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士荣:阻挡转基因将成为历史罪人

2017-05-17 | 作者: 基因农业网 | 标签: 贾士荣

谈到转基因,我接触到的一些亲戚朋友,他们首先要问的一个问题就是,转基因到底有什么用?我想这个问题,可能还要加强宣传。

第一,我们应该给公众说清楚,农业生物技术是发展最快、最好的一种技术,它代表了先进的生产力。刚才大家已经说到1996年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是170万公顷,现在是1.7亿公顷,创造了一千亿美元价值。你可以跟历史上其他的农业技术去比较比较。

化肥的情况我知道,从19世纪中叶德国李比希发明了化肥,从有机到无机肥料,等到广泛应用的时候,已经过了半个多世纪。现在转基因作物17年增加了100倍,这是什么概念?

转基因同时也是最好的一种技术。我想举三个实际例子来说明。

第一个,夏威夷的木瓜,因为受到番木瓜环斑病毒的影响,严重危害了夏威夷的木瓜产业,以致濒临破产。后来,转基因木瓜研究出来了,挽救了夏威夷的木瓜产业。现在夏威夷的木瓜是转基因的,台湾的木瓜是转基因的,我们国内也批准了转基因木瓜的商业化,很多市场上现在也不少,大量的木瓜都是转基因的。

第二个例子,朱祯教授也提到,阿根廷、巴西的转基因大豆。阿根廷和巴西由于使用了转基因大豆,振兴了它的大豆产业,成为了很大的大豆出口国。种植转基因大豆,它可以免耕、少耕,即不用翻地直接种。它还可以密植,密植之后,产量20%、30%地提高。这样,它成为重要的经济支柱。

第三个例子,我们国家抗虫棉的研制,可以说是既挽救了、又振兴了我们的植棉业。不知道大家记得不,1992年的时候,华北地区棉铃虫大爆发,农药已经控制不住。老百姓谈虫色变,干脆就不种了,所以我们国家的植棉面积大幅度下降。由于棉花不够,纺织厂就停工待料,这个时候的结果,直接和间接的经济损失每年是100亿人民币。

有了抗虫棉以后,这些问题都解决了。当初去推广的时候,老百姓也好,各省市县的老百姓也好,对抗虫棉还是有点怀疑的,他们没看到具体的好处。后来我们就把转基因和非转基因的作物挨着一起种,不喷农药看看是什么效果。慢慢地,农民就接受了,中层干部也接受了。到了最后,农民是非抗虫棉种子不买不种。由于抗虫棉的推广应用,现在我们国家大概70%以上的棉花都是抗虫棉,像山东、河南这些省份基本上是100%。

同时,我还要强调一点,由于少用农药(大概减少了80%),以前一个生产季,农民要背着药桶打20来次,推广了抗虫棉以后,打药减少到三到四次。我们到山西去看,他们告诉我说,过去一户承包两亩地,天天要在地里打药;现在可以承包12亩地,两个人即可管理。我们去了以后,他们要让我们和他们照相留念。

这个说明了什么问题?当时的舆论环境,抗虫棉好像没有遭遇什么反对声音。我们现在回顾起来,第一是因为政府态度鲜明。农业部在审批抗虫棉的时候,甚至于后来为了加快这个推进的速度,有那个简化程序的要求。朱镕基总理到我们所检查的时候,明确指出要加大抗虫棉的推广力度,这一点很重要。第二条是农民欢迎,市场由谁来决定,用户来决定。只要你有需求,只要你的东西好,肯定有人接受。第三,它的效益明显。不光是经济效益,而且有环境效益。以前每年大概棉农里面打农药死亡的人数达三百多人,现在这个数据大大下降。还有一点,抗虫棉出来十来年,因为不喷农药,虫子不抗药了。所以万一抗虫棉出什么问题的,农药又可以用。

