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基因问答大全

2014-08-15 | 转基因问答大全
【编辑:方玄昌】转基因科普是一场科学启蒙,这个工作没有捷径,必须扎扎实实一步步实现。——姜韬

转基因问答大全

转基因科学基础问题,食品安全问题,环境安全问题,基本事实,经济问题,监管与标识,信仰、政治及其他,舆论、谣言与科普,答案在此尽有。

科学基础问题

Q: 何为转基因生物和转基因食品?
世界卫生组织:转基因生物可界定为遗传物质(脱氧核糖核酸)以非自然发生的方式改变的生物。该技术通常被称为“现代生物技术”或“基因技术”,有时候也称为“重组脱氧核糖核酸技术”或“遗传工程”。它可使选定的个体基因从一种生物转移到另一种生物,并且还可在不相关的物种之间转移。
这些方法用以产生转基因植物——然后将它们用于培植转基因粮食作物。

Q: 为什么要生产/如何生产转基因食品?
世界卫生组织:转基因食品得以开发和销售是因为对这些食品的生产者或消费者存在着某些感知的好处。这是指将其转变为一种价格较低、利益更大(在耐用或营养价值方面)或二者兼具的产品。最初,转基因种子开发者希望他们的产品获得生产者的接受,因此集中于农民(以及更广泛的食品工业)所重视的革新上。

以转基因生物为基础开发植物的最初目标是改进作物保护。目前市场上的转基因作物主要目的在于通过增强对由昆虫或病毒引起的植物病的抗性,或通过增强对除草剂的耐受性提高作物保护水平。

通过将从苏云金芽孢杆菌(BT)这种细菌中生产毒素的基因转入粮食作物,从而实现抗虫害抗性。这种毒素目前在农业中作为常规杀虫剂使用,并且供人食用是安全的。持续产生这种毒素的转基因作物已显示在特定情况下,如在虫害压力大的地方,需要较少量的杀虫剂。

通过从引起植物病的某些病毒中引入一种基因,从而实现抗病毒抗性。抗病毒抗性使植物较不易受这些病毒引起的疾病的影响,使作物产量更高。

通过从传送抗某些除草剂抗性的一种细菌中引入一种基因,从而实现抗除草剂耐受性。在杂草压力大的情况下,利用这些作物已造成减少使用除草剂数量。

Q :我们转基因的食品与非转基因食品有什么区别?
方玄昌:没有本质区别。转基因与杂交两种育种方式,都是在基因层面改变作物性状,差别在于,杂交一次性“转”了成千上万个基因进入作物DNA,而转基因一次只“转”几个基因进入作物DNA。杂交育种所“转”的基因中总有一些是科学家不掌握的,因此从基本道理看,转基因育种比杂交更安全。

Q:在转基因生物领域可预期有哪些进一步发展?
世界卫生组织:未来转基因生物可能包括增强抗病或抗旱的植物,营养素水平增高的作物,强化生长特性的鱼类以及产生重要药用蛋白质如疫苗的植物或动物。

食用安全问题

Q: 对转基因食品的评估是否不同于传统食品?
世界卫生组织:一般说来,消费者认为传统食品(通常已食用数千年)是安全的。当采用自然方法开发新的食品时,食品的某些现有特性可以正面或负面方式发生改变。国家食品当局可被要求审查传统食品,但情况并非总是如此。的确,通过传统培植技术开发的新植物可能没有用风险评估技术做过严格的评价。

对于转基因食品,大多数国家当局认为特定评估是必要的。已建立特定系统就与人类健康和环境有关的问题严格评价转基因生物和转基因食品。对于传统食品,一般不开展类似评价。因此,对这两类食品,在投放市场销售之前的评价程序方面存在显著差别。

世界卫生组织食品安全规划的目标之一是协助国家当局确定应进行风险评估的食品,包括转基因食品,并建议正确的评估。

Q: 如何确定对人类健康的潜在风险?
世界卫生组织:一般说来,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评估需要调查:(a)直接健康影响(毒性);(b)引起过敏反应的趋势(过敏性);(c)被认为有营养特性或毒性的特定组成部分;(d)插入基因的稳定性;(e)与基因改良有关的营养影响;以及(f)可由基因插入产生的任何非预期影响。

