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丽萍:用理性说话,以事实和逻辑来传播科学

2017-05-17 | 作者: 基因农业网 | 标签: 靳丽萍

 今天这个(转基因科学传播)主题,我觉得可以代表不太了解转基因技术的记者和编辑。罗老师说的中国青年报的记者(编者注:罗云波老师讲话中介绍了中国青年报一个记者在采访他时的反复追问、求证“你是否真的吃转基因食品”这一问题)在我眼里是一个好记者,因为他追着您是要让您展现证据,这正是科学界和新闻界都应该遵守的原则。任何人问这个东西安全吗,您说这个东西安全。然后他接下来说请您论证。您说有人说吃这个东西不安全(影响下一代),我吃这个东西我儿子很好。记者问怎么证明您吃过,您说我们家有这个凭证,他就说到你们家去看。这是非常好的。媒体得到一些科学结论,需要把这些科学结论通过事实论证让大家知道。

事实胜于雄辩,因为传播手段的发展,大家接触各种各样意见的平台非常多,流言蜚语很多,事实是不是真的如我们想象的那样是完整的,是准确的,是丰富的呢?不一定,因为我们有时候太急于说服对方的时候就直奔结论了。其实我们需要问这个过程是怎么得出结论的。

刚才方玄昌表扬我,他说在过去两任主编当中,我没有做出非常违背科学的事情来。那并不是因为我有科学素养,我确实没有学过转基因这方面的知识,我只遵循一个基本原则就是用事实说话。所以我会问非常愚蠢的问题,转基因安全的问题。我记得我跟方玄昌在办公室里面发生过这样的争论。他说转基因现在安全不成问题。我说你为什么说转基因安全不成问题呢,到底什么是转基因呢?我会问这个问题。我以前遭遇的科技记者对我回答的是什么呢,你问的什么问题,在我们科学界这是一个常识问题,不要问我常识问题。当然作为记者不怕丢脸,即使你们觉得这是最基本的道理,但是我们还要坚持问。只有我们问清楚了,把其中的科学原理咀嚼出来,我们才能用民众接受的语言传达出去。这也是这个网站要做的事情,搭建一个桥梁,让科学家和媒体之间有一个交流的平台。

对于我来说,我知道现在关于转基因的争议、口水战非常多,有反转派,有挺转派。媒体是什么呢?我觉得一个公正的媒体就是中转派,就站在中间,并不简单选择哪一方的意见。但是对于我们来说,不管什么意见,请你拿出论据,请你摆出事实,请你展现你的逻辑。

一个谣言建立在谬误之上,就没法展示扎实的论据,没法展示真正的逻辑。只有这个(展现事实与逻辑的)过程才使我们的传播不局限在科学圈子都已经认可这些结论的人里面,而是把它像一层一层涟漪一样推开来。

我觉得经济学界的人也有一些人是具有基本科学精神的。我记得北大的《财经》奖学金班开班典礼上,周其仁教授说他经常接到媒体打电话,周老师,今天发生了一个什么什么事儿,请您说说您的观点。他说一般情况下他不会给任何观点,他会说请你把基本事实讲清楚。这是严谨的,只有在基本事实搞清楚的基础上,才能做判断。这是特别重要的。

第一点,我们要尊重每个人的知情权,我要知道这个事实是什么。

第二点,我们要展现从事实到结论之间整个的逻辑过程是怎么样的。这里面科学家就可以做非常多的工作。

第三点才是结论的争锋。如果我们太快进入最后的环节,则形成的一个状态就是各说各话,这不是一个有效的沟通。因为我们是做传媒的,传媒做的工作就是做有效的沟通。只有把这个完成,我们才能达到最终理想的目的。

当然,我觉得这是非常有希望的。媒体跟科学界有相通之处,都需要用事实和证据说话。

跟大家分享一点,现在这个时代,挑战和机遇是并存的。先说挑战,现在媒体发展的速度是特别快的,各种新的手段非常多,使得每个人说话,每个人传播信息,每个人发表意见的门槛大大降低。比如我们各位科学家搭建了这样一个平台讲基因农业的相关问题,但是其实一个反对转基因的人,一个反转派,他可能也用几分钟的时间注册一个微博账户照样做这个事情,传播的门槛是非常低的。信息已经泛滥的时代,这对大家来说是一个挑战。你其实没法制止谣言,谣言一定会是满天飞的,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还是要充满信心。我是做杂志的,严格意义上说,它不属于大众媒体,它跟电视、日报、互联网相比是对于小众人群的,所以我们对品质和专业要求相对来说要高一些。但是我们现在也面临这样的挑战,当我们做一篇力图通过展现逻辑、展现事实得出和很多公众想法相反的结论时,我们也会受到攻击。很多人就会说,你们是拿了谁的钱了,各种阴谋论就出来了。但是我觉得要有信心,恰恰是在信息非常泛滥的时代,慢慢大家会甄别出什么样的信息最有说服力。而恰恰是在人云亦云、在没有多少科学依据或事实依据的口水战的时候,我们要脚踏实地做一些基础工作。

我特别赞同开篇寄语所说的,从基本问题说起。别怕基本问题已经说了很多遍,别怕民众提出基本的问题,什么是转基因,一遍一遍地说,剥丝抽茧地去展示。当时方玄昌给我打电话说,我特别想跟他说,研究一下现在新媒体各个平台的功能以及他们的特点,比如像微信公众帐号,它更接近于我们传统媒体,因为它本身是细分市场。它跟网站,尤其是那种门户网站的区别是,它不是特别大的媒体,这样可能探讨一些问题,而且互动性比较强,这样可以使得你想要传达的观点和网友之间有一些良性的互动。

另外从大众传播学角度来说,什么样的传播是有价值的。我感觉是不带感情的传播是有价值的。当然我们有的时候会生气,“这是谣言,这是谬论,这是什么,这都是胡说八道”什么的。但是这些没有太大的传播价值。我做编辑的时候,我遇到这种有感情色彩的话都会删掉,因为感情是没有说服力的,只有煽动力。我的理性精神要用在这儿,即使受到对方攻击性的语言,我们也要根据真相来办事。

看到你们设计的网站,看到你们的议题,以及你们的专栏作者,我认为过一个月的时间,你们已经变成挺转派的大本营、反转派的主攻目标了。当我们作为争论中心的时候,我们要记住用什么样的方式方法和对方沟通,希望我们科学家也好,记者也好,都要用事实说话,用逻辑来说服对方,切勿用战斗檄文的方式。

本文系《财经》杂志执行主编靳丽萍在“转基因科学传播科学家与媒体交流会暨基因农业网开通仪式”上的主题发言。

nu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