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剖王志安的“追查”

2014-08-15 | 解剖王志安的“追查”
7月26日,央视新闻频道《新闻调查》栏目 “追查转基因大米”(由王志安操刀,以转基因大米“滥种”为主题)播出后,媒体纷纷以“随机买5袋米3袋含转基因”为标题进行转载或报道,一时间社会上转基因恐慌大作。令人疑惑的是,为何王志安在微博上力挺转基因却在节目中对转基因大米下手?【编辑:孙滔】

解剖王志安的“追查”

在这个纠结中,王志安节目本身操作是否规范、是否违背新闻操作准则、节目效果对社会的危害以及现实背后的转基因管理问题均一一露出水面。(注:本专题参考引用了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饶毅、中国农业科学院生物技术研究所研究员林敏、水稻专家王大元、中科院遗传与发育研究所生物学研究中心高级工程师姜韬、华中农业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严建兵、科普作家方舟子、宏观经济学者胡释之、媒体人方玄昌等人观点。)

关键信息模糊化处理,渲染了负面效应

节目没有详细介绍转基因大米的检测方法和检测报告,也没有超市转基因大米详细取样过程以及超市地点名称等信息,检测转基因大米的商品名、生产厂家、生产时间、生产批号等必要信息更是缺失。以检测细节为例:受检测大米是否系同一生产来源?其检测结果中转基因大米含量是100%,还是万分之一?无论从普通民众角度,还是从政府管理角度,详细公布上述信息,对于市民判断和政府查处管理都是一个好的知情权切入点,王志安节目对此的忽略,让关注该事件的人士无从着手。

此外,节目应该明确向观众说出,所谓农民“滥种”究竟违反了什么法?节目对此含含糊糊,含糊的结果就是暗示了转基因水稻的不安全。

15分钟的内容为何花了42分钟

“追查转基因大米”节目播出后,面对“为何节目中不谈转基因安全性”的质疑,王志安称“节目时间有限,不可能在同一期节目中同时展现安全性问题”。事实上,电视媒体人的看法却是:这期节目的内容完全可以在20分钟甚至15分钟之内充分展示。节目为何要以拖沓的手法重复罗列相似信息?鉴于央视《新闻调查》的节目制作剪辑水平,显然这不是节目时长限制的问题,而是在于节目制作人(王志安)的节目立意(出发点)——一个与节目效果相呼应的合理解释是:如此操作可以不断强化观众的负面心理效应,可以最大限度妖魔化转基因。

“偷拍暗访”的负面心理暗示

以媒体的属性看,“追查转基因大米”是成功的——收视率高、播出后社会影响大,但整期节目,实地调查基本上都用的是偷拍手法。在人们的印象中,暗访的对象都是“见不得人”的黑幕;由此,当面对转基因水稻这种代表先进生产力的新生事物,《新闻调查》的“暗访”形式实际上给处在云里雾里的公众布下了又一重烟幕。这与王志安在微博上声称的力挺转基因实在不相符。

退一步讲,即使该节目的实地调查除了暗访没有其他调查突破方式的话,出于挺转的立意,那么也只有放弃这种形式的镜头。

节目反映情况与现实不符

科学性与常识是并行不悖的,而王志安节目反映的内容却与现实背离太远。一是湖北管理部门1300个样品零转基因大米的结果与王志安 “随机买5袋米3袋含转基因”检测结果很难对应;二是3/5的比例为何没有在农药的消耗量上体现出来?三是相对封闭、私下买卖的转基因种子,难以想象能达到3/5市售大米那么高的比例。特殊的主张需要特殊的证据,王必须拿出足够强有力、乃至于可以颠覆已有事实的证据。

障眼法让民众看不清真相

节目开篇宣称从武汉某一个超市随机取5袋大米,结果3袋检测出转基因成分Bt63。这个障眼法渲染了3/5的比例,公众恐慌之下,已不可能去追问其随机取样与检测方法是否科学了。此外,该节目声称农民很欢迎抗虫稻,是因为其抗螟虫,每亩能省二、三百块钱,其偷拍的摇摆镜头强烈暗示了 “滥种”系农民唯利是图所致。公众极其愤怒之下早已忘记,少打农药对农民和消费者健康有多么重要,以及对我们的生态环境保护意义有多大。

当时王志安赴华中农大采访,其由头是南繁基地转基因材料被绿色和平组织盗取一事,张启发接受采访主要也是想介绍南繁基地涉及的工作意义,但张启发和旁听的几位科学家都明显感觉到了王志安听讲时在不经意地挖坑,把关心的话题引向所谓“滥种”问题。华中农大方面认为,长期以“挺转者”身份活跃于网络舆论阵地的王志安,总还不至于做出自贬身价的事。不成想,该节目把矛头指向了华中农业大学生命技术科学学院教授、BT63转基因抗虫稻项目的带头人张启发院士,“华农有意泄露出转基因水稻”成了节目主题。这种“挂羊头卖狗肉”的作法是在抹杀科学家为之奉献的国家利益。

节目结果是妖魔化转基因

无论节目制作者的主观意愿如何(王志安声称自己力挺转基因),从客观效果上看,这期节目是在进一步妖魔化转基因。除了媒体纷纷以“随机买5袋米3袋含转基因”转载造成社会恐慌、各类活跃人士纷纷出来批判攻击转基因外,更直接的后果是湖北省管理部门开始动手铲除农民种植的转基因水稻。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饶毅叹息说:我们应该将当前所发生的事件拍成电影,这可以与十九世纪扒铁路的行为相媲美;假如没有录像,后世不会相信有这个愚昧的政府与时代。

本应做得精彩的节目却如此肤浅

作为一个具有较大影响力的深度新闻调查节目,需要传递普通公众看不见的、全面的事实。这期节目除了应该告诉受众转基因的安全性,反映农民偷偷种植的现实,更要对于节目所呈现的所谓“滥种”表象做深层次剖析:是什么因素导致本应公开种植的抗虫水稻走入了地下?这个尖锐至极的问题必须抛给农业部以倒逼其改变现有管理态度。但这期节目却不厌其烦地罗列大量重复性信息以强调转基因抗虫水稻的“地下偷种”性质,这让民众更加难以看清事实真相。其实,这烟幕可以用一个简单的事实来扫除:除了中国,还没有哪个国家会将已经获得安全证书、市场急需的作物以法规的手段束之高阁达五年之久。

节目应该给“滥种”一个出路

所谓“滥种”的实质是:政府违规,却指责农民滥种。管理部门的不作为成了妖魔化转基因的一种强大力量。五年来农业部迫于反转舆论压力不敢审批已获安全证书的转基因品种,不批不拒不解释,直拖到安全证书到期(今年8月17日到期)让其申请失效。另一方面,根据《种子法》,虽然销售未经品种审定的种子不合法,但农民购买种植并不违法。湖北政府迫于央视压力去铲除农民种植的转基因水稻,损害农民权益,并无法律依据。让转基因大米公开种、公开卖才是尊重消费者选择权的最好解决方案,也是目前所谓“滥种”困境的唯一出路。全面展示这些,才是负责任媒体应有的作为。

专题文章