Q: 哪些是与人类健康有重要关系的主要问题?
世界卫生组织:虽然理论讨论已覆盖一系列广泛的方面,但是辩论的三个主要问题是引起过敏反应的趋势(过敏性)、基因转移和异型杂交。

过敏性。作为一个原则问题,除非可以证明转入基因的蛋白产物不引起过敏,否则,不赞成从普遍引起过敏的食品转移基因。虽然对传统方法制备的食品一般并不检测过敏性,但是转基因食品测试方案已经由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和世界卫生组织评价,未发现与目前市场上的转基因食品有关的过敏影响。

基因转移。如转入的遗传物质对人类健康产生不良影响,将转基因食品的基因转移到身体细胞或胃肠道细菌会引起关注。如果与用来创造转基因生物的抗生素抗性基因被转移的话,则尤其如此。虽然转移的概率低,但是联合国粮农组织和世界卫生组织的专家小组最近鼓励采用不使用抗生素抗性基因的技术。

异型杂交。将基因从转基因植物转移到传统作物或相关野生物种(称为“异型杂交”)以及将传统种子与利用转基因作物培植的种子产生的作物混合,可对食品安全和粮食保障产生间接影响。正如在美利坚合众国只批准作为饲料使用的一种玉米品种的少量玉米出现在供人类食用的玉米产品中所显示的,这是一种实际风险。若干国家已采取战略以减少混合,包括明确分开种植转基因作物和传统作物的田地。

对于转基因食品上市销售后监测、转基因食品安全性持续监测的可行性和方法正在进行讨论。

Q:转基因食品究竟有没有做规范的实验来论证?
方舟子:所有的转基因食品在上市之前都要做一系列证明其安全的实验,才会获得安全证书。所以联合国粮农组织、世界卫生组织才会说:食用当前存在的转基因作物及其食品是安全的,检测其安全性所采用的方法也是恰当的。

Q:不管转基因好不好,我们都需要推广者或者提倡者拿出确实可靠的证据加以说明,让民众相信这些事实。
方玄昌:只要是批准上市的转基因(作物)食品,其安全性就一定是可以保证的,历史上从来没有哪一种食品的安全性如同转基因食品这么具有“确实可靠的证据”——正因如此,全世界几十亿人吃了一二十年转基因食品,迄今没有出过任何与转基因技术相关的安全问题。

Q:请问您自己吃不吃转基因食品?现在的转基因食品究竟是“已确认安全”还是“安全性未知”?我们普通民众为了自己健康考虑,又该不该吃转基因食品呢?
方玄昌:只要上市的转基因食品,就是“已确认安全”的。我平时买食用油,唯一选择的就是转基因大豆油。我确信它更安全更卫生,这是避免买到地沟油的绝招——由于对转基因食品的监管比其他食品更严格,且由于人们对转基因的恐惧,导致厂家不会把一般食用油标注“转基因”。

Q:你们家会买转基因食品么?
方舟子:当然买。比如市场上的木瓜基本上都是转基因的,我们经常买木瓜来吃。还有像菜籽油、大豆油、调和油也基本都是转基因的,我们家也用。但中国市场上转基因食品品种太少了,基本上就这两样。美国市场上就多了,据统计有70%含转基因成分,在美国生活不可避免要吃到转基因食品。

Q:能不能用通俗易懂的话,举个简单的例子说明下转基因食品,以及它的作用和影响。
方舟子:目前种植最多的转基因作物是抗虫害的,种植它能够少洒很多农药,既能减少生产成本,又能保护环境少受农药污染,还能间接提高产量和减少农药残余。国际权威机构都确认目前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要相信它们,而不要相信一个冒充“大家”的台湾骗子。

Q:既然人不能做转基因试验,为何能推广呢?
杨晓光:包括食品添加剂、农药、婴儿食品都是动物试验被证明安全后,然后批准再上市。用人体试验进行食品安全试验不符合伦理。

Q:拿所有人来做转基因试验岂不是更加不符合伦理?现在安全不等于未来安全,应该有几代人试验。
杨晓光:合法上市的转基因食品已经证明安全,不是做人体试验。吃10年没事,吃20年、50年是否会有问题?这个问题是这样的:有长期危害性的物质进入人体才会积累储存,如重金属,长期食用可能达到一定阈值会产生毒性;而食品成分在体内不可能储存,因为蛋白质会被消化成氨基酸吸收,碳水化合物也同样被分解。没有物质储存的基础,就谈不上几十年之后毒性的积累。任何一种食品都没有按照“试验50年”这样的方式来上市。