可是,从老百姓来讲,从消费者来讲,还是不明白这个道理,所以我觉得,第一个还是要增加这方面的宣传,摆事实,讲道理。

从国际上来看,美国为什么发展快,欧盟为什么发展慢。我觉得主要原因是,美国是一个最大的农业出口国,它要把自己的商品推销到全世界。而欧盟因为它的粮食基本上还有富裕,所以它尽量阻挡美国的产品进入欧盟。我希望经济学家要去研究研究这个问题。但是欧盟有意阻挡美国产品进去的同时,在世界科学发展大背景下,它自己的技术和产品发展也慢了。

我们国家一度在转基因水稻上是领先的,后来由于种种干扰,丧失了先发优势,我觉得非常可惜。将来的转基因怎么发展,我觉得传统农业的概念会被打破。由于应用了基因技术,它可能将来会把农业、医药、工业、环保这些领域的技术交叉融合起来。现在我们提基因农业,基因药物,实际上是老百姓一直在接受的。基因工程药物,像刚才说的胰岛素,普遍被应用。还有很多的药都是基因工程的产物。将来我们这些药物可以由农作物来生产。现在已经有用大米、水稻来生产一些人血清白蛋白,将来还有其他的药物可以用转基因的办法来合成。还有,利用转基因技术还可以在环保上消除重金属污染。

三个想法。我觉得基因农业或者转基因这个词本身不是一个贬义词,是一个具有正能量的词。因为它代表了将来的发展方向。任何人、任何力量都不可能阻挡、延缓这个技术的发展。我相信这一点,是因为从17年的发展过程来讲,转基因作物每年都以百分之十几增长,十七年发展一百倍。小道理要有大道理来管,如果对这个趋势的形势认不清楚,从战略的高度、从国家利益的高度来看,就不能做出正确的预测。我们的科普要把这个大背景讲明白,这是第一个想法。

第二个想法,任何新事物出现的时候都会有争论,有质疑。历史上的故事太多太多。当初火车发明的时候,有人提出来火车的时速超过45公里会对人的大脑有损伤。几十年过去了,回过头来看,我们现在的高铁,300公里、400公里的时速,人的大脑有没有损伤呢?

从生物学发展角度来讲,生物学发展过程中间也有争论,也有怀疑。孟德尔在寺庙里面做的豌豆的杂交实验,把红花豌豆和白花豌豆一杂交,后来就出来了红花和白花的品种,他说是由因子产生出来的,这个因子就变成现在的遗传基因。可是孟德尔的杂交道理过了一百年才被发现。

还有一个要思考的问题,为什么全世界的科学家都支持生物技术发展、包括欧盟的科学家?科学家从总体上是尊重科学、尊重事实、讲事实、讲真理的。我跟农业部的代表团到欧盟去考察,德国的农业部主任跟我们说了一句话,我们欧盟犯了一个错误,希望你们中国不要重蹈覆辙。这句话我印象深刻。所以,应该对科学充满信心,对事业充满信心。

第三个想法,有媒体的朋友来参与,我觉得非常好。因为我们搞科学的人,不懂得怎么跟公众交流,说话缺乏艺术性,太直接。

过去有个问题,不少科学家不愿意出来讲话。什么原因呢?

一,你一出来讲话,你就成为被攻击对象。我觉得他们是有组织、有计划、有目标的。很显然,我们每次开两会之前,他们会攻击的人第一个是我,第二个是张启发,第三位是朱祯教授。谁出来讲话都被攻击,黄大昉先生也是被攻击的对象。

第二个原因,我觉得个别媒体在采访的时候常常是,我们所说的东西和最后刊出的东西不一样,断章取义、张冠李戴。我们做工作,想为国家做一点事情,却被骂成了间谍、卖国贼、罪人、汉奸,很多人戴了帽子以后,心里很不舒服。我因此理解很多科学家不愿意说话。

这个问题,我建议科学界的朋友和媒体界的朋友都要来总结、反思或者换位思考。

最后,我要问这样一个问题:将来谁是真正的罪人?我认为,将来谁阻挡了转基因,他就是历史的罪人。这是我发言的最后一句话,谢谢!

nu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