,你怎么办?

马克·林纳斯:
是的,我当初刚刚改变的时候,确实面临很多的反对声。甚至,我在很多场合说话的时候,人家会进来攻击我、反对我、阻止我讲话。尤其我在阿根廷的时候,那些反对转基因的人冲到会场,阻止我讲话。我在英国的很多前同事,还专门组织了20个人,签了一封书面的东西给媒体,跟他们说我是个骗子。周围还有一些反对转基因的朋友,还在不断地尝试说服我,让我改变主意。

但最后,还是有些人慢慢地理解了科学,也慢慢地理解了市场上的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同时也理解了有些转基因产品能够改善环境,能够减少农药的使用。而且,我作为环保积极分子的承诺没有变,我还是倡导环保的。

这也是为什么我在2013年1月份向公众作了那个道歉,为自己以前做的事情道歉。同时我也做了一个决定,要努力修补我以前反对转基因所造成的危害。

在今天的中国,还有数以百万计的人们相信一些关于转基因的阴谋论,比如转基因会影响他们的身体健康、会伤害他们的孩子,甚至会损伤他们的生殖能力。这真是非常荒谬。每当我听到这些阴谋论,我就会想到,正是我15年前作为反转激进分子的行为,推动导致了今天的灾难性局面。今天中国的反转人士声称他们反对转基因是出于对中国民族利益的关心,但实际上他们的观点都是从海外进口来的,他们实际上是在代表外国人的情绪立场。他们忽视中国科学家的声音,而选择相信一些NGO的言论。他们并没有代表中国,他们实际上是在回收利用已经过时的理论废品——就是像我这样的人在20年前说过的话。这就是为什么我现在来到中国的原因,我要说,请无视那些仍然在误解科学的人,因为这些人只会对科学带来伤害,只会对这个国家的利益带来损害。

基因农业网:去年夏天,一百多位诺奖得主联名签署了谴责绿色和平组织的公开信。如何评价这次活动的意义?

马克·林纳斯:
100位诺贝尔奖获得者的联名信,主要是反对绿色和平对转基因、尤其是对金大米的态度。金大米其实是一个很好的产品,它里面维生素A的含量很高,能够帮助很多维生素A缺乏症的小孩复明。最后就是因为绿色和平的反对,金大米没法产业化。这封信里面说绿色和平犯的是反人类罪。这个有点严重了。绿色和平除了以前反对转基因以外,它其实做的很多事情还是好的。现在绿色和平在国外已经不怎么反对转基因了,至少在英国,绿色和平已经不再反对转基因,它的关注点已经转移到了别的地方,比方说大气污染、气候变化、生物多样性保护,往这些方面转移。

基因农业网:对于当前转基因技术及其产品在国际上的形势你作何评价?英国脱欧这件事对英国农业生物技术发展会有哪些影响?

马克·林纳斯:
整个欧盟对转基因的态度确实是倾向于反对的,它们有很多成员国,根深蒂固地反对转基因,尤其是法国、德国、意大利。从英国的立场,目前对转基因是支持的。但是在欧盟的成员国里面,关系很复杂,很多是因为贸易的关系,做出的决策更多是出于政治化考量,而不是基于科学。

基因农业网:对于那些出于种种原因、依然还在反对转基因的人们,你有何建议?尤其是对于那些出于面子或利益问题而不肯放弃立场的人。

马克·林纳斯:
现在其实反对转基因已经不再是环保活动积极分子的主攻方向了。目前反对转基因的主力部队是那些反科学的团体,反对转基因其实就是一种反科学活动。世界上有很多这样的团体,他们反对转基因,并且拒绝承认气候变化,美国总统川普就不承认气候变化;他们认为疫苗没有用,不让孩子接种疫苗;还有很多人,他们怀疑一切科学的东西。

作为一个环保积极分子,我一定要做科学的朋友,相信科学。

【基因农业网独家稿件,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