方玄昌: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是科学实验而非生活实践所保证的。人类吃烤肉两万代、五十万年,也未能发现其中问题;科学实验无须两代、五十年,而是在极短时间内就找出烤肉中的苯并芘,明确告诉你它致癌。

Q:我听有人讲,吃了转基因食品会影响生育,这种提法有科学依据吗?
方舟子:这个纯属以讹传讹。因为传言转基因种子采用了“绝育技术”不能留种,进而谣传吃了它人也会绝育。其实转基因种子能否留种取决于它用的亲本能否留种(例如许多杂交品种不能留种,以此为亲本培育出的转基因作物也将不能留种),与转基因无关。即使不能留种,跟吃了能否影响生育有什么关系?难道吃了无籽西瓜、香蕉,人也会绝育吗?

环境安全问题

Q:如何开展对环境的风险评估?
世界卫生组织:环境风险评估包括有关的转基因生物和潜在的承受环境。评估过程包括评价转基因生物的特性及其在环境中的影响和稳定性,以及将发生引入的环境的生态特性。评估还包括可由新基因的插入产生的非预期影响。

Q:哪些是对环境有重要关系的问题?
世界卫生组织:有重要关系的问题包括:转基因生物逃脱和潜在将人工基因导入野生种群的能力;在转基因生物获得之后基因的持续性;非目标生物(如非害虫类昆虫)对基因产物的敏感性;基因的稳定性;其它植物系列的减少,包括生物多样性的丧失;以及在农业中增加使用化学品。转基因作物的环境安全性问题因地方条件而有相当大的差别。
目前的调查集中于:对有益昆虫的潜在有害影响或更快诱发具抗性的昆虫;新植物病原体的潜在产生;对植物多样性和野生生物的潜在有害后果和在某些地方情况下减少使用重要的作物轮作方法;以及抗除草剂的基因转移到其它植物。

基本事实

Q:国际市场上有哪些种类的转基因食品?
世界卫生组织:今天在国际市场上可获得的所有转基因作物已利用三个基本特性之一进行设计:抗虫害损害;抗病毒感染;以及对某些除草剂耐受性。用以改良作物的所有基因均由微生物产生。
批准响应转基因作物的地区/国家
抗虫害玉米:阿根廷,加拿大,南非,美国,欧盟
耐受除草剂玉米:阿根廷,加拿大,美国,欧盟
耐受除草剂大豆:阿根廷,加拿大,南非,美国,欧盟(仅适用于加工)
耐受除草剂甘兰型油菜:加拿大,美国菊苣耐受除草剂欧盟(仅适用于育种目的)
抗病毒南瓜:加拿大,美国
抗虫害/耐受除草剂土豆:加拿大,美国

Q:中国有自己的转基因技术吗?政府现在是不是不允许进口转基因农作物的种子,假如从国外私自进口种植转基因作物的种子,是否违法?
方舟子:中国有自己的转基因技术。目前国内普遍种植的转基因抗虫棉,基本上是国产的。已获得安全证书的抗虫害转基因水稻和植酸酶转基因玉米也是自主研发的,但都因为舆论的压力无法推广。从国外进口转基因种子种植需要批准,否则是违法的。

Q:我一个朋友在美国呆了10年,说他们是不吃转基因的,转基因仅用来喂牲畜。
黄大昉:美国转基因食品不需要标识,所以你美国朋友吃没有吃转基因食品,他可能不知情。美国农业部、政府代表团到中国来,他们在招待会上回答记者提问时提到,美国粗略估计,其食品中70%含有转基因大豆或玉米的加工成分;我们还专门与美国有关机构讨论过,根据其作物产品流向图,以玉米为例,美国玉米总产量3.1亿吨,其中22.4%进入食品环节,而美国与玉米有关的食品比例占到90%。

杨晓光:美国用得最多的转基因食品是大豆和玉米。其烹调油基本来自大豆,饮料中添加的甜味剂是玉米糖浆。美国那么多甜味的食物,能离得开转基因成分吗?

Q:转基因玉米在美国是作为副食而不是主食吧?
A:玉米是美国三大主粮之一;另外,巴西批的转基因豆子也是主食,每天都吃。作为食品而言,无论主食还副食,都应该安全,单单反对转基因主粮作物的想法完全错误。

Q:转基因大豆做豆腐能提高豆腐产量吗?
方舟子:目前的转基因大豆只是转入一个抗虫害或抗除草剂基因,并不改变大豆的营养成分。它是否适于榨油还是做豆腐,要看它用的大豆亲本的品种。国外大豆主要是采用了较适合榨油的品种,而目前转基因大豆都是国外品种,所以较适宜榨油而不是做豆腐。

Q:目前市场上有转基因番茄吗?
杨晓光:转基因番茄是延长储存期的,我们批了,但目前没有种植。因为我们喜欢吃新鲜蔬菜。实际上,我们吃的木瓜是转基因的(抗黄斑病毒)。

Q :中国现在有转基因农业种子的专利吗?中国有转基因实验室吗?
方玄昌:你所提的两个问题,答案都是肯定的。中国科学家自己研究的转基因植酸酶玉米、转基因抗虫棉、转基因水稻都具有自我知识产权。

Q:美国的有机食品超市卖转基因食品么?
方舟子: 美国有机食品市场是不卖转基因食品的,但有机食品在美国数量很少,只占美国食品市场份额的4%,可以忽略不计。我从来不去特意买有机食品。有机食品并不比转基因食品、常规食品更安全,乃是个靠制造恐慌忽悠人的产业。

Q:还有哪些国家的人完全不吃转基因食品?吃转基因食品究竟有过什么危害?
方玄昌:到了今天,实际上要在全球任何一个国家找一个没有吃过转基因食品的人都难于登天。再次强调:迄今所有有关转基因技术方面的负面信息(不包括管理方面,比如黄金大米事件,其研究程序确实存在问题)都是谣言,无一例外。

经济问题

Q:如何评价孟山都?
黄大昉:孟山都是我们国家在生物技术领域非常重要的对手,有一点是明确的,它要获取更多利益,占领世界上更大市场。但从其产品而言,其正面作用是要肯定的,我们要学习其好的技术好的机制,进一步充实自己,而不是否定技术本身。另外,应该承认,孟山都开发的产品,其安全性是有保障的。

Q:韩国不进口转基因大豆,宁愿购买中国的非转基因大豆。如何解释?
杨晓光:韩国转基因标识是有限量的。进口中国大豆与否是市场行为,当然也和消费者接受程度有关系。比如牛肉问题,韩国反对美国牛肉进入市场,更多是经济问题和贸易问题,而非安全问题。

Q:个人猜测,转基因研究有商业利益驱动。
黄大昉:一些所谓阴谋论,如跨国公司、大国利益等等,我认为某种程度上有这个成分。跨国公司就是处心积虑地占领更多市场以获取更大利益,但这不等于我们为了抵制其阴谋就不发展转基因,反过来应该更加发展转基因。转基因技术本身是中性的,其技术发展是不可阻挡的,只有发展才能造福。

方玄昌:资本和技术的结合正是推动社会进步最强大的力量;在管理得当情况下,商业利益将驱使生产商更加重视产品质量,这将成为转基因食品安全性的又一重保证。

Q:转基因安评委员会在审批新品种时,有没有太多考虑舆论?还是仅依靠科学或真理来进行审批?
杨晓光:这非常复杂。在美国,审批是政府备案,上市是企业自己做主。如美国水稻的例子,其转基因大米安全性通过了FDA的审批,但没有上市,为什么呢?他们说,我们生产的大米很多是出口的,要是进口国不批准的话,我们就挣不到钱。从安全角度,科学委员会批准的是安全,但上市要经过贸易风险和社会政治风险,然后决定商品化与否。所以说商品化涉及安全以外的政治和经济等多重因素。

Q:为什么孟山都公司会认为抗除草剂抗虫小麦没有商业价值而主动撤回申请商业化种植?小麦也会受虫害的吧?
方舟子:相比来说,小麦的病害(锈病)、冻伤、干旱等问题要比虫害、杂草等问题更严重,所以权衡市场利弊后,孟山都认为没有必要推广抗虫、抗除草剂小麦,而集中研发抗病、抗寒、抗旱小麦。不过也有报道称孟山都要重启抗除草剂小麦项目。

监管与标识

Q: 一个国家如何管理转基因食品?
世界卫生组织:各国政府管理转基因食品的方式各不相同。在一些国家,尚未对转基因食品进行管理。已制定法规的国家主要着重于对消费者健康的风险评估。一般说来,已对转基因食品制定规定的国家通常还管理转基因生物,并顾及健康和环境风险、以及与控制和贸易有关的问题(如检测和标签制度)。鉴于关于转基因食品辩论的动力,立法可能会继续发展。

Q:所有的转基因食品在上市之前都要做一系列证明其安全的实验,才会获得安全证书。这说明转基因本身还是有安全风险的,将来科技普及后会不会监管不力而泛滥? 和现在的各种加了不允许加的添加剂一样泛滥。
方玄昌:转基因就是一种高效、精准的育种技术,利用这种技术做坏事、培育剧毒作物,当然也很高效(比杂交技术高效),因此监管是必须的。不要对人类(科学家)控制技术的能力表示过多怀疑,否则,任何技术都不要发展了。

Q:转基因食品这么安全,为什么美国的食品安全部门不直接说转基因是安全的,而要一个一个去检测实验呢?
方玄昌:如前面我所说的,直接说“转基因是安全的”并不准确,只能说“转基因技术的安全性是可控的”,需要对它监管。

Q:国际上进行转基因食品贸易时会发生什么情况?
世界卫生组织:目前尚未制定特定的国际管理制度。但是,若干国际组织正在参与对转基因生物制定协议。

食品法典委员会是粮农组织/世界卫生组织负责汇编构成食品法典、国际食品法典的标准、行为守则、准则和建议的联合机构。食品法典委员会正在对转基因食品的人类健康风险分析制定原则。这些原则的前提强制规定在逐案基础上开展上市销售前评估,并包括评价(插入基因的)直接影响和(由于新基因的插入可能产生的)非预期影响。这些原则正处于制订的后期阶段并且预期于2003年7月通过。食品法典委员会原则对国家立法不产生有约束力的影响,但是特别在世界贸易组织卫生和植物检疫措施协议中提及,并可在贸易争端的情况下用作参考基准。

卡塔赫纳生物安全议定书是对其缔约方有法律约束力的一项环境条约,管制改性活生物体的越境转移。转基因食品如果包含能够转移或复制遗传物质的改性活生物体,则属于议定书的管辖范围。卡塔赫纳生物安全议定书的基石是一项要求,即出口者在有意释放到环境的改性活生物体首次发货之前征得进口者的同意。

Q:国际市场上的转基因产品是否已通过风险评估?
世界卫生组织:目前在国际市场上的转基因产品均已通过由国家当局开展的风险评估。这些不同的评估在总体上遵循相同的基本原则,包括环境和人类健康风险评估。这些评估是透彻的,它们未表明对人类健康有任何风险。

信仰、政治及其他

Q:基因技术对于动物,特别是对于人类来说,长期以来存在伦理方面的困惑。对于植物而言,是否可以完全不顾忌这些?人类扮演造物主的角色总是让人心里不踏实。
方玄昌:改造自然(而不是适应自然)是人类超乎其他动物的能力,改造自然可以更好地保护自然,并不存在伦理问题——人类所有伟大的工程和技术,都在改造自然。再次强调,转基因并不是要“转”你的基因。将基因工程直接作用于人类,这是另外一个问题,它是否存在伦理问题可以讨论。

Q:网上盛传农业部的机关幼儿园明令禁止转基因食品的信息,请问这是谣言吗?如果是真有其事,你对农业部有什么看法?
方舟子:农业部官员不久前在人民网说这是谣言,是幼儿园工作人员不了解情况造成的。即使不是谣言,幼儿园工作人员不懂、害怕转基因食品,又能说明什么问题?能指望幼儿园员工比一般人的科学素养更高?

方玄昌:此事并非空穴来风,但那是一个幼儿园园长或者是一个食品采购员的选择,不是农业部的选择。

舆论、谣言与科普

Q:为什么这么多外行反对转基因?
方玄昌:无知导致偏见;利益驱动反转。

Q:专业人员如何破除谣言环境和没有根据的言论,我们新闻导向等方面如何做?
黄大昉:我们在推进转基因产业化的同时,一定要加强科学传播工作,国家已经认识到其重要性,转基因重大专项中已经有科普项目。但这还不够,中国整个民族的科学素养与发达国家相比还有很大差距。因为生物技术专业性较强,社会上一些人不太了解。科学家非常重要的任务是要到公众中交流,媒体也很重要,媒体人要了解的话,可以起很大作用。

我们要吸取欧盟教训。欧洲曾是生命科学发源地,有过巨大贡献,可是欧盟转基因发展大大滞后。我们问过欧盟科学家,你们怎么办呢?你们有没有说过话?他们答复说:我们说话了,可是都是个人声音在说,整个科学界没有行动起来,声音很微弱,很被动。再加上欧洲有贸易和政治等种种因素影响,所以欧洲的生物育种发展受到了制约。

我们的科学家要团结起来,联合起来,形成合力。我们要走到公众中去,不要停在高楼大院实验室满足于拿到经费,要为国家和公众科学素养考虑。

Q:政府拨了百亿巨款发展转基因,按理说官方还是支持的,为什么媒体都一面倒地反转呢?除了缺乏科学素养,是不是想抓些软柿子话题唱反调好笼络愚蠢的大众,然后树立"为人民说话"的公知形象?
方玄昌 :宗教信仰、政治诉求与利益瓜葛,是反转群体存在的三个主要原因;官方声音与科学家声音不够响,原因有两个:目前政府公信力不够;公众更愿意听负面新闻(“坏消息”更容易传播)。

Q: 网上对转基因技术妖魔化和造谣行为似乎无法监管,是因为没有受害者而无法提告吗?
方玄昌 :妖魔化转基因的受害者是所有公众,监管谣言的责任则在政府。

Q:台湾从2002年起已陆续批准多种转基因大豆和转基因玉米作为食品和饲料,不知道郎咸平有没有去向阿扁、小马哥抗议抗议?
方舟子:郎咸平的市场在大陆,因为大陆愚民更多,更容易欺骗,市场也更大。

Q:转基因农业种子,孟山都商业推广很成功。中国在推广的过程中都碰到了什么情况?为什么我们还在争论安全不安全的层面,而人家都已经开始产业化了。
方玄昌:中国目前在这个领域遇到的最大阻力来自于反转谣言造成的舆论压力。孟山都是中国种业最大的竞争对手,反转控正在穷尽一切力量阻碍中国的技术发展,帮助孟山都巩固其领先甚至是垄断地位。

Q:政府现在能接受外国的转基因产品,却对自己的转基因产品毫无作为。这里面是不是反应了政府职权大员也大多缺乏科学素养?
方舟子:
很多政府官员本身也缺乏科学素养,自己也怕转基因食品,或者虽然知道转基因食品没有问题,但害怕舆论,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在中国当前情况下推广转基因技术,需要决策者有不顾忌舆论压力的魄力。

Q: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到目前为止,官方媒体为何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这其中的原因是什么?
方玄昌:
官方、科学家在这个问题上的答案都是明确的:转基因是一项安全性可控的技术,任何一种批准上市的转基因食品都经历了严格检验,都是安全的。是反转的各类谣言搅乱了这些声音的传播。

方舟子 :官方媒体的编辑、记者未必比普通公众有更高的科学素养,会更乐于妖魔化转基因。不过最近有些官媒也发了一些肯定转基因食品安全性的报道,但这类报道总是不如妖魔化转基因食品的耸人听闻的报道吸引眼球,流传不广。

Q:哪些部门或机构或杂志才算是公认的权威呢?怎么才算公认呢?
方舟子:
联合国粮农组织是粮食问题公认的权威,世界卫生组织是健康问题公认的权威,国际科学理事会是科学问题公认的权威。此外还有欧洲委员会、美国科学院、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美国医学联合会、美国科学促进会等,也都是公认的权威。他们全都确认目前的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

Q:请问对转基因食品,我们中学生应该具有怎样的认识?
方玄昌:
中学生物教科书里面有对于转基因技术的简单介绍。作为一个学生,我建议你至少先要明白两个基础问题:什么是转基因?转基因作物(食品)与普通作物(食品)究竟有何差别?这两个问题,适合于向所有反对转基因技术的人士提出反问——一旦明白了这两个基本问题,所有谣言不攻自破。

Q:为什么造谣过的人、机构和媒体从来没有出来公开认过错?
方玄昌:
以造谣、污蔑转基因技术为职业的那些人,多半由于利益驱使,他们只会变本加厉造谣,永远不要期望他们认错。

Q: 为什么在一些政治家、公众利益团体和消费者中间,尤其在欧洲,对转基因食品存在担忧?
世界卫生组织:
自1990年代中期在市场上首次引入一种重要的转基因食品(抗除草剂大豆),在政治家、社会活动家和消费者中,尤其在欧洲,对此类食品的担忧不断增多。这涉及若干因素。在1980年代后期-1990年代初期,数十年分子研究的结果到了公共领域。在此之前,消费者通常并不十分了解该研究的潜力。就食品而言,由于消费者感到现代生物技术正导致产生新的物种,他们开始怀疑安全性。

消费者经常问:“这对我有什么好处?”就药品而言,许多消费者更容易接受有益于他们健康的生物技术(如改进治疗的药品)。就引入欧洲市场的第一批转基因食品而言,这些产品对消费者无明显的直接好处(不更便宜,不增加保存期,味道并不更美)。转基因种子造成每一耕地面积更高产量的潜力应导致更低的价格。但是,公众的注意力已集中在风险- 效益状况的风险一边。

在欧洲,由于1990年代后半期发生的与转基因食品无关的若干次食品恐慌,消费者对食品供应安全性的信心已显著下降。这也已对关于转基因食品可接受性的讨论产生影响。消费者已从消费者健康和环境风险方面对风险评估的有效性提出疑问,特别注重于长期影响。消费组织辩论的其它议题包括过敏性和抗微生物抗性。消费者的担忧已引起讨论对转基因食品加贴标签使能作出知情选择的可取性。

Q:这一担忧如何影响转基因食品在欧洲联盟的上市销售?
世界卫生组织:
公众对转基因食品和转基因生物的担忧已在总体上对转基因产品在欧洲联盟上市销售产生重要影响。实际上,它们已造成所谓暂停批准转基因产品投放市场。一般说来,转基因食品和转基因生物的上市销售是广泛立法的主题。自1990年代初期以来,已制定共同体法规。

核准向环境释放转基因生物的程序是相当复杂的,并且基本上需要成员国与欧洲委员会之间取得一致意见。在1991年和1998年之间,委员会的一项决定批准18种转基因生物在欧洲联盟上市销售。

在欧洲联盟,对现代生物技术产生的产品或含有转基因生物的产品必须履行加贴标签。立法还处理转基因物质意外污染传统食品的问题。它对由基因改良造成的脱氧核糖核酸或蛋白质推行1%的最低限值,低于这一限值,则不需要标签。

欧洲委员会认为,以现有法规为基础的这些新的提案旨在处理成员国的关注问题和树立消费者对批准转基因产品的信心。委员会期望,这些提案的通过将为在欧洲联盟继续批准新的转基因产品铺平道路。

Q:在世界其它地区对转基因食品公开辩论的情况如何?
世界卫生组织:
将转基因生物释放到环境和转基因食品的上市销售已在世界许多地区引起公开辩论。这一辩论有可能继续,可能在生物技术的其它利用(如在人类医学)及其对人类社会的后果这一更广泛的范畴内进行。即使正在辩论的问题通常很相似(成本效益、安全性问题),但是辩论的结果因国家而异。关于转基因食品的标签和可追踪性等问题,作为处理消费者关注的一种方法,迄今尚未取得共识。

Q: 世界各地区人们的反应是否与对食品的不同态度有关?
世界卫生组织:
视不同地区而定,人们往往对食品有着不同的态度。除营养价值之外,食品通常有着社会和历史内涵,并且在某些情况下可具有宗教重要性。食品和粮食生产的技术改良可在消费者中间,尤其在缺乏关于风险评估工作和成本/效益评价的良好交流的情况下,引起负面反映。

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